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我没有。”罗敷一急,对上他深邃如海的瞳眸。

  “你有。”他斩钉截铁的道。

  毕竟年纪小,一感到受委屈便忍不住,扁起樱桃似的小嘴,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

  “你欺负我,呜……,什么都说不好,娘走了,爹也走了,你又要把我嫁掉,呜呜……呃,我讨厌你,呜……”

  原来她心里头的疙瘩是这个。可是他分明没有提到要她嫁人啊!

  “小东西,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出嫁,是我这个倒霉鬼抽到签王,你啊,平安过个几年还不会有人把脑筋动到你头上。”

  “你刚刚明明说我一点用处也没有。”

  冤枉啊,大人!“你把我的意思听拧了,是我要嫁人……反正不是你。”

  他的问题这么严重啊,罗敷一下忘了自己的悲伤,睁大了眼。“你要嫁人?”

  “呸呸呸,是相亲!老奶奶越老脑袋越不清楚,没事找事,说要帮我相亲,琦玉八字都还没一撇,怎么轮也不到我!”

  “相亲是什么?”遇到可以求知的问题,她很热中,忘了刚刚的眼泪。

  “一男一女还有一堆不相干的人在一起吃饭、聊天叫作相亲。”要是看对眼便送作堆,生一窝小鬼。

  听起来好像满好玩啊。

  “开什么玩笑,要我相亲,我才十八岁,又不是八十岁!”说着黑凤翥腰杆一挺,坐起来。

  罗敷托着可爱的小下巴烦恼着,认真的眼睛和眉毛皱在一块。又要忤逆奶奶,怎么办咧?

  “我找你出来就是要你陪我一起抵抗外侮,保护我的清白。”

  她不是很懂呢!呵……好困喔,暖暖的阳光晒得人全身酥软,她不否认外头的确要比私塾舒服多了。

  “你听我的安排就是了,这般这般!如此如此……”黑凤翥激动的说着,没能得到她有力的支持,才发现她居然梦周公去了。

  他停止继续滔滔不绝,瞧着她点啊点的头颅,她自然垂落的几绺发丝服贴在颈子上,颈子白皙可爱。

  他伸直了懒腰,这么好的天气,不如他也陪着睡个好觉,其他的,等醒来再说。

  于是他也睡倒。

  温暖的和风吹过这片绿油油的草地,只见两人头顶着头,大手叠着小手,就算风翻起了他们的衣角,他们也毫无知觉。

  梦里花落知多少不打紧,重点是这样微小的幸福也会叫人刻骨铭心。

  一生一次的邂逅,背后一定有它的意义在。

  罗敷明明不记得自己答应过什么,黑凤翥却从此不给人说不的机会,一有相亲便来拘提人,数年来皆是如此,当她没事做吗?要相亲,他也不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了,要说清白,恐怕早已毁了,更何况那根本不干她的事,怎么每次都要算上她一份?

  不明白,不明白!

  看着讲台前长得瘦高,得天独厚的他,怎么几天不见他好像又长高了,五官好像也更俊美……

  躲过他肆无忌惮的眼光,罗敷甩掉脑中多余的想法。

  “夫子,我还有四书正经要默,更何况您下一堂要讲绍兴师爷与红顶商人的故事,我不想错过。”

  “不要紧的,罗敷,我可以帮你记下来再转述给你听。”其中一个同窗完全不吝啬的发挥同窗之爱。

  呵呵,也只有借着出卖同窗的机会,才能见到二少翩翩的风采,看我一眼,只要看我一眼,死也无怨!

  充满怀春情愫的同窗在心中狂放呐喊,只可惜心仪的人当她杂草一株,可有可无。

  “我们每个人记一段,不怕漏掉故事情节。”心中小鹿乱撞的不只一个,就算赴汤蹈火、为情私奔,哦,她都愿意!

  只见学堂里面的“狼豺虎豹”,哦……是男男女女心中各自波涛汹涌,为尊敬、为爱慕,只要黑凤翥多施舍一道眼神,他们绝对可以为他抛头顿、洒热血,匍匐在他的脚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同窗的友谊也浓郁得太过火了,曾几何时他们这么善良过?可惜,一心一意在作学问上的罗敷咀嚼不出其中的耐人寻味。

  他们就那么巴望把她推入火坑喔?

  “秦同学表现优秀,有事情就尽管去,至于进度你毋需担忧,小小学问比不上二少还有岛上的利益问题重要。”身为夫子的他不但没有义正辞严教训黑凤翥一番,反而纵容他把她带出门。

  看见大家同声“背叛”,罗敷认命的收拾文房四宝,有时候她不禁要怀疑,黑凤翥是怎么收买她身边的人?

  他到底哪里吸引人?

  心中这一问,她不禁多瞧了黑凤翥几眼。

  他还是她认识的黑家二少,一副天高地傲的姿态,强势得没话说!

  走出私塾,一如往常,黑凤翥上下瞄了她两眼,除了头发有些凌乱之外,其他还可以,他拿走她手上的小布包。“这个我先保管,回来再去我书房拿。”随手交给正好在一旁的三同。

  什么时候三同的心也转了?

  “三小姐,你就安心的跟着二少出门,其他的事不用心烦。”几年下来的历练,三同因为优异……其实是鸡婆过头,忙完了自身的事还帮忙到其他院落,几年下来,“恶势力”遍布黑宅下层,看这态势,他日有一跃当上黑府管事的希望。

  要不是黑凤翥打扰了她上课的兴致,她哪会心烦,如今三同还来凑一脚。

  “知道了!”她伸出玉手,接过三同自动递上来的账册,眼神就像发现花蜜的蜂。

  本来是瞧一眼,谁知道不小心抓到一点苗头,很自然沉迷了下去,眼看着账册跟人头要贴在一块了,突地眼一花,册子已经失去踪影。

  “边走边看东西,成什么样子。”账册落在黑凤翥手中,他晃了晃,“这种死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