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几千人的营生到了他嘴上,轻忽得好像比不上一根茅草。

  “借我多看一眼会怎样!”

  “给你看帐本是怕你陪我出门无聊,不是要你沉迷其中!”

  当他专心跟别人谈事情的时候,只要一发现她表现出无聊的神情,就会拿本账册给她解闷,就好像丢一根骨头给小狗一样,而她也会很开心的配着香茗、茶点细细研习……

  他对经商毫无兴趣,却在无意中把担子丢到罗敷身上,其实他心中已有最好的人选,还是上乘人选,只是时机未到,不想宣诸于口。

  “二少,你要带着三小姐出门‘见客’,呃,不,我说错了,是出门挑货,嘎,又不对,是出门……”一旁的人怕这个笨蛋家伙越说越离谱,干脆“灭口”——掩住他的嘴,打算带到后头再教育一番。

  “三小姐,二少爷的幸福都靠你了,听说这次设宴的对象来头不小,跺跺脚,京城都要抖散一半呢。”居然有人在擦拭眼泪。

  “三小姐,你一定要帮二少挑个最优秀的姑娘回来继承黑家香火,不要再像以前一样无功而返了。”

  不会吧,黑凤翥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有必要那么急吗?更何况大少爷还好端端的住在天那一方阁,他们都当他是死人吗?

  黑凤翥把她偷渡出门不是头一遭,这几年,他们背着老太君出门早就成了公开的事,也曾经东窗事发,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顽固的老太君的,从此以后她老人家就绝少过问她的行动,但是这样堂而皇之、被众人欢送的场面还是头一遭。

  她觉得压力实在大,要是那些对象他都看不上眼,她岂不是要恶梦连连的直到他找到新娘为止?

  天啊,光这样想,就叫人头皮发麻了!

  其实都要怪黑凤翥不好,表面上他是顺从了老太君的安排,乖乖出席所有相亲的宴会,可实际上,背地里,他黄牛的次数罂竹难书,让女方空等不说,还光明正大的带着她这帮凶到处吃喝玩乐,结交三教九流的人物,乐不思蜀。

  几年下来,江湖几乎叫他玩过一遍,他的名号不径而走,随便一个眼神也能叫人掉一地鸡皮疙瘩。

  “我听说王藏剑楼来了一批上古奇珍的出土宝剑,我们去瞧瞧!”

  刀光剑影,他身上流着落拓江湖载酒血液,而不是商人斤斤计较的心思。

  可是他身边这个娃,却对账册这东西越来越有兴趣。

  临上马车前,罗敷阔咕着,“我好像看到大哥……”由于日照太过强烈,使她一下子看得不是很清楚。

  黑凤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大门前紫气东来的匾额以及两旁含珠的石狮子越来越远,一堆人还在向他们挥手,没见到黑琦玉的影子。

  可没来由的,他本来平和宁静的心,因为罗敷的话叠上一块石头。

  仆役们目送主子出门,看着滚滚烟尘逐渐远去,不知道谁突然叹了一口大气。

  “想不通,老太君为什么费这么大的劲,就我瞧,咱们二少跟三小姐不就是珠联壁合的一对吗,怎么看怎么配,两人的感情又这么好,何必还要相亲?”

  有钱人家做的事从来都叫人想不透。

  “你知道什么,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年长的人拍了下发言年轻人的后脑勺。不知轻重!主子们的事情岂是下人们可以论断的!

  随着散去的仆役们,没有人看见葱郁树枝遮住的高楼处有两个人影正往下俯视,把刚才的景象——一看入眼底。

  “我刚刚是不是看到凤弟出门去了?”穿着白袍的黑琦玉似乎对太过耀眼的阳光有些不能适应,手上骨子扇一直遮着头顶没放下。

  “一直纵容他们这样下去,我实在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已经发福的身躯仍旧带着高贵气息,穿着气派,老太君慢步回到舒服的座椅。

  她年岁已大,免不了老态龙钟,多少年来在外呼风唤雨,造成她不服输的个性,但是,岁月对世间的人一视同仁,一样公平,当生命走到某个关口,卸下棒子变得这样理所当然,也变得急迫。

  “奶奶,操心对你的身子不好,凡事顺其自然就好。”

  “什么顺其自然,我就是太宠你们了,随你们兄弟欺上瞒下的,害得我自己难以对历代祖宗们交代!”人老了,生就一双慧眼,许多事看在眼底,搁在心底,不说穿不代表糊涂。

  黑琦玉殷勤的替老太君沏茶,雪白的容颜,乌黑的眼瞳,白衣素袍,要不是瘦弱如昔,那清朗的容貌,温文的气息,怎么看都是翩翩美公子。

  “凤弟只是带着罗敷出门赴宴,让她出门增长见识没什么不好的。”

  “你不要忘记罗敷可是你已定的妻子。”老太君语重心长的说。

  “祖奶奶,你还玩,男女配成对是小孩子的游戏。”

  “你怎么一派轻松,我还不是为你着想?”

  “奶奶,我这样的身子娶妻只会害了人家的好女儿。”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过我,你的身体比条牛还要健康,传宗接代绝对没问题。”

  “奶奶,你别这样说啦,我又不是种牛。”他打开古董扇,前前后后的帮老太君煽凉,一副乖巧听话的神情。

  “别转移话题。”老人家今天吃了秤地铁了心,非要从孙子的嘴巴挖出他真实的心意不可。

  “我哪有?!”

  “成家立业长幼有序,你赶紧娶妻生子,定下来,凤儿也不会老是拿你当作挡箭牌,每天荒唐过日子。”她的要求这么微小,只是巴望两兄弟其中之一先安定下来,怎么两个孙子推来推去,要他们成亲好比在牛头上安牛轭一样困难。

  黑琦玉似笑非笑,眼神迷离,装傻到底。

  “那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对敷儿的想法如何?”她这孙儿像回流沙,什么话去到他那只有一个去处,就是无声无息的消失。

  “要是说什么想法也没有呢?”煽风的速度没有改变,他拿了几颗甜嘴的星钻糖放进嘴巴,喀拉喀拉的咬了起来。

  “她可是我特意帮你排的媳妇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