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你在外面发什么呆,洗个手顺便摸鱼吗?”他在屋子里面喊,看她还是没有动静,索性也出来。

  “要我扶你起来吗?”这么安静?他俯身一看。

  “想……睡。”烦恼事解决,瞌睡虫来叩门了。尤其水池旁有棵大树,在树荫下,风凉凉吹过,舒服至极,叫人更加昏昏沉沉,她有多久不曾睡好一觉了?

  外面那些纷纷扰扰的事,不想管了。

  “不可以在外面睡,要是得了风邪怎么办?”还是这么单纯的性子,烦恼一去除就放了心。

  “哦。”她迷迷糊糊想起身,身子却歪到一边,她不放弃爬起来,歪歪倒倒,像初学走路的小孩童。

  黑凤翥去拉她的手,揽住她的腰,她一找到可以依靠的地方,马上无戒心的把全身重量交给他。

  “我回自己的房间睡……”鸡鸣起床,马不停蹄的工作,罗敷脑袋迷糊了,还没有当人家妻子的认知。

  “你的房间不就是我们的房间?”他会不会太过放任她自由了,自由到心中没有他的存在?

  鸳鸯楼拆掉了墙,砌了可以互通的回廊短桥,新房设在驾楼,鸯楼使成了两人的书房。

  来到簇新的新房,四周还留着隐约的喜气,大红纱帐,亮绸面绣龙凤合鸣的被子,精雕的剪纸窗花都还留在窗棂上,黑凤窈把罗敷送上鸳鸯床榻。

  她赖着他,不肯就范,十指抓着他胸前的衣裳不肯放。

  这小家伙一一也只有无防备的时候身体会自动的承认需要他。

  黑凤翥干脆也躺上去,然后拉过轻薄的被子覆上两人――

  嘿嘿,他嘴角露出贼贼的弧度,嫩豆腐就在眼前,不吃好可惜!

  伸出的狼爪沾上娇憨甜睡的可爱面颊,呵呵,好有弹性喀,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往下轻薄,她娇咛了声,懒懒的抬手挥去恼人的“小虫”,翻身往他怀中偎去,继续好眠。

  转深的眸子锁住她柔润的容颜,来来回回仔细端详,末了,嘴唇勾勒而起,“你这媳妇儿当得实在不称职啊,可是,我又那么钟意。”

  恍恍惚惚,罗敷感觉有股温暖随处游走,半梦半醒着,她好喜欢……好喜欢这样的肌肤之亲。

  “我想亲你——”

  “唔……”他为什么还要无聊的彬彬有礼?

  “我想吃了你!”这才是他的真心话。

  然而一杀风景的人偏挑这节骨眼出现。

  “三小姐……我给你送账册……啊二少,对不起,四玉莽撞了。”一路喳呼着进来的四玉看见了不该看的,进退两难。

  “站住!”“好事”被破坏,黑风翥声音陡然沉了下去。

  她紧抱着账册。“二少,这是鸡场跟银楼刚刚送来的账册,由于赶着要,奴婢送来给三小姐过目。”

  “她累了,刚睡下。”

  “那这些账册怎么办?”

  “留下,我会看。”

  “可是这么多……”

  “你两个时辰后来拿。”

  “是。”四玉放下沉重的账册,敛眉退去,不敢有第二句话。

  这事,不是头一遭。

  为三小姐批阅账册,暗中撑腰化去无形中的危机,担待了女子天生弱势无法跟男人匹敌的冲突,二少做的事情绝对不会比三小姐少,却不许人说出去。

  纱帐朦胧,映着一对影儿。

  罗敷侧着薄嫣的脸蛋睡得非常甜,披泻的长发密密的掩去了半个绣枕,微肿的唇显示曾经被彻底疯狂的爱过。

  看着她完全不设防的天真面孔,黑凤翥半支着光课的身体,用一指细细描绘她细致的轮廓。

  他没有丝毫的睡意,想就这样看她,直到天荒地老。

  时光静静的过去,恬睡的人儿不知道被什么给触动了,皱了皱鼻子,眼皮轻轻颤动,有着要睁开的趋势。

  黑凤翥眼中闪过一丝惊诧,马上放弃贪看睡颜,做贼似的钻进被窝,假装已然睡去,

  睁开眼的罗敷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这才忆起自己身在何处,欢爱的画面自动跃入她的脑袋。

  “啊——”她身边有人。

  没反应,呼,还好,臭样子没被看到。

  “我有看到你用眼睛偷看我喔。”被她可爱的声音一勾,假寐的他禁不住抬眼,瞧着叫他心旌荡漾的小脸儿。

  “我才没有。“她不自觉的娇嗔。

  “不管有没有,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你还这么害躁。”

  “你还说,你装睡。”看他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罗敷悸动于心,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黑凤翥略略吃惊,把她搂进胸壑,心,暖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