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你真是……伤脑筋。”亮亮心疼的说不出话。

  “以后不会了,因为我遇见了你。”

  她像此刻天空闪烁的星子,会一直为他耀眼。

  “笨蛋!”

  第七章

  莱茵河很长。

  从发源地的阿尔卑斯山一路北流,经过瑞士、奥地利、法国、德国、荷兰,而流经德国部分的就长达六百九十八公里,长度惊人。

  河中船只来往频繁,岩石、古堡、巍峨的教堂、美丽的寺院、两岸葡萄园连绵不断。

  和缓的气候,日暖天晴,搭着渡轮游河是亮亮没有经历过的,游客多在甲板上或坐或卧享受着娇丽的阳光,惟独她一手搭着袁畿买给她的美丽草帽迎风而立,倚着栏杆对着简图还有充当导游的袁畿叽里呱啦问个不停。

  袁畿瞧着她手忙脚乱,温柔的从她帽檐拉下两根缎带细心的在下巴处绑好,“这样就不怕被风吹走了。”

  她有些脸红,“我好耸对不对,大家都在看我。”

  “他们是在看哪来的东方美女,东方人在这里算很稀有的民族。”来到德国的袁畿表情模样都轻松许多,自然的发型被河风吹的有些儿乱,不穿西装的他换上贴身的无领针织衫,凭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性感,惹得女性游客频频投以青睐魅惑的目光。

  相较于别人的眼光,亮亮就自卑的觉得自己得到的只有轻视。

  谁叫她从上船就大呼小叫,遍地拾给的风景对她这没出过远门的人刺激太大了,每样都新奇的要命,同船的人频频投来看扁的眼光,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

  “对耶,我从法兰克福到这里看的都是外国人脸孔,在他们眼中……呵呵,我才是道地的外国人……”

  在法兰克福她见识到这欧洲重要的枢纽城市,全欧第三大的机场,频繁的班机起降,如水般的人潮,人性化的设备,叫人叹为观止。

  她这城市乡巴佬就趴在人家美美的落地窗前看飞机起降,看的直流口水。

  短时间呢,要逛遍莱茵河流域是不可能的,德国何其大。可塔着门口高速火车来往德国各大都市十分方便,只要亮亮愿意随他定居,他肯定会尽力的带她去认识这块迷人的土地。

  “我好想上去玩玩。”每经过莱茵河畔美丽的城市小镇,亮亮就吵着要下船上岸,袁畿就要重新提醒他们的目标不是这些小镇,若每个地方都停留,他们可能花上好几年也回不了家。

  亮亮只好嘟着嘴,百般不愿意的对照着路线图,任渡轮带着他们往法国边境的产酒高地走。

  “这块一百三十二公尺高的巨岩叫罗蕾莱(Lorelei)断崖,古代传说Lorelei这个女妖经常在岩石上梳理金发,迷惑过往的水手,使得渔人经常在险峻的河段上惨遭灭顶,其实呢,是因为莱茵河到了这个河段河道变窄,水流湍急,暗礁也多,古时候的船来到这边常常遇到不测才衍生出这样的传说。”袁畿克尽导游职责,渡轮每到一处,他就尽心的解说。

  “如果是辛巴达游记里面常常出现的那个蛇女妖,我想那些船夫看了不用飞的把船驶走才怪,不过,我也很想知道那个蛇魔女梅杜莎每天要用什么梳子梳理头上那些蛇哩。”她最爱看这类电影了,看过之后忘性也大,这下拿出来七拼八凑,张飞打岳飞,打的满天飞却是出奇得其乐的很。

  希腊神话拿来跟传奇故事比较,还能和稀泥,袁畿想想,露出了然的微笑。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两人偎在一起谈天说地,身边有时候也有其他游客来来去去,他们并没有多注意。

  洋人的身材多数胖大,常常是东方人的倍数,当一男一女各自在他们身边站定假装欣赏风景的时候,袁畿跟亮亮压根没发现这对男女用眼神互使眼色。

  身材臃肿的女人不经意的擦撞栏杆,手提的香奈儿包包要时掉落甲板上,包包里的物品也四散。

  “My God!”

  口红、粉饼盒,竟然也有零食点心滚到亮亮的脚边。

  她义不容辞的蹲下来帮忙捡东西。

  而航空母舰般的男人见机不可失,欺身向左,用他巨大的身体想将袁畿撞出栏杆外面去。

  谁知道袁畿也正弯下腰来,这一撞的力道大部分落了空,他竟误撞上亮亮。

  两人摔成堆,然而,胖大的东欧男人并没有放过袁畿的意思,嘴里进出一串亮亮听不懂的意大利话,带着手套的霸掌猛然朝挡住他的亮亮挥去,准备把障碍物扫除,专心对付袁畿。

  意外的是亮亮一把抓住那来势汹汹的拳头,前脚跟着猝然踢去——

  “哇……”只见对方抱着命根子直跳脚。

  就在亮亮顾着东欧男人这边,女杀手也没闲着,她用十指擦满蔻丹的手抓住袁畿的后领,意图去扳他的胳臂。

  袁畿看破他的企图。那可不行!他这只手才刚刚好没多久,再报废一次,恐怕就要去领残障给付了。

  手臂保住,却被女杀手一把扣住脖子。

  “你们是谁……”袁畿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女杀手叽里咕噜冒出一大串的意大利话。“#%&※○◎□$∮……”

  “……他居然请杀手!”被掐住脖子涨红了脸,袁畿的嘴巴已然翻紫。

  女杀手一个利落的相扑姿势将袁畿举起来,毫不费力的丢出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