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琴分很多种,有七弦、五弦还有三弦,自然越多琴弦,能抚出来的音律越丰富,大哥这把‘春雷琴’始于伏羲……伏羲氏谁啊,这又是很长的故事了,你要听吗?大哥屋子里面有很多神话故事喔!”

  他还有很多没说,例如琴多以梧桐木所造,又称“丝桐”,至于她能不能吸收,听不听得懂,又有什么关系,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样年纪的小女孩相处,但是,凤弟扔给他的,他总是要尽力照顾。

  黑琦玉的性子是好的,起码在外表上看起来是如此,可没有人知道他骨子里的城府有多深。

  跟着黑琦玉,时间很快的滑过去,傍晚,下起早来的梅雨,整个天空阴沉沉的。

  外头雨色苍茫。

  黑凤翥借故回来,隔着雨丝帘幕,他看见一方阁的木造长廊上偎着两个人。

  漂亮的小女孩甜蜜娇憨的卧在大哥的膝上睡着了,脸颊粉嫩嫩的,呼息声均匀,看来睡得很安稳,大哥放下手中的书本,正细心的为她拉高往下掉的小毯,一旁的小几上有茶果甜点,目光触及她受伤的小手已经裹着白色的纱布,他暗忖大哥的心果然比女人还要细腻,不像他,粗糙、狂暴,浑身没一处优点。

  他一头冲入雨中。

  少年不识愁滋味吗?谁说的,在黑凤翥十二岁这一年,心中不经意的嵌进一个人。

  雨依旧,风依然,一切看似淡然,那一年的雨季却特别长。

  黑凤翥、黑琦玉十二岁的初夏,闯入他们生活的罗敷四岁足,是一株刚刚发芽的青涩春草。

  光阴悄悄走过,时间的河缓缓流动,载着船上的小女孩还有少年,轻轻泅游。

  青梅与竹马。

  第三章

  “你年纪不小了,从今天起,不可以再随便出门抛头露面,身为女子,你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虽然有点迟,总比什么都没有开始来得好,往后刺绣拈琴,莳花种草,都随你自由。”

  “至于礼节和学识,有专门的师傅来教导,做我黑府的人,一定要识字懂文,剩下的生活细节不用你操心,我会拨几个丫环给你,有事吩咐她们去做,明白吗?”

  鲜少见面的老太君带着庞大的随侍浩浩荡荡来到,开门见山的把目的说明,果然是厉害的当家,并没有因为忙碌忘记罗敷。

  黑府要养的闺女不能随便,就如同栽培名花一样,要施肥、要除草,还要用心灌溉,害虫不许靠近。

  把花养在楼里,最是安全,老太君经过一番考量后,将她安排住到水这二重楼一旁的楼宇。

  不过呢……她不无遗憾的看着罗敷的脚,这天足怕是缠不成小脚了,就是硬要缠,也不能有漂亮完美的脚型。

  这一大堆规定,听得罗敷懵懵懂懂,她张着俏生生的眼,还不知道自己逃过哪一项要命的劫数。

  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模糊强权的压力。

  而命令就是命令,从那天起,不管她去哪儿都有人跟着,即使如厕,也有个丫头姊姊跟着递纸巾、洗手水,连她发个呆,亦有人胆战心惊的来问,就怕她有个什么,想自由自在的玩耍?下辈子吧。

  扑蝶,总算是千金的游戏吧?但她宁可爬上树摘枣子。

  荡秋千?还不如钻狗洞;池塘的锦鲤好看啊?你也帮帮忙,鱼就这么来来去去,怎么看怎么叫人打瞌睡。想找朋友来玩?可以,来的全都要是娇滴滴的富豪女,喝茶、吃点心、抚琴、说书、比谁家有钱有势、比谁穿的衣裳华丽,这一套一用再用,终致倒了胃口,老死不相往来。

  胸口好闷呐!

  罗敷不喜欢处处被盯的感觉,刚刚她只不过随便叹个气便惹来一堆追问,唉,不好玩。

  她才八岁,过的好像尼姑和尚的生活,要不,她去找个木鱼敲敲,或者更真实些。

  “四玉姊姊,我们去玩。”

  忙着抹窗擦地的丫环挥挥手表示没空。“三小姐,你的书温了吗?别忘记师傅明早要你默书,默不出来别又哭了。”

  “三同哥,屋外的蝉叫得热闹,你陪我捕去。”

  她摇晃着三同,换来的是更温柔的拒绝。

  “你是千金小姐,爬树太难看了。”

  三同是个皮肤黝黑的小哥,年纪比两个女孩要长几岁,在这里司的是修理工作,大大小小能修、该修的东西都要经过他,他是乡下人出身,憨厚纯朴,唯一的缺点是死心眼,决心对谁好,就永不改变。

  她……好没人缘,大家都不喜欢她。

  她不知道的是,在这岛上老太君的话就是圣旨,他们只是下人,小心翼翼端着饭碗,就怕一个不小心砸了,又不是向天借胆,这等事,也只有二少爷做得出来。

  罗敷皱着一张悲惨的小脸,往一边走了开。

  “我们会不会太残忍了?”

  “唉,你说呢?”

  咬了下耳朵,两个放不下心的人放下手边的工作,悄悄离开了会儿,等再度回来……

  “三姑娘,你瞧,我在外面捡到几只蚕宝宝,我怕要养不活了,你可不可以帮我去外头摘几片桑叶喂养它们呐?”

  “哇,蚕宝宝耶。”本来毫无精神的罗敷眼睛亮了起来,把装着蚕的木盒子抱进怀里。

  “记住,要嫩桑叶喔。”三同朝着她的背影喊。

  “咚咚咚!”罗敷踩着不知轻重的脚步下了楼,开心的完全把目前礼仪师傅教授的莲步轻移给抛到九重天外。

  四玉看了忍不住大喊,“三小姐,不要跑,注意你的仪态……”但为时已晚,她已经不知去向。

  “别对她那么严格,三小姐还只是个小孩。”

  正在替水桶换木片还有绷条的三同想起家乡的么妹,心中不禁对罗敷多了偏心。

  “你啊,三小姐的心要是玩野了,看我们怎么跟老太君交代。”四玉略带严肃的瞧着已经不见人影的楼下。

  “小老太婆,烦恼这么多,三小姐那么可爱,我们就算多替她担待点也是应该的!”

  “喂,你说谁老太婆,别一到老气横秋的样子,了不起你也只大我一岁一个月又一天一个时辰,有什么好神气的!”四玉还略带青稚的脸有了很不一样的改变,嘟嘴、娇嗔一瞥,活脱脱十八姑娘一朵花的模样。

  三同看得怔在当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