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爷爷,应该说是我前辈子做了好事才能遇见亮亮的。”他一直这么认为。

  邬霸天闻言,呵呵笑了起来。

  他不只后继有人,连孙女未来的幸福也一并来到了。

  他就是中意这么有肩膀的男人啊!

  天很蓝,蓝到飞机飞过后的气流能明显的挂在上面很久,慢慢才化成棉絮没入其他的深蓝中,继而不留一抹痕迹。

  秋日的太阳软,不具杀伤力,亮亮呈大字形的躺在屋顶上。这里是她想心事的地方。

  她不像其他女生有很多可以啦咧的女性朋友,读书的时候也不跟其他同学分党派搞小团体,离开学校,也没有步入社会进公司,真要跟她谈得上有联络的也只剩下那个眼镜小学妹。

  小学妹大学考上了她志愿的传播系,还入主了台湾名声最响亮的电视公司,几年的奋斗下来,从跑马路新闻的小记者晋升到跟一群优异至极的国外“舶来品”竞争一线女主播,而且每天有上不完的课程,小学妹压根抽不出时间出来喝杯咖啡,更别提她也不好意思在人家最水深火热的时候火上加油,要人家听她这老学姐吐苦水了。

  阁楼外的屋顶,有块平坦的腹地,小时候,她想爸妈或是有没有办法跟爷爷说的话,她就会上这儿来消磨一段时间,自然就心平气和多了。

  细想,她哪是生气,是面子上挂不住,才使出终极手段先发一顿脾气再说,虽然这样的个性不可爱,但是,那个笨爷爷,就算她在男人堆里长大,有必要把话说的那么直接,就算她直爽的不拘小节好了,终究她也会害羞啊——

  “叩……的的……”不知道打哪来一粒小石子撞到瓦片后顺势滑进排水管,接着,又一颗,这次打到亮亮的肚皮,弹起来后掉在她手边,她随手捡了起来。

  “谋杀啊,上面有人耶!”她嘀嘀咕咕的爬起来,往下觑。

  下边,仰个脸跟她面对面的没有别人,是袁畿。

  她的心一跳。

  妈的,这样也跳,又不是几百年没看到,紧张个啥!

  她的秘密基地被发现,肯定是家贼。除了她爷爷,不作他人想,看起来她爷爷胳臂这次是彻底向着外人了。

  袁畿看她惊险万分的挂在屋檐上冷汗直流,忍着去将她逮下来的冲动,他指了指手中剩下的小石头,又指指亮亮手中的,然后就走了。

  啥,演默剧吗?

  亮亮一头雾水,侧过头来,打开掌心。

  唉,是张包着石头的纸条。

  她把石头拿出来,上面简单扼要的写着“饵”一个字。

  搞什么?!

  她是鱼,啐,他还是姜太公了咧。

  没有特别的挣扎,反正她早晚是要下去的,再说,她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急,就去看看那个姓袁的在耍什么把戏!

  从外面亮晃晃的世界回到合楼,一下子有点不适应,阁楼里堆满了多年来用不着又舍不得丢的物品,但是一支长梗的白玫瑰就躺在中央,花瓣上犹然沾着晶莹的水露。

  那花,是要给她的吗?

  亮亮有点困难的咽下口水。

  这辈子……呃,是这二十七个年头没有人送过她一朵花,就连路边的野花也不曾。

  她太中性了。一百七十一的身高,穿起裙子活像只长手长脚的蜘蛛。

  想想嘛,蜘蛛穿裙子,能看吗?

  读书的时候碍于校规,有几天一定要穿裙子上学,那种穿了底下一片凉飕飕的衣物,对她片刻也停不住的个性除了绊手绊脚,容易走光的坏处之外,她没半点好感,毕业后她立刻把裙子束之高阁,用不着说再见啰。

  白玫瑰花的长茎上系着第二张纸条。

  她照着纸条走下楼梯,在楼梯最后一阶差点踩到第二项礼物,那是一张酒庄的执照。

  她带着疑惑来到楼下。

  “这是我送你的第三份礼物。”袁畿站在一楼的楼梯口,凝睇亮亮循着阶梯而下。

  拿着一份不起眼的牛皮纸袋。

  “你搞什么鬼?”她天生没有温柔细胞,但是,天地良心,她实在不是要用这么恰北北的口气跟他说话的。

  老天,教教她温柔两字怎么写吧。

  “这里面是我全部的身家财产,包括你手中德国酒庄的地契、地上物,都在这里,从现在起,这些,都是你的了。”

  “你开玩笑?”

  没有,他那冰山脸哪有一分玩笑样,正经到没神经的人都看的出来有多严肃。

  “我是认真的,我要娶你,这些是我的保证,要是哪天我变心,就只能当乞丐去。”

  亮亮同手同脚的千下最后一个阶梯,因为太专注忘记阶梯还有一层,脚步跨出去差点就出糗,是袁畿强而有力的手扶住她,她才能平安的抵达地面。

  “你的手……”

  “要抱你,没问题的。”

  “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好的这么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