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还有这些拜帖,旗、宋、王、林、韩,五家公子共同具帖,想邀三小姐游湖赏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追求三小姐的男子多如过江之鲫,即使三小姐已经名花有主,罗敷有夫,几个颇负眼光的世家子弟仍然追求不懈,想把她这株摇钱树移回自家呵护,却没有一个能如愿的。

  “也一并搁着。”她毫不在意。

  那也是一堆没有自知的男人,她可是已婚的身分,跟不相识的男人出游,像话吗?

  这些人的脑袋平常都装什么,豆腐渣吗?

  “三小姐……”四玉讷讷的唤了声。

  罗敷眼神缥缈。“嗯?还有事?”

  当年她这三小姐的称呼是老太君赏的,当她是黑府的第三个孩子。对一个打铁匠的女儿来说,实在是殊荣了。

  没了阿爹,却多了一身富贵繁华,在别人眼中,她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了,这凤凰表面锦衣玉食,仅仆成群,珠翠环绕,可是在心底深处,却有个冰冷的声音老在提醒着她,她的存在,甚至……婚姻,完全是为了报答老太君收留的恩惠。

  这些年她究竟为谁辛苦为谁忙?从来她都避免去想这些对生活没有帮助的问题,今天是什么触动了她?

  为什么觉得不甘心起来?四玉的声音有些模糊,却一直锲而不会的嗡嗡叫,很吵人。

  她没有很专心在听。

  “三小姐!”

  罗敷她站了起来,牵动了应声而倒的账册。

  “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到,再说一遍好吗?”

  四玉出现不寻常的扭捏。“我老家来了封信,要我回乡嫁人。”

  “你才几岁?”罗敷逐渐回过神来。

  “四玉不小了,都二十好几,老姑娘一个了,三小姐你不也早跟二少爷成亲了,在家乡里,像我这样年纪的姑娘恐怕早都找到君嫁人,开技散叶,儿女成群了。”

  “你有什么打算?”四玉的卖身契早就到期,她是自由身,随时都可以离开,只要她想。

  “三小姐,你还这样问我!我就是舍不得你还有大家才一直留下来。”真要回乡下去,拥地方也容不下她这么老的老姑娘,爹娘要是没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嫁出门,怕是要把她当贱货出售了。

  “你是舍不得三同吧?”这两人天天吵吵闹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郎有情、妹有意,就差个人为她作主撮合而已。

  “那个二愣子,我才不管他咧。”四玉嘴硬,人却害臊得不得了。

  罗敷看得出来那是沉浸在爱河中的人才有的神情,四玉跟了她许久,她是该为她会计合计了。突地,她以手复额,觉得有些狼狈。

  “三小姐?”四五一头雾水。

  “没事,我的脑子有些很不想工作,我出去走走,散个小步。”她需要离开这里一下。

  “四玉陪你去?”

  希望不要是四玉看出她的情绪才好。

  “三小姐,你太累了。”看出罗敷眼中的压抑,四玉怂恿着

  她出门,俐落的拿来轻薄的披风,再为她重新绾过发,这才推她出门。

  她累了吗?

  她不知道,只是茫茫然。

  出了门,迎面金光闪烁的阳光挟着风而来,一点一点薰着了她的脸庞,她伸手去抓,清风钻进她宽大的水袖,钻入腋下,裙下,无风自丰盈,身不由己。

  鸳鸯楼外,一丘一壑皆成景致。

  鸳楼中,黑凤翥安静地擦拭着宝剑,占朴沉香的家具镌着细致的叶螺,在晚上会绽放出幽幽的光芒来,山水壁画挂在墙面上,临窗,放着被修剪过的短松盆栽,松针上还闪烁着一早浇过的水,几柄剑或伏或卧,冷气森然,显然是他最近的最爱。

  “咦,难得你主动来找我,今天的工作这么快告一段落了?”放下手中的宝剑,黑凤翥本来沉静的脸庞有了温柔的线条。

  看着她从外头走来,他跨过门槛迎了上去。

  她长发以一缠丝缕翠的簪盘起,身上穿雪白绣粉荷的袍子,肤若凝脂,柳眉巧致,眼下有颗小小的爱哭痣,无损她小巧的蛋型脸,反而美得独树一格,充满女人风情。

  罗敷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外头来了几个女人指名找你,自己招惹来的人,自己去解决吧!”

  “你撵了就是。”他是常在外面走动,名声鹊起也不是他。错,那些追逐他名气或者皮相而来的女子算了吧,他可是家有娇妻的人了。

  “这我不管,她们可是冲着你来的,我去撵算什么!”叫人看一张妒妇的脸吗?

  黑府不是寻常百姓家,要来便来要去便去,那哪来规矩。

  “哈哈,你吃味喔。”听她赌气意味浓厚的活儿,又瞧她别扭的小脸蛋,黑凤翥转了转眼珠,有些知道她的小脑袋瓜想的是什么了。

  一时间他放柔了神情。

  “莫非夫君要我大开中门请她们入内喝茶一叙!”她最气他的就是这点,同是夫妻,礼教对女子诸多束缚,讲求嫁鸡随难,嫁狗随狗,从一而终,而男人呢,兴之所至,可以三妻四妾,见一个爱一个,丝毫不公乎。

  “谁说的,那些女子一个也不要让她们进我府第一步,反正我也不认识。”多日不见,才见面就伸出猫爪。

  “既然这样最好,我话已经带到,妾身告辞。”听出了他口气中认真的程度,罗敷脸上的凝霜淡化了些。

  “娘子,别走,你来得正好,我进了一批古剑,有好几你看了定会喜欢的。”见她转头想走,他的嬉笑成了幽幽一叹。

  他们可有好久不见了呢。

  她忙碌的工作,沉重的负担他都看在眼底,所以,打两人结婚,他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她要克尽为人妻子的种种义务,他喜欢看她为工作尽力时脸上散发的光彩,这样的女人最美丽,他百看不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