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他可不要身边全是一群分不清轻重的人。

  “我几时信用荡然无存了?”伊连迷惑的表情都清灵纯洁,纤尘不染。

  不过一打仗,就冲锋陷阵六亲不认的袁畿,居然有那么副柔情似水的模样,的确让伊开了眼界。

  果然,世界上没有一定的铁律。

  铁汉也有柔情的,只是看对象罢了。

  他朝袁畿勾勾手指,笑的比清晨绽放的花儿还要叫人怦然心动。

  “别对我这样笑,很恶心。”袁畿颢然是五英会中很少数,不把伊当病人看的那一个。

  “我本来好心想贡献你一个秘密。”

  “有话就说,别鬼鬼祟祟。”

  “不后悔?”

  袁巍的眉毛打结了。

  这个伊——肚子坏水,以前设计他到亮亮家去要书包,害他欠了人家人情债,打工打到几乎小命不保。

  再说五个人出来打天下时,每个人连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用了,他大爷就拿瘦骨如柴的身体当幌子,凉凉的在日本的大宅子纳凉。

  这种人,奸不奸,诈不诈?

  他还在心里翻旧账,只见伊纸人似的身材飘过来在袁畿耳边努努嘴,笑嘻嘻的咬起耳朵来。

  袁畿深邃的黑眸连连闪过精光,接着把眼睛放在亮亮平坦的小腹上。

  她粉嫩的脸蛋显得十分精神,一点异状都没有。

  伊的传声筒工作结束,飘飘飘的往他处去了,留下有些怔忡的袁畿。

  几分钟后,他表情迷离的把亮亮带往他的私人办公室。

  经过秘书专用室,碰巧撞见走出来的舍秘书,他先是错愕的张大了嘴,手捧的一大叠卷宗还往下滑落了好几寸,紧要关头才抢救回来。

  “总裁,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应该在台湾啊。

  袁畿面无表情,反倒是亮亮热络的对他摆手。“舍秘书,我来德国快要半个月了呢,你不知道哇。”

  他的确不知情,那受打击的表情显然不小。

  他防备的看着亮亮,那态度显而易见的跟以前很不一样。“你怎么来的?”

  他家总裁不应该跟她再有任何纠葛的啊。

  “畿带我来的,我住他家。”

  天大的事,他竟然不知道。

  “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忙吧。”无事上奏,退朝!即便有事,也改天再奏!袁畿三言两语,便叫舍秘书闭嘴。

  舍秘书化为木雕一枚。

  他家总裁从来都不是循私的人,办公室更不曾有女人随意进出过,这次,终于铁树开花,破例了吗?

  想不到他也有被踢出门的一天,他……也成了白头宫女吗?呜。

  慢着!这不是重点……

  “对了,”袁畿往后探出半个头。“我刚才跟柏德经理商讨下一季经营方针,你去知会他一声,就照他的意思去做,等财经部门把预算送过来,经费马上拨下去。”

  “噢,是!”公事砸过来他又一派精神了。

  好半晌。

  “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

  舍秘书这才回过神来;老板叫他滚蛋,他当然是要乖乖的滚,不去打扰上司的好事也是优良秘书的法则。

  “我……就去。”

  “舍秘书,待会儿见喔。”亮亮周到的礼貌也冒出头来。

  他两眼大瞪,挪挪眼镜。

  亮亮不以为意。她早就习惯舍秘书把她当妖怪看的眼光。

  “你跟婆婆提过要嫁到我家来的事情了吗?”亮亮拉了拉袁畿的袖子,很平常的口吻。

  “唔,还没。”袁畿的口吻也像谈天气一样。

  举步要走的舍秘书下巴掉到地上,胳臂上的文件悉数飘飘落地,一件不剩,然而,他身后华丽的桧木门早就关起来,留下一地静寂。

  “我想你想了一天。”关上的门里,他把亮亮往门上轻抵,凑上唇。

  她不由得慌了。“你胡说,中午都还没到……唔……”

  女性的芬芳充满他的唇扉,他直接用手勾住她的腰,封住了她软腻的唇瓣。

  她是这么柔软,唇舌吮吸纠缠,不想放开这份甜蜜的悸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