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按照我刚才所听到的,是风弟闯了祸,把你给伤着了,”他用苍白纤长的食指指着排排坐的那些乡亲。“是那些人把你送来,想要讨公道。”

  “什么是公道啊?”对一个四岁的女娃来说,有些字眼尚在她理解能力外。

  ‘世道就是公道。”十二岁的黑琦玉显然也没有意愿讲解那艰深的问题。

  “那你会给公道吗?”她有追根究底的好学精神。

  “把你弄伤的人不是我,你要讨,要跟那个人去要!”黑琦玉手一指,指向黑凤翥。

  “啊,阿爹睡熟了。”罗敷看过去,正好瞧见歪着脸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秦柏平,他嘴角还淌着唾液,肮脏的脸可能自他出门的那天到现在都还没擦洗过。

  “你的头叫风弟给弄伤了,你想要他怎么赔你呢?”发现她没了反应,黑琦玉把她的脸扳回来。

  “不过就一个口子,不用几天就没事了。”在家,她常常需要替爹爹拉风箱,被炉火烫着的机会多得比狗儿身上跳蚤还多,顶多吐点口水抹一抹就好了,如今这一点伤不算什么。

  “不需要赔银子吗?”

  她摇头,终于知道那些大人们把她抬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了。

  他们是想替她要银子,要不然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

  她今年四岁,一、二、三、四的四,可是她很聪明,已经会照顾爱喝酒的爹,也明白很多事情,不像同她年纪的女孩只会傻呼呼的流口水。

  “你的眼睛像猫。”黑琦玉发现她在深思。

  “猫?那是什么东西?”

  “是动物,不是东西。”他慢慢解释,平常跟谁都不亲近的他干脆席地坐下,表现了空前未有的兴趣。

  “你家有吗?”

  “我房里就一只。”

  “我想看耶。”

  “好啊,你站得起来吗?”他喜欢这个小女生全无畏惧的眼睛,有时候像兔子,有时候又像猫。

  “可以。”

  站起来有什么困难呢?她一向健康,身体没病没病,对她示好的这个男孩看起来就不是很有力气的样子,她都站直身子了,他还没起身。

  “要我扶你吗?”但是……扶他好像是很不得了的事情,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黑琦玉定定往前望去,慎重考虑。

  罗敷发现,黑琦玉星星似的眼光越过她,看着他的弟弟。

  黑凤翥墨黑的眼散发凛然锐芒,直盯着黑琦玉,完全无视罗敷的存在,仿佛这头压根没她这人似的。

  罗敷的眼光在两人身上徘徊,想不通两个男孩干么要这样看来看去的,有话可以直说啊。

  “我要你帮的是另外一件事。”黑琦玉慢慢地说。

  “你说。”她也不吸唆。

  “你去把那个人带来这里。”收回眼光,黑琦玉笑笑的道。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是因为那个男孩的脸很臭吗?

  似乎没有料到她会有这么一问,黑琦玉愣了一下才回答,

  “你看我不方便啊。”

  罗敷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来他哪里不方便。

  “不方便要赶快去茅房,要是拉在裤子上就不好看了。”还很臭的呢。

  “我说的不方便不是那个方便!”鸡同鸭讲到底是鸡受不了,还是鸭子会先抓狂?

  “是你自己说不方便的。”她理直气壮的顶回去。

  算了!黑琦玉不想再跟她争辩。

  罗敷拍拍自己的额头,眼光不经意的跟大厅上的黑凤君一触,他凶恶的目光威胁的射过来。

  干么?她横了回去。

  黑琦玉可没错过这一幕。

  “我不去了,他活该!”翻脸跟翻书一样的人天下多得是,又不是只有她一个这样。

  黑琦玉有些惊诧。“这样子啊——”他拉长音调。“你也觉得他做得过分喔?”

  想起自己受伤的经过,罗敷不假思索的接道:“何止过分,根本是嚣张好不好!”

  低头细想了后,黑琦玉也改变主意。

  “那好,我带你去上药,这里的事我们不管了。”

  赫,原来他是准备要来插手管事,不是冲着她来的。

  “你对大庙很熟吗?”

  “那当然,你忘记我住这。”

  她想只是逛逛不打紧,于是跟着病弱的黑琦玉出了厅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