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哈。”她冷笑一声。

  袁畿一个头两个大。

  “我来了那么久,你还是不曾跟婆婆提过这件事,一次都没有。”其他的事她都不计较了,惟独这桩,她想从他嘴巴昕到不一样的。

  “亮亮,在这里我没办法跟你详细讲,你等我回家,我会陪你好好说清楚讲明白的。”

  “是吗?”她的声音像闷在水中,没有起伏。

  “是的。”他梭巡着亮亮的眼眸,但她别开了脸。

  “放开我。”她如女王般命令着。

  袁畿听话的松开手掌。

  亮亮走了几步,她头也没抬,尽管努力控制情绪,但声音还是发抖,伤心难平,她爆发力十足的旋转过头朝着袁畿怒叫:“姓哀的!我恨你!”声嘶力竭。

  吼完,她如子弹头般的冲过许多人,踢开拦阻她的桌椅,钻进刚好停在这一楼的电梯,身形消失。

  袁畿追到电梯口,眼睁睁的看着电梯数字直直落,一拳敲上大理石门面,平常的什么冷静、什么沉着一概随着亮亮撂下的话全然无踪。

  从来没有人能把他搞得如此心神大乱。

  “袁总裁,我们继续刚刚的研究吧——”有人支支吾吾的走过来。

  在商场上打滚又能成为个中翘楚的大老们心中都有一把尺,这尺,可以随时度量事情的重要性,在衡量之余,钱,自然没有任何事情比得上它的重要性,更何况他们谈的可是大笔大笔的进账。

  人算什么?女人,连算都不用算!

  有了钱财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我要去追她!”袁畿几乎把另一台电梯的按钮按到冒烟,电梯门一开,他头也不回的撇下那些人。

  可冷清清的街道上除了路灯还有那些万年不变的古迹,什么都没有。

  亮亮早就不知道冲到哪去了。

  “亮亮——邬亮亮!”他粗哑的叫声只是惊醒了不知道在哪栖息的鸽子振翅乱飞,捣的月光破碎。

  “小妹妹,你是大陆妹还是日本人?一个人踏在大街上做什么,乌漆抹黑的晚上有很多坏人喔。”

  听听,像不像诱拐小孩的人口贩子说的台词?更叫人狐疑的是他的声音细致的不像大人。

  “我不是小妹妹……”亮亮粗嘎难听的嗓子好像历尽风霜。而那人是刚出生的小雏鸭,她是老鸭子……简直没得比。

  “不是小妹妹也不能在外面逗留太晚啊,你终归是女生嘛。”

  “别管我,走开!”

  “人家一片好心耶。”喃喃的抱怨,撒娇又甜蜜,眼看他眼睛眨了眨就浮上一层水气。

  “走开!走开!就当你的好心被狗咬了。”亮亮才不领这情。

  受了惊的人忍住想哭的冲动,脚步声离去了,不到一会儿工夫又折回来。“你别又凶我,人家只是想问问你的普通话讲的很好耶,你是台湾人吗?我跟你是他乡遇故知喔,你说世界是不是很小啊。”

  人家、人家,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哇……你,别拿脸贴得那么近。”人吓人比鬼吓人更恐怖。

  他在喷泪。

  “你一定有着很可怜的身世,我刚刚走开,越想越替你觉得悲哀。”说时还不忘抽噎两声。

  妈啊,她哪里悲哀,她只是气愤的想杀人,莽莽撞撞的跑回袁家拿了护照钱包又跑出来,本来想一走了之,可是,夜深了,别说飞机没了班次,连机场的过境饭店也打烊很久了。

  她只好重新出来流浪。

  “到我家去,我很欢迎你。”至于家人嘛,那几关应该没什么难过的,就算户长有意见,他硬着头皮撒撒娇……多半不会追究。

  亮亮心情本来就很恶劣了,这个穿了件大风衣,要脸没脸,要身材看不见身材的苍蝇又一直在她旁边嗡嗡叫……简直是烦死人了!

  “我警告你惹火了我会很难看!”被冻的快要变路边尸骨的身体快要失去知觉,她超想拿这葛葛缠的人来暖身体!

  说完,亮亮离开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的喷泉边。

  他完全感觉不到亮亮想凑人的怒气,眼巴巴的还是跟上来。

  “喂,小妹妹,我买了黑森林喔,我看你的肚子叫了好多次,我分一半给你,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啊。”他只爱吃这家的黑森林蛋糕,可是天黑以后家里的那批恶势力通通不许他出来,他只能用偷溜的。

  亮亮越走越快!

  他差点跌跤,还是奋力的追过来,嘴巴还是叽里咕噜个没完。“你知道黑森林的好吃不是在上面那层厚厚的巧克力喔,是蛋糕夹层里面的黑樱桃……小妹妹!你走得太快我跟不上耶。”

  蛋糕本来就很重了,风衣也不是他的,要出门嘛,所以就随便偷了户长大人的衣服,哎呀,不合身的衣服真是绊手绊脚。

  亮亮非常用力的停下脚步,她真是受够了!

  “小妹……”以为亮亮终于愿意停下来等他,喜滋滋的加紧脚步凑上去。

  巴上来的脸正面迎上一记右勾拳。

  “啊,眼睛好多星星唉——”蛋糕掉了,脚软,人惨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