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呃,怎么口气又不一样了?

  “公司……今天有好几家公司的贵宾来拜访,总裁正在款待他们。”

  “他还有心情招待别人,哼哼,那我也应该用力的款待他才对!”没有把那个姓袁的修理的金光闪闪,她邬亮亮的名字倒过来写!

  直接抓起手套,她怒发冲冠的冲了出去。

  而老天像了解她的心情,天空竟下起雨来。

  外面茫茫的雨很快的吃掉了她的影子。

  兴师问罪的人被挡在电梯门口。

  今天的计划中并没有要见袁畿这一项事情,所以亮亮自然不可能把ID卡随身放在包包里。

  轮班的警卫没有见过亮亮自然不肯接受她的说辞,打死也不肯让她闯进任何一家公司行号。

  这幢大楼中的任何一间公司都是大企业,就算一只蚂蚁……一个不起眼的东方女生也不能放生。

  “对不起,我会付你医药费的。”她抱歉的说。

  警卫还没反应过来,鞠完躬的亮亮面无表情的发难,扬腿,一脚把保全踢到柜台旁边呻吟。

  拿了警卫的晶片卡,亮亮没有丝毫不安,已经被怒火烧焦脑袋的她进了电梯,咬紧了嘴唇,目光凶狠的盯着上升的楼层,直到叮咚声响传出。

  她一出电梯,在办公室大门口刚好看到袁畿跟几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有说有笑走出来。

  她大字站在门口,杀气腾腾。

  袁畿怔住。

  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是怎么了?谁惹了她吗?

  “姓袁的——”她咆哮,恨不得把袁畿折成几大块丢进马里亚那悔沟,永远沉入地球的水沟缝里去。

  几个企业家被她火冒三丈的样子吓得软了脚。

  明明是个可爱的东方女生啊。

  “亮亮……”袁畿不懂她全身的火焰从哪来的。他看见的是她被雨浇湿的肩膀上一缮一绺凌乱的湿发,她好狼狈啊。

  “不许叫我,以后都不许!”她狂叫。

  “对不起,我……处理一下家务。”不得不向各家老板告罪,她看起来气的不轻哩。

  “你怎么了,全身湿淋淋,掉进喷水池了吗?”他好声好气的问。

  亮亮心中一痛。可恶,他还嬉皮笑脸!

  她踱脚旋身,瞄准袁畿的胸口,准备狠狠踹他两脚先消气再说。

  哪知道袁畿轻松的托住她急击门面强劲的力道,闪过她迅速而凶猛的腿踢,然后把她整个身子搂进怀抱,低下头在她耳边吹气。

  “你发那么大脾气,谁欺负你了?”

  他还敢厚着脸皮问!“就是你这王八蛋,你这该死的骗子,你为什么不去骗别人……呜……却来骗我?”她怒不可遏的音调到后来走音不说还狠狠的哽咽了下。

  袁畿把她钳制住,不只双手,双脚也不能动弹一下。

  原来他这么强……自己还不要脸的说要保护他,这下,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制住了她,原来……原来什么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亮亮本来就被雨淋的苍白的脸更不见了血色。

  她的眼浮上一层雾气。

  “亮亮,你讲理好不好,我骗了你什么?只要你能说出来,我绝对招认,但是没有的,你也不能随便诬赖我。”他尽量放缓语气不去激怒像头母狮子的亮亮。

  她气得哇哇叫:“你还有脸说,你还好意思说,你为什么不去撞墙壁!”

  她口不择言的要他这未婚夫去自戕……他用指腹抚上她因为气愤而红通通的小脸蛋,冷静的想要把事情弄清楚。

  “要是撞墙能让你气消,我会考虑。”

  “你这王八蛋加三级、你利用我躲避那些该死的记者狗仔队,你把我当烟幕弹,你根本不可能嫁给我,你从头到房只是把我当猴子耍!”

  听完,袁畿沉了脸。

  “你这些话从哪里听来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我是利用那样的时机,但是我没有利用你。”

  亮亮震惊的傻了眼,他竟然这样玩弄文字!

  她傻住很久,僵硬的身体也忘了要挣扎,茫茫的眼波从袁畿那张她怎么看都不厌的脸转到地板,再从地板看向自己的脚尖,脑子一片空白。

  袁畿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本来怕她用力挣扎而制住的手也不再使劲。“亮亮,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我叫人送你回家,我们回家再谈,可以吗?”

  都到这样的节骨眼了,他还是以工作为重。

  对呀,她来了好些天里,除了落水被子弹打伤那几天,他每天也是清晨出门,不到晚上九点绝不进门的。

  她还傻里傻气的没有感觉。

  他只是敷衍她而已。

  “回家——是该回家了我。”

  袁畿没有发现她的表情比刚刚更不对了,他以为亮亮接受了他的安抚招降。

  “亮——亮。”

  “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亮亮的口气平和不少,她以为自己会哭,但,没有,她的眼眶干得像死鱼眼。

  “你说。”见她不再发狂,他心中安稳了些。

  “你说要嫁到我家来只是说着好玩的。”

  “我是真心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