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回嘴啊,以为当个闷葫芦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平常他打死不肯多说一句话,这会儿撩拨起她的火气,又在那发什么愣?!手叉起腰来的四玉,恨不得把抹布丢到他脸上。

  “我是说三小姐人见人爱,就像我家小妹,你不也有个妹子?”

  “是啊。”这样说还像人话。

  来自不同地方的两人有个小小的共识,要不是为了家人,他们又何必到人家的屋下当下人,给人差遣。

  既然来了,护着主人就是这么的理所当然。不二心。

  咚咚咚哈的脚步声从楼下传上楼,罗敷甩着珠花辫子,一路嚷着进了门槛,“它们吃了,吃得好快,四玉姊姊、三同哥哥,你们一起来看,它们的嘴好好笑,好像瓢子喀喀喀的一下就把桑叶吃光了耶。”

  她极其兴奋,把木盒子往桌上放,看得津津有味。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小孩!

  今天,四玉和三同一个被派出门买东西,一个支援别的院落,两人一不在,罗敷就无聊了。

  可无聊的时间还是要打发。

  不得已,她只好自己发明游戏,就是跪坐在椅子上,下巴顶着桌缘轻轻的把手掌心打开,然后托高,想像小小的空间是间房子,里面很温暖,有爱她的人、陪她玩耍的人……她可以这样玩,一个人消磨半天时间。

  这里虽然好大,却常常是空的,只有她一个人孤孤单单,以前住西陇镇时,起码还有邻居,现在没什么人陪她玩,她只有看着外面的风景,可每天看着看着,好腻喔,要是风景也能自动改变该有多好!

  “喂,你发什么呆,我看你都在椅子上生根了。”属于变声期的嗓子,有些吸,但依旧带着不自觉的傲慢。

  黑凤翥长脚跨过冰格子花窗,轻轻松松落了地。

  他知道月前自己有了邻居,却没想过要来探望,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架了梯子就过来。

  僵硬的小身子听见人声,转头一看,眼泪扑簌簌的掉下。

  看她哭得泪痕交错,他暗声诅咒,“爱哭包,搬过来同我当邻居有这么难受啊,我会吃人吗?”

  招呼还没打,却看见一个泪人儿。

  两脚一分,坐上椅子的他还必须俯下身才能正对她的眼睛。

  他实在没法子生气,你能跟一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猫发脾气吗?

  而除了觉得她的哭没道理,不知怎么,还有一种奇异的情绪在他内心翻腾。

  罗敷很自然的趴上他的膝盖,双手抱着他的大腿继续哭。

  黑凤翥咬着牙,忍不住磨了磨,“你这把眼泪到底想哭倒万里长城还是哭得我头疼?”

  拾起婆婆泪眼,她小小的肩膀耸呀耸地,小腿落了地,小手却不肯离开他的大腿一分,一寸寸的偎过去。

  “罗敷……不要换房……间,不要……呃……一个人。”一句话说来断断续续口齿不清。

  瞧她这模样,黑凤翥与生俱来的别扭也没处可发。

  “我住你隔壁,谁说你一个人的?”他干么这么好心,爬梯过来还要安慰一个娃娃。

  “是吗?”

  “你看你恶不恶,鼻涕眼泪毁了我的新衣服,我早上才换的。”

  “呜……呃。”她还是老样子,只要哭就抽噎个不停。

  “算了,脏就脏,你也该哭够了,你爹死的那天,我看你也不是这么个哭法。”他想要掩嘴,话已经冲出口。

  “爹……”才说着,她的眼眶又漾满泪。

  黑凤翥一个头两个大,要是可以,他简直想先咬断自己的舌头。

  “人死不能复生,你懂吗?”他这件新衣索性牺牲得彻底一点,用来抹干她光滑柔嫩的小脸。

  “你当我爹爹……好吗?”罗敷拿红得像兔子的眼睛看他,擦干净的脸看起来可爱得不得了。

  “去,我哪里像你那酒鬼一样的爹,别拿他来跟我相提并论!”小鬼就是小鬼,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能听。

  眼看她刚止住的眼泪有再度溃堤的趋势,黑凤翥只好使出撒手铜。

  “想我带你出去就不许再哭。”

  带个小鬼出门,他肯定有根筋坏掉了。

  “奶奶说我不可以出去。”为什么呢?她实在不明白。偏着的头有着认真的神态。

  那模样,带着稚气,带着无辜,叫他方寸间没来由的窒了窒,动手揉乱她的发。

  “谁说不行,只是回府后不许张扬!”

  “好。”

  下一瞬,她可人的笑靥已经映入黑凤翥的眼。

  他的喉头像突如其来被东西梗住,他出神的看着,好一会才又开口。

  “走!”唇微勾,他站起身迈开脚步,长手推开冰格子门,外面空无一人。

  罗敷连忙跟上。

  右转过长廊,放眼楼楼两望,中间横着一道长梯。简便又好用的工具。

  “你怕不怕?”二层楼的高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八岁的女孩可就很算什么了。

  “罗敷不怕,反正你不会让我摔下去。”

  去,她哪来的笃定?

  黑凤翥稍低下身子,“上来,抓紧我!”

  笃定就笃定,又不会脱层皮,怕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