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四玉连忙跟上。

  痛得五官狰狞的唐鄢只好自己走人。

  黑凤翥一步也不停,声音冷冷往后掷,“你知道自己失职了?”

  “奴婢知道。”四玉颤了下,硬着头皮回答。

  “罚你回乡反省!”

  “啊二少,可不可以不要……请在三小姐的面子上!”

  “你还敢求情,”黑凤翥顿了下脚步,害四玉的心差点从胸口蹦出来。“我要不是看在她的份上,你的惩罚绝对不止这样!”

  铁般的纪律,钢一样的个性,他的温柔只留给一个人。

  “二少……”

  “回房收拾细软,我要你马上打包回家。”

  四玉脚软,眼泪扑簌簌而下,却也只能接受。

  吃了药,因为药性罗敷有些舒缓的昏然。

  “你会变妖法喔,你的脸有好多个,咯咯咯……”吃了药的她变得爱笑,还主动抱着他,笑语不断。安静舒适的房间是她住惯的地方没错,身边的人也是她最爱的男子,“真好,今天过节吗?我好几天没看见你。”

  “不是没看见我,是你回房就已经累得只想睡,眼睛里只有枕头。”声音透着几许哀怨,也点出他的体贴。

  平常的男人,谁能像他做到这样。

  罗敷很明白,他对她的好。

  要是她生意可以做小一点,他们就能像别人家的夫妻一样,品茶、赏花、聊天、一起同桌吃饭,看似平淡的要求,对她来说如天边星星一样的遥远。

  “那我今天可以看着你睡觉,我今天没力气处理工作的事,只想躺在这边陪你。”女人若是一味的只想要男人的呵护,并不公平,在某些时候,男人也需要女人的温柔安抚。

  “你啊,一个病人想的事情真多,今天罚你什么也不许想,安心睡觉就是了。”黑凤翥俯下身,轻柔的将唇落在她脸颊。

  她觉得不够,伸手拉下他,四片唇相依,久久不分。

  “我问你,你听过蚂蚁搬家的故事吗?”

  “你要说睡前故事?”她勉力睁开眼皮。

  “我只是想问你,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换个地方住?譬如说温暖的南方还是偏东的沿海地?”

  “搬家?我喜欢这里,这里是我第二个家,也是第一个家。”她摇头。

  这么大个府第,搬家谈何容易?头一个飘进罗敷脑海的就是这问题。

  不明白内情的人会觉得她胡言乱语,可是黑凤翥知道,这个家是她跟他的头一个窝,至于第二个家……她的心底还是记挂着以前同她爹爹住过的那家打铁铺子吧……

  心思百转的他暗付,算了吧,搬家的事情还是等她病愈再说。

  她看似睡着,想不到又开口,“方才我听你在同四玉说什么罚呀罚的……怎么回事?”她呢哺着,已经陷入半昏睡状态的人还追根究底着。

  “你听错了,是四玉的老家又来信催她,我准了她回乡下去瞧瞧。”看她微阖的美丽眼睑,心中荡漾。

  罗敷没有回答,身子更偎紧他,睡着了。

  把她安置好,黑凤翥喊来外面守候的小婢女。

  “你叫什么名字?”

  小婢女恭恭敬敬的,“回二少爷的话,我叫梦儿。”

  “我要的人是香姨。”

  “香姨刚才摔了一跤,跌断腿,大夫说她年纪大了,骨伤不容易好需要休息,所以让我来。”

  还真凑巧!

  “我没见过你,而且你的声音也太粗了吧。”他的脸稍嫌严厉。

  “仅婢小时候弄坏了嗓子,因为这样受尽嘲笑,在亲友间无法立足,这才来做小婢的,不信,你可以问香姨,我是她介绍来的。”她说来流畅。

  也太过能言善道了……

  黑凤翥脑了眼她被高领遮住的颈子。

  “你活这么多,要来以前没有人教你规矩?”

  “二少爷饶命,梦儿才刚来很多事情不懂,求二少爷原谅!”

  “既然什么都不懂还敢请命来伺候夫人?”她跟天借胆子了吗?

  “这……”碰上心眼比旁人多的黑凤翥,任谁都休想混水摸鱼。这里不是平常的豪宅,何况,府中规矩订得明白,主子身边的人都是几十年的“老人”了,根本不可能用一个初初入府的丫头,香姨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府中规矩,派个什么都不懂的雏儿来。

  “你要乖乖的招还是我动手?”

  梦儿迅雷不及掩耳的抬头,弹指就是一柄柳叶刀喂向黑凤翥的门面,“果然名不虚传,黑凤翥,俺认栽!”话落,人已然消失。

  黑凤翥以袖子挥掉来到门面的飞刀。

  “三同!进来着顾着夫人!”

  唤来三同,黑凤翥回身追了出去,只见他漂亮的身影跃上琉璃瓦,没入另一端——

  第九章

  人家说穷寇莫追,黑凤翥压根没这顾虑,只见他飞上最高的一层塔,拿出螺状的哨子对着长空直吹,不一会儿,空旷无人的家家户户屋檐上高低不齐的出现了几个人。

  “盟主?”众人拱手一唤。

  “有事劳驾各位大哥。”

  “大家都是兄弟,用不着客气,只要你说一声便是了。”年纪稍长的男子说了话。

  “我黑府方才来了个客人,我还来不及招待,可否请大家帮我把客人请回来,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他说得客气,话中深意不言而喻。

  “小事一桩。”男子豪爽一应,哈哈大笑而去,其他的人纷纷跟随,一下屋檐净空了。

  黑凤翥双手往后交剪,风吹来,他的声音随之飘扬,仔细吟听,他居然对着朗空吟哦——黑色的身影剪纸模样的烙在银币般的月影下。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束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顾一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西厢记》中张生苦苦追求崔鸳鸯的“凤求凰”刚刚语落,已经有人在下边喊他。

  “盟主,你的客人刚刚迷了路,这会帮你把人请回来了。”

  语调远远送来一字不散,可见功力之深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