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袁畿身体掉出了栏杆外,值得庆幸的是他一只手惊险的攀住甲板的救生艇,双脚悬空。

  至于本来在晒太阳看风景的游客早就作鸟兽散,没有一个敢留在原地看热闹的。

  以为解决胖杀手的亮亮回过头看见袁畿竟然万分可怜的挂在船边,她一脚跨上栏杆就打算要去救人。

  女杀手怎肯她来坏事,一把小刀正确无误的搁在亮亮脖子上,只要稍微用个力,她就肯定没命。

  女杀手吆喝的斥骂东欧男子,虽然语言不通,再笨的人也看的出来她正要男人想办法把袁畿推下海。

  显然超出他们的计划太多时间,万一海上巡逻警察赶来,那就没得玩了。

  东欧男人不再捧着子孙袋哀鸣,平凡的脸上狰狞得不得了,他用皮革的靴子狠狠踩向袁畿的手,下脚毫不容情。

  “抓他的小腿,把他甩出去!”亮亮指点袁畿自救,哪知道她一出声,颈子就觉得一阵凉飕,接着疼痛感传达到神经,被钳制的手更遭到凌虐,她想,一定黑青了。

  她没空管自己,把脖子伸的更长。“姓袁的……你要是敢掉下去,我肯定去找你算账!”

  “我……已……经……在……努力……了。”袁畿上气不接下气。“小心你自己!”那把晃晃的刀子才叫他担心不已。

  两人还在互相担心,东欧男人却失去耐性,他掏出枪来对着袁畿乱射,乱枪中,他落水了。

  “袁畿。”亮亮尖叫。

  东欧男人朝着落水后激起的水花又补了数枪。

  亮亮气的失去理智,她空手入白刃夺走架在她颈子上的刀子,漂亮至极的左勾腿翻转,半途转为直踢用力的伸展她的腿踹向女杀手门面。

  女杀手遭击、吃痛后不敢置信的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亮亮趁机翻身跳进水中。

  袁畿,你可不能出事!

  然而,子弹还是比人快,她入水前也中枪了。

  线般的血丝从半空随着人窜入水中——

  血水四溅。

  “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吗?”响亮吼声的主人这几天很勤快的在农庄中跑来跑去,生怕稍微有动静就会吵的楼上的人儿不得安宁。

  这几天,袁畿好比热锅上的蚂蚁。

  当着医师的面他不好发脾气,怕医师因为他的脾气失去诊断的准确度,但是大夫前脚跨出门槛,他隐忍的怒气就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高烧,亮亮一直昏睡着。

  即使每个医师都说这是正常现象,袁畿就是不放心。

  虽是他家隔壁邻居,其实相隔好几公里外的芳邻枚美其名是过来探病,其实是负责接送远从日本来的舍老医师。

  大费周章啊。

  老医师是晏伊容的主治大夫,年岁已高的他在日本定居,早不替其他病人看诊,这次,算是晏伊容卖了个人情给袁畿,让他不远千里的到德国来。

  瞄了瞄像炸豆子乱乱跳的的袁畿,还有眯着老花眼正用听诊器为亮亮看诊的舍老医师,枚掏掏耳朵。

  “舍伯伯,您说要不要把噪音制造来源给轰出去,免的影响您的判断。”

  啊,简直是打狗不看主人,到别人家中还做出奴才赶主人的事情来。

  舍老医师专心在病人身上并没有回应,鸡婆的枚只得到袁畿冷的叫人打哆嗦的眼光。

  哎呀,真是不识好人心。

  仔细听诊后,舍老医生移开了听诊器,袁畿一个箭步过来为亮亮拉下衣服,盖上羽毛被,动作之迅速叫人叹为观止。

  连一块肉都不给人看,真是宝贝啊。

  舍老医师轻咳了下。“背部的子弹伤口幸好只是穿透过去,没有伤及内脏跟骨头,只要小心看顾,退了烧,好好静养,年轻人身体壮,很快就能够恢复健康的了。”

  他的话像颗定心丸,让毛狮子似的袁畿总算态度安稳了些。

  “谢谢您,舍伯伯。”

  “自家人不用客气。”舍老医师把医疗用具收进黑皮箱子里。

  “我叫人送您出去。”

  “袁小子,我老人家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对一个小姐这么关心,你这趟从台湾回来,喜上眉梢喔。”

  袁畿瞄了瞄故作没事人的枚。“到时候不会忘记请您来当我们的证婚人的。”

  肯定是哪个长舌公把他跟亮亮的事情大肆渲染过了。

  “没问题!枚小子,就剩下你这黄金单身汉要加油啦。”人活的老,果然是好的,能够眼见年轻人幸福啊。

  枚瞪瞪眼,盘算着要怎么假装才能混过去。

  老人家一啰嗦起来就没完没了。

  “我们去外面坐,今天有野蜂蜜烤的松饼,我去地窖拿了波尔多七五年的红酒,上次你不是嚷着要喝吗?”一阵清暖的声音插了进来,一点都不唐突。

  来人一身短灰呢毛外套,灰格苏格兰毛西装裤,立领白衬衫结了条浅蓝色丝巾,齐耳的银色白发,真是有气质到不行。

  她就是袁畿的外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