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奶奶。”黑琦玉忽然很用力的叫了她一声。

  “又怎么?”说不上两句受用的话,现在良心发现准备坦承了吗?

  “楼下的栀子花开了耶,我知道你最爱这花,我下去摘几朵给你供在佛桌上,你说好吗?”

  你说好吗?这四个字完全是多余的,只见黑琦玉已移动脚步下楼,身影没入庭院中。

  栀子花沾着水露叫人送来了,但是黑琦玉也拈了一朵清香,悠哉悠哉的回到他所居的天那一方阁。

  过了好久,只听见老太君浑厚的声音传遍整个黑府——

  “居然骗我!兔崽子……”

  第五章

  “老奶奶?!”脚跨过门槛,罗敷紧张的抚着一点皱褶也不见的裙摆,房间有些幽暗,一时看不清坐在床边的人影,但是她膛着眼,瞧见一个不应该会在这里出现的人忤在冰格子窗棂边。

  他背着光,心急难测的弯了唇。

  罗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跳加速,她避过他的眼光,讷讷地开口,“奶奶,敷儿给你请安……”以前奶奶从来不曾这么郑重其事的把她叫进房间来,有事总是派管事来吩咐一声便是,不会是她做了什么违反家规,不见穿黑府的事情吧?!

  老太君脸上冷厉的线条依旧,一向不太搭理人的眼神却反常的在罗敷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老眼慢慢的凝聚了似有算计的笑意。

  “到奶奶身边坐。”

  罗敷受宠若惊,听话的走到床沿坐下。

  “你到我黑家来也十多年了,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家人。”

  “奶奶对敷儿恩重如山,敷儿一生一世不会忘记的。”面对着老太君,她仍然感觉得到窗边那道眼光在她身上徘徊,似要烧出个洞来才甘心。

  这叫人怎么也自在不起来。

  挪挪身子,她的气息紊乱了。

  “你别紧张,我虽然老,可不是会吃人的虎姑婆!”老太君口气和缓,难得的扬起唇角。

  “奶奶,敷儿绝对没那个意思。”老太君对着她笑耶。罗敷憨憨的揉了揉眼睛,是她眼花吗?

  她没想到这动作完全落入黑凤翥的眼中,激起他微谈却发自内心的浅笑。

  “放轻松些,我今天要你来是有件事需要你的同意。”

  “奶奶尽管吩咐。”她低下头。

  老奶奶这么客气还是头一遭,向来她老人家是距离遥远,高不可攀的,现在,对她几近轻声细语,她该欢喜吗?

  “你今年也一十八了,年逾标梅,按理说及笄的女子早就应该出嫁,一直把你留着,说穿了,是我私心作祟,原来我是想把你许给琦玉的,我想这件事你多少心里有数,但是,很多事情总是出人意表,你跟琦儿的缘分浅,勉强把你们凑在一块,怕要凑成仇,经过仔细考虑,我下了决定替你选了好人家、好姻缘,你准备嫁人吧!”

  什么?!

  罗敷霍然站起,神情慌乱,只觉得脑袋突然被炸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剩。

  “奶奶,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赶我出去?”久久抬回来的声音苦涩又遥远,好像不是她的声音。

  “你想太多了,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想留着当老姑婆吗?”

  “奶奶要我嫁给谁?”女子没有自主权,婚姻也只能任人摆布,一瞬间,悲哀爬上罗敷的心。

  “我。”黑凤翥坚定清朗的声音拨开层层迷雾传过来。

  怔了怔,罗敷只觉耳朵发热,脑子像是一下挤进了成群结队的蜜蜂,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谁――要嫁你,我不嫁!”她拼命拒绝,却无法说服自己理由在哪?

  “不嫁我,你能嫁谁?只有我能娶你!”他口中的狂妄多年如出一辙,他老是这样,心中只有自己,容纳不下别人的意愿。

  “我能嫁的人可多了。”她反射性的嚷嚷,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刚才努力在老太君面前端出来的温柔端庄完全破功却毫不自觉。

  “噢,譬如说?”他眸光略沉,却仍是不动声色。

  她为之结舌,还真提不出恰当而且能够说服他的人选。沮丧排山倒海而来,她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握成拳。

  “没有是吗?我早知道,做人要知道知恩图报,嫁给我就是报恩!”恼意渐上心头,嫁给他有什么不好,她那苦瓜脸像要跳下地狱一般,叫人懊恼。

  挟恩望报,他成了十足的小人,都是她不肯好好的答应,他明明没有那样的想法的,希冀的只是把她留在身边。

  罗敷的沉默还有小脸上的茫然让黑凤翥的神情转为深思。

  老太君轻掷了一瞥给沉不住气的孙子,这孩子……

  “我还不想嫁人。”希望老太君能改变主意,虽然她感觉大势已去,没有她反对的余地。

  他们把她叫来,只是尽一下知会的义务,也就这样而已。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好的归宿是女人一辈子的幸福,奶奶也是为你好,你只能在玉儿和凤儿之间作选择,不会有其他人。”

  黑府家业大,人丁却单薄,老太君一心期盼孙儿早日延续香火,就算不择手段也不在乎。

  “真的非嫁不可?”罗敷问。

  “非嫁不可!”老太君斩钉截铁。

  看来她就其说破嘴也没用。

  “做人要知道理,受人点滴便应该涌泉以报,我明白奶奶的意思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