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多谢!”他也一字不散回之,语毕,人已落到地面。

  “不负所托,小兄弟,有空记得叫我们出来泡茶磕瓜子啊!”男子临走前不忘殷殷叮嘱。

  “一定!”

  人已经远得看不见踪影,两人却还闲话家常着,被“请”回来的梦儿不禁冷汗津津,流入了眼睛里面。

  黑凤翥不作声,绕着梦儿转了一圈,直到他快要受不了才凉凉的开口。

  “我是很善良的人,最讨厌打打杀杀了,可是,我也很讨厌人家骗我,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的声音没啥高低起伏,就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

  “我不明白你在乱吠什么!”他一概否认。

  “好吧,那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是谁派你来我家卧底的?”

  “没凭没据……你做什么这样诬赖我?”

  黑凤翥伸手一扯,他被拉开的衣襟露出平坦胸部,喉咙尚有个小结,一眼就叫人看出是发育不算好的少年。

  “你真不干脆,本来我以为我们可以速战速决,你坦白,我从宽,赶紧把事情了了说。”那些大哥们真是贴心,用定身法把小现行犯给定住,省了他一番工夫。

  “我不会说的!随便你爱怎么处置都好!”小孩子几句话一绕,谎话不攻自破,为了表示自己的勇敢,把在戏下所看的戏码都用上了。

  “真不可爱!你嫌我对你不够亲切啊?我看剪舌、去指甲是有点血腥啦,不如把你的身体切成一截一截,等你明白我的‘善意’,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好——了!”他用指头在空气中循着人体大穴画过梦儿身体的部位,虽然没有实际接触,却已经惹得他全身不寒而栗,两只腿开始打摆子。

  “我……不要啦……”他禁不起恐吓的终于崩溃,“我只是收了东门街丰员外的五两银子混进你黑府,准备等夜深时候把小门打开让他的人过去而已,呜呜呜……我的身体不要断成一截一截的,那样很难看……呜呜呜……”

  这小人儿哭得跟狗叫一样,真难听!他不过稍稍把话说重了些,可什么都没做,他哭爹喊娘的,方才扔刀时候的气魄到哪去了?

  “继续说!”

  “丰员外看上了你家那棵摇钱树……咙,说她是美人又会赚钱,想占为己有……有这想法的人不只那个老不修而已,我到处要饭,只要是稍微有点财势的人家都嘛有这种想法……”

  下三滥的想法,卑鄙的手法,说到后来梦儿拭了泪,也同情起黑凤翥的遭遇。

  “你不会也这么想过吧?”

  梦儿有些脸红,不好意思了起来。

  “我哪敢,我还养不起娘子。”

  “你回去吧!”他轻弹指,解了梦儿身上的穴道。

  “你放我走,不……对我怎样了?”他以为事情败露必然免不了一死,可是死……好可怕喔。

  “不然,你想要我对你怎样?”黑凤翥睨他。

  鸡皮疙瘩又整排从梦儿的胳臂爬到后背。这人,随便一个眼神、一句话,像是无害,叫人觉得可怕?

  “不不……不怎样,我什么都没说。”糊涂的捡回一条小命,三十六计定为上策。

  “慢着!”

  啥?梦儿的脚差点软了。早知道刚才应该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的跑……

  “半个月前你可曾放火烧我黑府的轿子?”他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只要攸关他的小娘子。

  梦儿茫然摇头。

  “那没你事了。”

  梦儿什么时候走了黑凤翥不在意,他的眼神幽深难测,抛向远方。

  是他把罗敷推向这条危险的路,她日日都身处在被人觊觎的险地,他这当人家丈夫的实在太失职了。

  如今,合该把事情做一个了结了!

  不是错觉,是真实的感觉到这宅子的人口突然减少,而且还在陆续消失中。

  不但如此,每个人都好忙,像在打包什么东西,一看到她出现又装作无事忙的模样,这里头肯定有鬼!

  “三同,你匆匆忙忙要去哪?”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问话的人,罗敷拦住他的去路。

  “呕,三小姐……不,夫人,有什么吩咐吗?”他笑得灿烂,心中却暗忖没露出什么马脚吧?

  “你有没有感觉府中的人似乎减少了很多?”是因为冬天到了,大家都躲着取暖,不大愿意出来外头走动的原因吗?

  “夫人,是少了人。”三同照着黑凤翥教他的方式说:“由于最近船运司船务较多二少投了不少人手去帮忙,所以你会感觉府中的人手少了。”

  “原来是这样,我病了大半个月都不晓得情况。”

  “夫人,你放心养病,其他的事情有我们担着。”

  “是啊,你厉害!那我也一起陪娘子放假,全部的活儿都给你去做喽!”一个爆栗敲在三同头顶,一只长臂揽上了罗敷的肩头。

  “三少!”三同摸着头轻喊。

  “凤郎。”看见心爱的人,罗敷眼中泛起不同的光彩。

  “你不在屋子里面歇息,出来乱跑喔。”摸摸她有些消瘦的颈,黑凤翥把她往回廊带。

  三同获救,忙不迭的办他的事情去了。

  “我怎么觉得三同有点鬼祟?”往后瞥了眼,三同那落荒而逃的样子肯定有事。

  他在瞒着什么?

  “娘子,你的脑袋瓜一日不得闲,我是要他准备马车,我要带你出门游玩。”黑凤翥见招拆招。

  “出门游玩。”她惊呼。一点兆头也没有,出门是何等大事,要准备的东西太多,说走就走谈何容易。

  “是啊,我们成亲至今我还没有带你出过远门,我觉得对不起你。”凝视罗敷充满喜悦的眼,他心里萌生了少许的愧疚。这样拐她出门,不会有什么不该的后遗症吧?!

  “现在出门?每年这时节都是最忙的时候,秋后的帐要结,船运的总帐也要摊,还有盐务……”低下头的她有些迷惑不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