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我记得以前答应过你,我要是学会高来高去的武功,一定带你到天上飞一飞,你还记得吗?”时间的河虽然不断往前流,他们都不是孩童了,他却依然记得对她的许诺。

  那只是小时候的玩笑话啊!罗敷对上黑凤翥星星般闪亮的眼眸,就知道那不是玩笑话,他是认真的。

  “走吧,时间不早了。”他的声音宛若能催眠人。

  伸出小手,罗敷被温柔的送出窗外。

  “这梯子很稳,别担心,有!”他紧握她,暖意传进了她还犹疑的心,那些不确定缓缓流走,再也不曾回来过。

  那一夜,罗敷记得黑凤翥托着她的身躯,她便衣袂飘飘的腾云驾雾起来,月娘恍似与她擦身而过,高高伸展的树梢也触不到她的衣角,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梦中,有两个相依相偎的人儿共游天涯,星星满布的黑丝绒天空飘起了漫天飞絮,也不知是打哪来的,她伸手去抓,见到的却是一双她所见过最闪耀的眼瞳,那眼眸的主人和天地的颜色交融在一起。

  她记得自己一直笑、一直笑,笑得合不拢嘴,却忘记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第六章

  两年后。

  当家作主好玩吗?

  要把这个问题向别人,一百个人中,肯定有一百零二人会毫不迟疑的竖高拇指说好;谁不想呼风唤雨,谁不想在千万人之上,有人努力往上爬了一辈子,还是苦哈哈的小人物。

  不过,高处不胜寒,偶尔也会有这么个例外,那便是紫气东来岛的女岛主,若问她这问题,铁定见她眼一眯,直指对方的鼻梁说:“这不是人干的差事,要不你来试试!”

  咦,这百年捞不着的高位居然随便想让渡,怎么回事?

  也难怪她想换人做,案上是每天从全国各地快马送来的账册,另外还有调解不完的纠纷疑难,面对商场上勾心斗角的并吞侵略,弹思极虑不见得能扳倒对手,绞尽心思也不一定能寻出解决之道,这是大不易的位置,谁能在一个时辰内不夺门而出,简直就是奇迹了。

  女子当家,罗敷从来没想过,她要的也只是当一个单纯的生意人,开一家小店铺,买进卖出,生意不用做大,有空时打打算盘,忙碌时也能邀请客人品茶聊天,而不是担起岛上许多人的生计,许多人依着她吃穿,负担加重,事情便没有那么可爱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担下所有决策的,都怪她当年年纪小,账册当打发时间的玩意,算盘当玩具带来带去,打呀打的,迷迷糊糊被拐上旧案,等到年纪稍长,那一不负责的人干脆撒手将岛上大部分……应该说是全部的重责大任扔给她,从此,她没了青春,没有嬉戏的时间,伤春悲秋?那是啥?她每天十二个时辰马不停蹄的只有工作、工作、工作,休息时间只能倒头大睡,觉得体力还没得到恢复,鸡鸣复起,又重复着每天忙碌不堪的生活。

  她终于知道自己以前的天真。

  现在的她只希望一天能有二十四个时辰可以用,那该多好。

  温暖的阳光穿过窗子,洒落在几上的一钵莲花,小缸中水光潋滟,交错的莲叶斜移过几许光影,一寸寸抚摸过伏在案前的罗敷。

  她振笔疾书,拉高袖子而露出藕臂的在文书还有砚台间往返,比她头顶还高的账册逐渐减少,叠到另一边去了。

  案下,她打着赤脚,小巧的指头可爱洁白,不是很安分的动来动去。这建筑下头是悬空的,夏日保持着恒温的凉快,冬天则用铁制的辘车烧好炭推进地下,那散发的熟气足以取暖、驱逐寒冷,就算腊月也是温暖如春。

  现今打着赤脚,是最舒适的状态。

  长久的固定一个姿势,她有些累了,不应该分心的眼瞧见了白纸黑字以外的东西,搁下笔,她抬起被晨间阳光烘暖的发梢。

  这样的天气要是可以赖在床上睡个回笼觉该有多好,而不是跟这些恼人的数字奋斗!

  是怎么了7她最近容易分心得紧,老是一个恍馆,思绪就飘远了。

  心里,老是有个人影牵挂着。

  “三小姐,你累了吗?”四玉一直改不过来对她的称呼,她也不计较。平常她负责将罗敷批阅过的账册送交外面等候的各驻处负责人,可本来的正务最近几乎被取代,“外务”有节节暴涨的趋势,那些叫她工作加重的“外务”,一个个都是冲着他家二少来的,一年四季都是发情季节,一些母猫老是在外面叫春,比真正的猫还要烦人。

  她天天面对,老经验了,平常这些事是不会闹到三小姐面前来的,这些天三同出门收租,少了门神,事情就全来了。

  罗敷不着痕迹的放下手边的事务。

  “我不是要你没事别进来?”

  “我也不想,是香姨挡不住人,要我来问三小姐今天还见不见人,你要不见,香姨说她就可以把外头那几个狐狸精扫出门了。”

  “又是女人?”黑凤翥成亲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知晓了,但是,倒追他的女子一个也没少过。

  那些姑娘们的眼中一点也没有她这正牌夫人的存在。

  “她们说二少夺走了她们姊妹的芳心,相约来决斗,要请三小姐做仲人,如今,都在大门外候着。”菜刀、斧头齐全,不像要决斗,倒是像泼妇骂街,引人注意。

  要倒贴她家二少的女人太多了,像蝗虫过境一批又一批,只怕贴着内有恶犬的条子也没用,赶不完哩。

  “香姨应付得来吗?”罗敷的声音充满无力,她实在不想再看到那些女人的嘴脸。

  “香姨经验老到,几只小虫难不倒她的啦。”过往的经验太过丰富,什么滴血认亲、指腹为子,还有挺着大肚子来要安家费用的鬼名堂都有,已经训练到底下人处变不惊的谁都能应付一二。

  “叫香姨歇着去,二少的事让他自己去处理吧。”做善事是有限度的,容忍也是。

  “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我可不是闲着每天替他管那些莺莺燕燕的花帐,我自己跟他说去。”想到他心里就有气,罗敷不自觉的皱起细细的柳眉。一个对家业传承没有自觉和责任认知的人为什么她还要替他担待这些?她可以不要做的!

  要是他有一滴滴责任心,这偌大的黑府家业又岂会落到她一个女子独立支撑的局面。

  外面那些流言也不会说得那么难听,说她居心叵测是个狐媚子,蛊惑黑府两个孙子不说,还霸占黑府的财产……反正说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把她讲得不堪入目,是个卑微低下的女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