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直到一个爆票敲上他的头。

  “嘎,谁打老子,找死啊……啊,阿翥,有话好说干么动手动脚的,你没看见我正在料理这些辣椒帮的小角喔。”抱着一点也不痛的头站起来,他大眼浓眉,英气勃发,因为挂着笑,脸上的线条看起来亲切好相处,不像浑身长刺,孤傲无比的黑凤翥。两人身高相差无几,站在一块儿,各有引人注目之处。

  “没事弄这血腥场面给谁看?”本来说好出门闲逛的,却搞出这一段,要练功多得是时间,真是炫耀!

  “等你的时候手痒嘛!”

  “把手剁掉算了!”

  “没办法,天生父母给的,剁了不能帮你打天下,我娘也会伤心。”万虎耳仍是笑,轻轻松松地,不知真假。

  “你好斗就说一声。”真是,爱牵拖!

  “不跟你讲了,我看见小美人耶。”他蹲下来,魔爪朝着罗敷粉嫩的脸蛋就要摸去。

  雪白的对襟薄袖衫子,宽口裤,裤管、袖口还有襟边,全部是粉色的荷花,衬得小美人雪白肌肤更加诱人,尤其那花朵似的嘴唇,眯起来只剩下一条缝的眼儿……害得他手痒,痒得想蹂躏她的双颊。

  “啪!”

  “你又打我!”捉着出师未捷已见红肿的手,色狼哀嚎。

  “用眼睛看不许出手。”这是给予老友最大优惠待遇,超出此限——杀无赦!

  “你居然为了这么幼齿的小东西打我,见色忘友,可耻……呃,是我可耻,不要脸,丑八怪……”接到黑凤翥不忽而威的眼神,万虎耳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终至自动消音。

  “她看起来有点眼熟……”他左瞧右看,仍然不死心。

  “你还要看多久!”黑凤翥用足以冰冻三尺的眼神谋杀老友,专心研究罗敷的万虎耳却丝毫不觉。

  “再看一下……她是不是那个被你弄伤的丫头?”

  “是又怎样?”啰嗦!

  万虎耳露出好奇的神色,简直对罗敷着了迷。

  “很可爱,看起来真讨人喜欢。”

  黑凤翥眯起了眼睛——得寸进尺的家伙!

  “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儿?我叫虎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万虎耳。”见色心喜的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也有一个容貌不输给罗敷的亲妹子,他现出胳臂上的肌肉显示他的勇猛强壮。

  罗敷的甜笑有点勉强。虽然不是很喜欢刚才这个哥哥打架的样子,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可怕了。

  “我叫罗敷,大家都叫我敷儿。”

  虽然对答清楚,她却不忘悄悄拉住黑凤翥的大拇指,对他的信任从小地方表露无遗。

  万虎耳手叉着腰,“你叫我虎哥哥,叫得好听哥哥带你出去玩,吃喝玩乐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豪气干云的人只想听听可爱的小女孩叫自己的模样。

  “我已经有很多个哥哥了,要是可以,罗敷想要姊姊还是妹妹。”她一点也不给面子。

  “我来当你的夫君吧?当然,现在你还是喊我虎哥哥就行互了,等你长大还是这么漂亮,我就娶你好不好?”有这么精致的娃儿当新娘挺不赖,万虎耳飘飘然的,要是腋下有双翅,怕是要飞了起来。

  “你最好不要有那种念头!”黑凤翥生硬的声音穿入万虎耳的耳朵。

  咦,哪来冷飓飓的气?

  “逞逗她,说笑也不行嘱。”他这兄弟哪根筋不对了,活像他不小心踩了他家的祖先牌位一样。

  “劝你不要。”他皮笑肉不笑的。

  “嘎!好不容易有个不怕我的小可爱,我还没吃到嘴就要吐出来,不要啦。”两人虽然同年纪,黑凤翥硬就是多了一股老大的感觉,有威势!他说不行就是不行,到嘴的肉飞了,呜……算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反正小美女还小,来日方长。

  黑凤翥牵着罗敷的手往前走,抛下一个人兀自在心中哀哀叫的万虎耳。

  “喂!等我!”他赶忙跟上。

  “阿夫,我们说好今天要去跟火焰盟谈判的,你带这小东西出门还谈得成吗?”他奇怪的探问。

  “有什么不能?”

  “也对,有什么不成的!”

  两个少年带着一个幼齿的小女孩远去。

  江山初创,还不成型,一个王,一个不大叫人放心的军师,一个幼齿的小喽罗,看起来阵容不怎么庞大。

  八岁的罗敷不小心踏入江湖。

  悠悠流逝的时光中所有人逐渐成长,少女的她并不知道黑凤翥的江山是她一手帮忙打下来的呢。

  第四章

  两年后。

  大清早,朗朗的读书声从耳房的私塾传出来,那儿私密性佳,静寂清幽,是个极好的读书环境,是老太君为了罗敷所设立的私塾。此刻,整齐的诵书声随风飘扬,就连在远处打好的仆人也不由得随着晃脑一番。

  一道疾速的脚步声突兀的传来,跨过瑰丽的垂花门,然后闯进一片读书声中,勾引了许多双原本全神贯注的眼睛。

  然而黑凤翥的眼中只有一身俏粉红的罗敷,完全忽略其他爱慕的眼光。

  一干年纪相仿的孩子分成两派,一派支持俊秀尔雅,风拓迷人的黑琦玉,一派支持个性外放、孤傲卓绝的黑凤翥,各拥山头,互不侵犯。

  “夫子,我想同您借个人。”他彬彬有利,黑眸深敛,不羁的气息舀贴的藏匿着,只让人看见斯文尔雅。

  上了年纪的夫子点点头。

  得到允许,他肆无忌惮的走到罗敷的位子旁,朝她勾勾手指头,“就你,把东西收拾收拾,跟我来!”

  “为什么是我?”她读书读得好好的不想出去。就差那么一点点,要是他多跟夫子讲两句话,她就可以藏起来,扼腕!

  “本来就是你,要不然我会找谁!”他的声音很低,低到只了有罗敷一个人听见,在旁人看来他正体贴的帮着捡拾书册、砚台,不过罗敷心底清楚这个里子、外表一样坏的人找她准没好事。

  想躲他,没那么容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