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我们今天要来谈的事不是我,是畿遇袭。”才瞬间时光,他又恢复“本质”的濮阳元枚,冷漠自持、扑朔迷离,不是单纯因为美食而轻松自在的那个濮阳元枚。

  “对不起,我不该提的。”伊淡如清泉的奇秀容貌滑过歉意。

  “伊,有时候我想,到底,我们四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你有透视眼吗?”或许,在任何人面前枚都能随心带着面具,在伊面前却不能,也不愿。

  他乏味的放下有些融了的冰淇淋。

  伊笑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你知道我是闲人,每天除了生病也没太多的事情能做,所以,串门子聊八卦就成了我的正业啦。”

  枚还要说什么,由远而近的声音却打断了他。

  “我听到了唷,你们到我家来吃吃喝喝是最终目的,说什么是为了我,害我差一点真的感动了。”门外进来的袁畿张着略显疲惫的眼,进了阳光室立刻倒杯咖啡凶狠的灌下肚子。

  他还以为这些年为这家伙卖命打拼,他们终于有点人性了,谁知道,牛就是牛,不管牵到哪都不会改掉牛的本质。

  他许多天没睡,煞黑的尊容阴森的可以。

  “怎么天气突然降温了,冷飕飕的……”枚还妄想插科打浑的把气氛调回到原来的温度。

  然而,却只换来更多人的白眼。

  “我们哩,是真的……真的很感谢你这些年的做牛做马,要不然公司每年可观的获利也不会通通中饱我们的私囊,但是——”阿曼吞了吞口水,做人不好太肉麻,老天爷要是看不过去劈下一道雷来,怎么办!所以,他讲话最凭良心了。“我们又没拿把枪在后面逼你为公司赚钱,你自己是工作狂、工作机械,能怪谁……”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因为头上结实的吃了枚丢过来的银汤匙一记。

  好委屈喔,他明明是诚实的乖宝宝,袁畿是那种除了会赚钱,其他都不会的人嘛……

  “畿,亮亮小姐会平安没事的。”终于还是伊说了句最有人情的话。

  “她会没事,但是,我有——事——了!”因为太过用力,瓷骨杯子竟然在他手中粉碎。

  哗,哇。

  袁畿感觉不到疼,是阿曼飞快抽了手巾为他止血,为他拿掉碎片,他才有了痛感。

  “喂,你不要这么激烈,我很不习惯。”阿曼拍拍老友的肩膀,是鼓励打气,也是支持。

  “我本来想息事宁人的,我反省过自己的商业手段有时候太过血腥,造成别人的损伤,可是,至少我的行为是完全合法的。若是我受伤,无所谓,我想说这样能让对方消气也不失为一个方法,可谁知道,却纵容出那些人软土深掘的恶质念头,他不应该挑衅我的,我不会轻易饶过那些让亮亮受伤的人!”他从来没有看重过自己,他的人生过的如何他也不曾在乎过,可是把无辜的人牵涉在内,那是无知的挑战他的脾气尺度。

  尤其,亮亮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人。

  这些不知道见好就收的人,惹、火、了、他。

  现场的声浪宛如被刀齐齐切断,每个人的牙缝都无端酸凉凉了起来。

  “要不是你水性好……莱茵河那段河道又是最多暗礁巨石,可见这批人计划周详,等你们到了那里才动手,存心要你们连尸骨都难以打捞,说实在的,你应该感谢我以前陪你去海水浴场打工练出来的救生员技术……唉,我还蛮想念我们一起打工的美好时光呢……呃,好好……别瞪人,是我离题,反正不管对方动机是什么,杀手都请出来了,别人打我们一个耳光,我们又不是傻子,当然要把另一个耳光要回来。”

  到海水浴场去打工可是阿曼人生惟一“辉煌”的成就。家教甚严的他别说打工,就连娱乐也是经过严格规定的,不过,以前的袁畿穷的快要被人脱裤,又骄傲的不肯受人资助,他只好去帮忙打工,当作尽朋友的一点意气喽。

  唉!动辄得咎的政治世家,真辛苦,幸好他早早摆脱了。

  可怜的是他依旧在苦海浮沉的哥哥们,呀,上帝,阿门!

  “别放这些马后炮,畿无原无故撞车的时候就该当机立断的处理了。”枚冷静的分析。

  “我处理啦,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叫什么……严松诚……对了,事发后,早让浙东送进笼子去了。”起因源于一桩体质不良的并购案件,小公司的负责人不满半生的心血被外国集团收购,想不开之余走上极端,第一次暗算不成还收买台湾狼集团公司的员工,探听到袁畿好端端的回到德国,竟然倾家荡产的买通国际杀手要置他于死地。

  而亮亮是那厢计划的无辜受害者。

  “内贼呢?”就算只是简单的问句,枚的表情仍是莫测高深的。

  “那个在畿车上动手脚的守卫我也让律师做了处置,我想革职这处分让他丢了饭碗也够了。”

  贪婪是人的劣根性。

  “那两个杀手,我要让他们在欧洲混不下去!”既然要玩大的,就大家一起玩,至于谁是赢家,谁会是输家,就大家走着瞧了!

  “没问题,你说话算数。”哇,好爽啊,可以名正言顺拿Wolf集团的公款来撒钞票,大快人心呐!

  “阿曼,不要太欺负人家。”枚是不想破坏气氛的,可是何曼偶尔玩到脱线也不是没有过的事,叮咛一下总是好的。

  阿曼用哀兵政策。“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你也太难了。”

  “算了,你自己看着办!”

  “不过,这样啰嗦的事情为什么是要我去办?”偏偏头,阿曼只顾着玩的脑筋总算发挥了一下功用。

  怎么搞到后来剩下他一个人做吃力不讨好的差事?金人其实也蛮花心力的。

  “因为我们要报答畿的大恩大德。”枚说来一点都不觉得肉麻。

  啥?

  “他努力赚了那么多年的钞票让我们高枕无忧的花用,帮他抓几条害虫,你做不到吗?”

  啐,几条害虫?

  好吧!别计较那么多,反正他在新几内亚的时候对付虫可厉害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