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芳子,我也带了瓶八三年的智利白酒,我午饭也在这打扰了吧。”舍老医师早就预谋好了。

  “那有什么问题,前天为了阿畿要回来准备的冷冻风熏鸡还在冰库,我叫人拿出来解冻。”有着日本名字的芳子婆婆跟舍老医师是相交许多年的朋友,两人有说有笑,也算是替枚解了尴尬。

  “你亲手做的?”远远地,还听得见舍老医师嘴巴内口水泛滥的声音。

  “嗯。”

  “我来的正好哇。”有门福啊。

  “我们多年不见,你就多留些时间。”

  “哈哈,在日本每天生活规律得不得了,还是你想的开,栽花种葡萄,数十年如一日的美丽。”

  “你的嘴还是那么甜……”

  两位老人家相偕出去,留下一室的安静。

  “让她睡吧,镇定剂会发挥效用,她有一会儿好睡,你也别太黏人,饶了人家小姐,我到阳光室去等你喔。”摸着鼻子,枚很识相的走开。

  “嗯。”袁畿微不可察的点了头。

  枚走了后,清静忧雅的起居室只剩下袁畿跟苍白躺在床上的亮亮。

  她毫无生气的样子让袁畿好不习惯。

  她总是活蹦乱跳的,就算安静的坐着,灵动活亮的眼睛也总是活泼她想看的地方,肢体语言更是丰富的让人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安静下来的一刻啊。

  这下,要安静,要她不说话,全齐了。

  可他就是一百个不愿意。

  他宁可她叽叽喳喳,像麻雀也好,像淘气的小孩也好,只要她转醒过来,什么都好!

  他握住亮亮放在被子外的手,轻声说:“你好好睡,我去去就回来。”

  亮亮没有反应;被暖日笼罩的她甜蜜如天使。

  他在她洁白的额头印上一个吻,这才离开。

  德式农庄很大,布幔外看得见院子中树花蔬菜瓜果宛如美丽的交响乐章漫进人们的眼瞳。

  那样的丰硕,在轻轻风中呼吸。

  时间,在这里,显得无用。

  隔着很有年代的窗棂能一眼看尽不远处的池塘及绿油油的草坪,开满紫色小花的池塘中有黄鸭跟肥猫一起戏水,更远处便是阡陌纵横的葡萄园。

  融合意大利复兴及巴洛克风格的阳光室有着英国味浓厚的花棉布长椅,锦绣质料的软垫还有各种恰到好处的装饰品,叫人爱不释手。

  几个人散坐各处,闲暇的品尝酒庄无限供应的德国红酒,还有芳子婆婆独家出产的袁氏派。

  德国夏天的水果拾地都是,黑樱桃更是个中极品,又甜又多汁的黑樱桃在婆婆的巧手烘焙下成为极品的鲜樱桃蛋糕,而黑樱桃派也是一绝。满满一桌子的点心。

  不过——

  还是有人吃到吵架……

  枚嘴巴咬着核桃小酥饼,手中捧着小红莓加红桑堪蛋糕,眼中还狠狠的相中南瓜跟香蕉拌在一块烤的甜点。

  “那个是我的。”

  阿曼才不鸟他,魔掌先下手为强,一大块甜点四分天下,一块进了晏伊容的盘子一块自己享用,第三块也是他自己……剩下最后一块,既然都吃了,不差最后一块。

  呜,好好吃喔。

  阿曼用力的吮着指头,才不管发出熊熊怒火的枚。

  “你到底回来干什么,这里一点都没有你的事!”天底下,惟一能叫那个濮阳元枚动怒的也就只有芳子婆婆的美食。

  眼前这应该在台湾享受温香美人怀抱的家伙居然飞来跟他抢食。

  孰不可忍!

  要不是畿回家,平常芳子婆婆根本不可能做出这么多美味的点心。

  他住在隔壁都哈的要死了,哪允许这些住在天涯海角的人来分一杯羹!

  “谁说的,你当我是那种有异性没人性的人吗?畿出了那么大的事,我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他英俊的脸上义正辞严,充满了兄弟感情,下一口,嘴中又塞进果实鲜美的奶油新鲜草莓。

  哇,哈哈,人间美味。

  看着兄弟阋墙,伊带着病容的脸微徽含笑。

  他的身体在金黄色的阳光照耀下,出奇单薄,像片纸,轻轻的,好像就要乘风飞去。

  然而,却有着难以言喻的力量支撑着他。

  他知道,那是满满的友谊。

  他也试了几口甜食,他的胃口向来比小鸟没大多少,为了婆婆的手艺已经破例吃了许多。

  放下银匙,用纸巾擦擦嘴。

  “我想,需不需要我去找两把剑让你们一决高下,然后才来谈正事。”他的桑声清淡若水,偏偏对这两头快要互斗的“公牛”效果奇佳,两人掀眉斗眼后马上烟硝味散了大半。

  “那个小子办事不力,每天只躲在家里拉大提琴,是我们三个人里面最打混的啦。”恶人先告状,阿曼摸摸已经七分饱的肚皮,准备暂时放过这些点心,留下几分肚皮晚上吃大餐。

  大提琴呐……

  “枚,你还在想……那只小蜻艇?”伊星目一闪,眉睫漾着明白。

  枚不动了,像遭到雷极……这也包括停下他吃的兴高采烈的栗子冰淇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