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那些东西搁着又不会跑掉,我听说陵山风景很美,我们去瞧瞧,如果行程可以,黑环山的飞瀑怒潮也很吸引人慢。”他丢下饵,慢慢诱惑。

  “真的可以吗?”因为极度的兴奋,她的语气有些不稳,手不自觉的抓着他的袖子,殷切的模样天真可爱,像个孩子。

  “嗯,去准备几件简便的衣裳吧。”

  “好好好……我这就去收拾,你等我喔。”她脸上染了红晕,整个人活络了起来,显得生气勃勃,娇俏动人的神采,叫黑凤翥心悸不已。

  她那么容易取悦,这让他本来还存着犹豫的心有了抉择。

  ——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抬眼,看着罗敷跳跃般往他而来的身形,嘴边勾起笑痕,一直到她扑进怀中,痕迹久久都在。

  呵呵……蚂蚁搬家不是一口气把家当都搬光的,它们是一点一点,蚁后是后来才上路。

  起初的几天,罗敷仍然念念不忘工作。

  这也难怪,一个责任心重的人要她立刻卸下每天捏在手上的事物,一开始总是会不习惯。

  然而美丽的风景、不同地方的人文荟萃,让她慢慢放下了枯燥的工作想法,她就像放出鸟笼的小鸟,每天尽情吃喝玩乐,睡饱,继续玩乐吃喝。

  她这子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米虫过。

  可是,偶尔过过这样的日子,好开心喔!

  这回马车来到平金镇,一个外貌不起眼的小镇。

  马夫去买水,替换马匹,顺便储备一些干粮,黑凤翥再三叮咛她要小心,这才跟着出去了。

  罗敷趴在马车窗棂上看着有些看厌的人潮,瞧着黑凤翥好看的背影消失在客栈门前,这才把眼光投向别处,这一看,居然聚精会神了。

  那只是很平常的人家,收了店铺子的生意,娘子细心的帮相公擦拭额际的汗水,然后两人相对一笑,手牵着手回家了。

  回家啊,渴望焦急得如泉涌,她想回家了。

  外头的人潮再也吸引不了她,放下竹帘,她看着刚刚的来处……

  黑凤翥回来后,很快就发现她的闷闷不乐。

  问了下才知道他的小娘子想家了。

  算算日子,也够了。

  他畅快一笑,“娘子想回家,我们就回家!”

  于是马车改道,一路疾奔。

  沿途只见陌生的景色,再不经心,罗敷也嗅到不寻常的味道。

  “娘子,你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过搬家的事情吗?”迟早要招供的事,他还是探探口风,免得日后多生风波。

  “好像有这回事。”她不是很记得。

  “要是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把整个家都搬走了,你会不会生气?”

  罗敷俏眼看向他,思索了下,“我们家破产了?”

  黑凤翥啼笑皆非。“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想也是不可能。”她可是那个掌钱的人,没道理把家业弄垮了还一无所知。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凭她的聪明才智,不用多少时间慢慢琢磨也能把整件事情还原,可是他还是想亲口告诉她,而不是事后让她从别人嘴巴听说,成为最后一个明白真相的人。

  “你想说吗?我想你一定有非搬不可的理由,可是,那不是普通的家,整个岛要一夕搬光,你开玩笑吧?”她瞠大眼。

  除非他懂得五鬼运财,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只搬家,没说连岛一块搬啊。”

  “什么?”她不明白……

  岛上的人民跟黑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们信赖她,仰赖她,要是真的抛下那些人跑掉,这算什么?

  “我作主把船运司交给了几个可信任的老人,让他们继续经营,至于盐田还是在万老伯手上,其他的事业我用好价钱拍卖掉了,至于我们……我另有安排。”

  “莫非你这些天带着我出门就是为了安排那些事项?”把她蒙在鼓里,当她是外人什么都不给知道。

  “我是不想让你太过操劳。”他以为可以顺利说服她。

  “是啊,你替我设想得太周到了……”原来他不是因为真正想带她出来见识风光,不是因为爱她,是怕她碍事。这些年来她尽最大的努力,到最后还是变成一块绊脚石。

  这样的后果……真是伤人。

  “敷妹?”她眼中飘过的是什么?黑凤翥有一时的迷惑。

  她起笑脸,声音较快,“丈夫是天,女人是地,你决定了的事情一定不会错的。”

  她笑,笑眯了眼睛,因为不想再看坐在她身边这个男人的眼睛。

  “你真是太明事理了!”黑凤翥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让她接受事实,心情愉快得想唱歌。

  “是啊,我一向都这样。”她低下头,声音幽微。

  罗敷一直告诉自己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心中复杂的情绪还是搅得她心思混乱,于是趁黑凤翥一个不注意,她溜到大街上,随便拦了一辆马车就催促车夫赶紧上路。

  车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有着一张看透世情和沧桑的脸。

  “姑娘……夫人要往哪去?”是个衣着高贵的夫人,年纪虽较却有股让人敬重的威严。

  “这些银子都给你,我要到西陇镇。”她神情决然。

  “那可要一天一夜的行程。”他不看那些银子,对于罗敷一个单身女子自己搭车走远路他有些担心。

  “夫人……就你一个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