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没想到装睡的好处这么大。”

  “坏人。”

  “我这坏人唯一做过的一件事就是把你娶来当娘子。”他在她细致的脸上轻轻抚弄,享受柔腻的触感。

  他的动作很轻、很慢,生出一辈子拥有她的渴望不是一朝一夕…

  罗敷一震,她微小的动作没有逃过黑凤翥的眼。

  “怎么不说话了?”

  她面露犹豫。

  “我们这般要好,你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有时候,我几乎要分不出你究竟是哄我还是真心话,我都给你弄糊涂了。”她有些抗拒的离开温暖源头,眼眸瞪着被上绣的花样。

  “你在别扭什么?不愿意成为我的娘子?”她有心结,这丫头。

  “我欠黑家的恩惠,以身相许是报恩。”她的声音哑了,有着压抑许久的情绪。

  “我承认自己自私,为了要你。”在心爱的女子面前有什么话不能坦白说的?

  罗敷心荡得厉害,结舌不能言。

  “你一来,奶奶就打定主意要把你许给大哥,我可不允,为什么是他不是我?说什么我都要把你抢来。”那样的激烈却一时忘记顾及她的心情。

  “你还在怪罪我吗?”

  她摇头,本来略带怨怼的眼神柔和了下来,朝他嫣然一笑,“不怪。”

  “那好,小小的误会解开了,娘子多陪为夫的缠绵一下,我想吃你的嘴、你的眼、你的身子……”他越说越露骨,手也放肆了起来。

  罗敷可不让他这么容易得逞,他坏,让她心里头徘徊了那么久的纠结,“我跟人家有约,要商谈合作事直,谈生意要紧!”

  滑溜的从他臂下钻出来,下半身顺便带走了薄被,一头青丝在空中画出美丽至极的弧度,轻盈的身子翩然飘至更换衣物的屏风后,再不露面。

  黑凤翥没有起身追她,支起半个身子侧耳聆听她发出的细微声响,和自己发出的浅浅气息。

  这是他要的情爱,好不快活!

  西陇镇。

  设宴酒楼罗敷通常能不到就不到,但做生意,应酬是免不了的,自古以来,商场多是男人的天下,女子想跟男人平起平坐,实在不容易。

  她试着克服,花了许多年的工夫,一路下来软硬兼施,也练就铜骨之身,应对得宜,就算不小心出了状况也都能化险为夷,平安度过。

  从酒楼对面的热食小摊子小跑过来,连忙掀起轿帘,三同可不许分人抢了他的工作。

  “生意谈成了,三……爷?”在外面,三小姐化身成男人,可没道理再三小姐、三小姐的喊。

  “棘手的事哩。”只怕还要掏出不少银子才能了事。

  “怎么?”

  “大街不是谈话的地方。”罗敷示意三同给为她撑伞的酒楼伙计赏银,这才慢条斯理的准备上轿。

  她是个公私分明又能体贴下属的生子,不管去到哪谈生意经商,绝对不会要陪同的人在外面苦苦等候,她会叫他们先去别处歇息,只要能随唤随到、不至于耽误她的行程就可以了。

  女扮男装的她蛾眉谈扫,别玉墨绿色缎带系住绾成髻的发,白纱衣,举手投足贵气天成。

  “秦兄,请留步!”酒楼里面匆匆跑出一个人来,昂首阔步,举止间颇有一番气度。

  唐鄢是昆州来的大商,出手阔绰,几个月的时间就买下几家同行看好的珠宝银楼,大有一展鸿图的意思,许多人多方拢络,多少希望能分杯羹,宴会、踏青游湖的活动已经排到几个月后了,可见他受欢迎的程度。

  罗敷对他并无深刻感觉,只不过听多了同道中人谈论,加减对他有些印象。

  已进轿里的她实在不想再出来,只慵懒的探着头,“唐兄有何指教?”刚刚同席吃饭,总不能马上翻脸不认人。

  她的脸粉扑扑的,晶莹剔透,唐鄢看在眼底,就一个“男子”而言,“他”简直是漂亮得过火了,她一踏入西陵镇,耳边听到的几乎都是“他”一个人的事迹,紫气东来岛的摇钱树。

  ——应该说是她才对,一个叫人惊叹的女子。

  对于她大胆的行径,他初初觉得不可思议,这里跟她有往来的商家老板,却没有一个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个女子啊,竟然能折服这么多叱咤商场的老狐狸,她比世间所有有形的宝贝还要珍贵。

  这样的女子就该归他所有。

  “唐老板?”他发痴啊,叫住她却闷声不吭,怎么搞的?再没反应她可要走人喽,今晚答应要回家吃晚饭的。

  “这几日我在此地的生意就要告一段落,剩下的几天想说多认识一下这边的地理环境,可惜,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什么挚友可以陪我到处游玩欣赏,我听几位合作的大老提过秦兄居住的紫气东来岛物产丰盛,鸭禽水鸟蔚成奇观,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到此一游?”

  “岛上不招待外来客。”他厚脸皮,罗敷也拒绝得干脆。

  素无往来,想摸到岛上去,没门儿。

  “秦兄拒人千里。”

  罗敷笑着,很不情愿的。谁叫她已经累了一整天,这个家伙还来挡路。

  她不想再应酬任何人,只想早点回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