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跟心意背道而驰的黑凤翥蹲下正在飙长的身躯,检机她的手心,继而把她抱起来带到一旁的人工湖畔,用湖水为她净手。

  “你还哭,要哭也有点道理好不好?”

  哭得泪涟涟的罗敷听见他声音中的软化,又接触到冰凉的水,一下忘了为什么要哭,分心的玩起水来。

  小鬼就是小鬼,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洗过了手,黑凤翥拉起自己的袍子擦干她手上残留的水珠。

  她的小手软绵绵的,掌心是可爱的粉红……他越来越像娘儿们,越做越顺手,在外人看起来像什么?好似十足的恋童癖!

  “好了,到别的地方去,别来烦我!”

  不料罗敷睁大眼,才不管他说什么,两掌往他眼前拥。

  “吹吹,痛痛。”

  “已经不要紧了。”嘴巴这么敷衍着,他仍是细心的吹了口气,看她舒服的眯起眼睛才松口。

  年纪小忘性快,罗敷一下忘了痛,像发现新天地般,小手一把拉住黑凤翥的长发,用力的拉扯。

  “你……我宰了……你!”他毗牙咧嘴,模样恐怖。

  眨眨无辜的眼,她被骇着了,等回过神马上扁起小嘴,又是嚎唤大哭,这一哭,哭得他肝火直上。

  “我数到三你最好闭嘴,-!二!三……”

  威胁对她无效,她依旧水闸全开,用魔音穿脑的声音茶毒他,表示她的不满情绪。

  黑凤翥绷着脸,把“大雨”不停的哭包给持起来,充耳不闻的往“天那一方阁”走去。

  天那一方阁是紫气东来岛的耳房建筑,跟另一边黑凤翥的住所“水这二重楼”恰恰执岛的两耳,两两相望。

  黑凤翥脸色难看的把罗敷扔给正在抚琴的黑琦玉。

  说也奇怪,一见到黑琦玉,罗敷立刻收起眼泪,冲着他露出笑。

  七弦琴音未歇,黑琦玉看着怀中蠕动的娃儿。

  “这是做什么?”

  “看起来她喜欢你比喜欢我多一点。”黑凤翥不知道哪来的酸意,口气沉得很。

  黑琦玉温柔亲切的模样,少有人会讨厌。

  “有吗?”

  “把她看好,我短期间不想再看到她,要不然,我会把她扔到海里喂鱼。”

  “呜……她又凶我!”被他的恶形恶状吓到已经是今天的第几回了?这个大哥哥很不喜欢她,她知道。

  “凤弟。”

  “谁都不能阻止我出门!”黑凤翥口气坚决,可看着她红通通的鼻头,不禁又有点罪恶感。

  “脚长在你身上,你喜欢去哪谁挡得住?有人绑着你吗?”

  一匹野马,他们根本不奢望谁拴得住他,依照他的性子,能在岛上安静待个几日已经难得。

  “看好她,我不想再当奶娘了!”

  “哦,我还不知道你奶过她?”黑琦玉笑得很含蓄,在另一个黑了脸的人眼中像得逞的狡猾狐狸。

  “别以为你是我大哥我就不敢打你?”

  “我怕,我怕了你……”说怕,但他眼中哪有半点恐惧,反而逗趣的成分居多。

  “无聊!”风一样的黑凤翥来又去,足音渐远。

  “罗敷妹妹,不哭了。”细细的擦干净她脸颊上残余的眼泪,黑琦玉气定神闲的安抚她。

  “换大哥陪你好吧?’”

  她点头,拍拍手,坐在他的膝上,花瓣一样的唇露出笑音。

  “喜欢听琴吗?”他对着她尔雅微笑。

  她用小指拨了下琴弦。

  琴音嗡然。

  “要听!”

  “你先告诉我,风弟有欺负你吗?”每次他接手的老是哭娃娃,真要不合适,恐怕要另外替她安置了。

  “他没有欺负我。”像听到什么污辱的话,她涨红了脸蛋,手指别扭的用力压着琴弦。

  她扁了扁红菱一样的小嘴,顿了很久才又开口,“他不喜欢我。”倔着的脸垂头丧气起来。

  “你别乱想,像你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女孩人见人爱,谁不喜欢你?”

  “大哥喜欢我吗?”

  “喜欢。”黑琦玉的嘴噙起一朵飘忽的笑。

  她咧开嘴,露出白灿灿的小牙,心满意足。

  “大哥教你弹琴。”

  “好!”不管他说什么,放了心的罗敷一律答应。

  在她眼中,无所不能的大哥要比另外一个人好多了。

  至于好跟坏的定义太模糊,她还太小,并不明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