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罗敷慢吞吞的收拾,几乎整个私塾里的人眼光全部集中在她跟黑凤翥身上。讨厌啦,她不喜欢这种受注目的感觉。

  黑凤翥倒也不催促,好一会之后,一个走在前,一个在后,跟夫子打过招呼,两人出了门,穿过回廊,来到一处园林。

  此时正当甜桃成熟季节,树上累累的果实散发浓郁的果香,叫人闻之欲醉,再往一旁稍稍走过去,视野豁然开朗,峭壁下,竟是一望无际的海。

  小时候两人一同发现这个地方,便从此爱上这儿。

  “你这样,我很困扰耶。”

  把放书册以及文房四宝的小包随手放下,如茵的碧草被阳光一晒,散发隐隐的草香,海潮带着威湿的味随风扑来。

  “不会啊。”黑凤翥随手摘了两颗看似最香甜的桃子,一颗抛给罗敷,一个在衣服上擦了擦就送往口中咬去。

  接着他一屁股坐下,刚才举手投足的斯文全都不见了。

  不知不觉,他在罗敷面前就会把最自然的自己表现出来。

  “我的学问要是赶不上,很麻烦的。”

  罗敷讲起话来带着甜甜的味道,不经意的拉长音调。

  闻了闻好味道的甜桃,桃子上的细毛使她过敏的打了个喷嚏,她连忙把桃子收起来,小手摩挲着鼻子,带着困扰的表情天真可爱,使得黑凤翥不由得多瞧了一眼,好半晌才把眼神收回去。

  “学问搁着又不会变成别人的,学习要紧,我的终身大事也重要,而且真的跟不上就别念了,反正一个姑娘家读再多的书还不是要嫁人!”

  他将吃了一半的桃子咬在口中,拿过她的,在衣服上揩了揩,确定细毛通通去除,这才丢回给她。

  “吃了。”

  确定她细嚼慢咽起来,他这才仰天躺下,修长的腿在脚踝处交叉,继续把吃了大半的桃子终结,吃干净的核儿随手一丢,没人丛生的草堆中,一派气定神闲,哪有什么慌张、焦虑。

  罗敷吃得慢,心想,就知道他这种人说不出好话,虽然不会一直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但女孩儿细腻的心还是会受伤。

  “这么看不起女孩儿,你又何必来找我这个女孩儿吐苦水?”她一边吃一边嘀咕,还不忘舔一下嘴唇,嗯,真甜。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教礼仪的夫子没有教你喔?”也不知道从哪时养成的习惯,黑凤翥心里头一有什么,都会把她找出来说;看她吃东西的模样比猫还慢,他忍不住挑剔一番。

  “你很啰嗦呢。”

  “我是为你好,记得你有一次把彩球丢进人家院子,吓坏了人家牛栏里面正要待产的母牛,你还愣头愣脑的去捡,差点被发狂的牛踩扁,是谁见义勇为救了你?”

  “你今天专门来讨人情的喔。”

  小人!只会提当年勇,而且那件陈年旧事跟吃桃子一点关系也扯不上。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否因为那次的惊吓,自此以后,他揽下了伴她成长的责任,没有刻意,却在不经心当中成了责无旁贷。

  “反正你欠我的数不清了。”从她十岁收到第一封情书还有礼物开始,他不知体贴的为她清除了多少败类,哼,这么“艰巨”的任务可不是随便谁会肯揽下来的,她还不知感恩!

  只要是胆敢叫他转交的人,一定遭遇被他轰走的命运,那张称之为情书的纸条则成了碎片,不会有机会污染她的眼睛,至于所送的礼物……别提了,小糕点,哼,想害她吃得坏牙吗?

  居心叵测的家伙!他全叫人发送给需要“帮助”的困苦人家去了。

  通往美好前程的路上难免有杂草石头,随手清除,无意间做了件善事,真不好意思!

  “你要是真害我跟不上夫子所教的,我就不理你了。”

  她念念不忘这件事。每次都这样,急急把她拉出来,却又不见得真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有时候塞个小玩意儿给她,有时候更过分,什么都不说,什么事也没有,只是莫名其妙的看看她,便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她一头露水到极点。

  这次,不会就为了带她出来吃甜桃吧?!

  对她来说,在私塾中跟大伙一起读书认字、玩游戏是很愉快的事,她学得快、反应佳却不骄傲,有时候还会帮忙一些学得比较慢的同学,对于夫子交代的作业从来不延迟,因此,水灵清透的小美人人缘好,男的女的都吃得开。

  “好吧,真的不行的话拿来问我,别忘记我这个空前绝后的天才。”他的自负数十年如一日,要求他长进或者稍微谦虚一点,唉,恐怕要等到老天下红雨。

  她坐在阳光微洒的甜桃树下,一语不发的瞧他。

  随着年纪增长,黑凤翥轮廓变深,加上那一身不变的狂放气息,叫人怎样都难以忽视。

  就像现在,他随随便便躺在这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我的表现是最好的,唔……”这是一种说不上来,很微妙的自尊,她不想让别人瞧不起她,而会读书变成她很重要的凭恃。

  “这么喜欢书本啊……”喜欢到这等程度,他微感讶异。

  “我要多学点东西,甚至学做生意,将来好报答老太君。”

  罗敷扔了桃核,小手玩弄着腰际的如意荷包,娇小的身子沐浴在细碎的阳光下,有种稚弱却坚决的美丽。

  “你以为做生意这么简单,而一个女子出去抛头露面是好事情吗?”黑凤翥呛了下,明白做生意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她不吭气。他为什么老爱打击她?又不爱她读书识字,又不肯让她学做生意,独当一面。

  “我不想当米虫,没有一点贡献!”

  “你的存在就是贡献。”

  罗敷摇摇头。听不懂哩,听不懂他话里头是什么意思。

  “我要回去了,不想听你说这些。”

  她不看他,黑凤翥半坐起自己把眼睛凑上,大大的手掌覆盖上她的头。

  “我还没有说你可以走!”

  这样就想打发他喔,不行!

  看得出来他又不悦了,眼睛往上吊,像在跟谁生气般。

  有时候她不是很喜欢他这么霸道的行为,可是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一种感觉……

  “说!我不喜欢你心里头藏心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