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什么?”她心情不爽的吼,这一吼,整个人却像电到般的移不动了。

  “你……没穿衣服,”她咽下更多惊恐,声音整个哑了。“是我脱了你的衣服吗?”

  她竟然犯下这入神共愤的恶行。

  袁畿不忍再逗她,安抚的拉住她快要拔光头发的手。“亮亮。”

  他的声音有种轻哄,有种诱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柔软。

  亮亮憨憨的抬起急红眼眶的脸。

  袁畿俯下头,对准她柔软滟潋的红唇亲下去。

  亮亮先是睁大鸟亮的眼珠,多年练功使然的反应让她下意识手刀就要往登徒子的颈子劈过去,可是……她为什么全身松软无力,一点女侠的威风都施展不出来?

  她吃错药了吗?

  “嘘,把眼睛闭上……”袁畿温柔的哄她。

  她不知不觉的弃甲,两人的躯体慢慢贴近……

  慢着!

  才阖上的眼睛霍然打开,她……她……她感觉到肌肤跟肌肤相亲的灼热还有奇异感。

  她跟袁畿都是光溜溜地——

  “哇!”

  她的叫声可谓响彻云霄,上穷碧落下黄泉,可能连死人都吵醒了。

  袁畿还没能多做解释,也没能安抚亮亮不知道如何自处的情绪,很不幸的,房间门乒乓两响之后,本来门禁甚严的闺房涌进一群拿枪拿棒拿刀的青面獠牙。

  袁畿迅雷不及掩耳的拉起毯子盖住亮亮,也顺势挡住她可能春光外泄的零点几的可能性,然后坦然面对众怒。

  半个小时后。

  因为亮亮的拖泥带水,所以换衣服的时间严重拉长,“奸情败露”的一男一女,其实只有亮亮一人痛不欲生的面对从小抚养她长大的爷爷。

  她局促不安像是犯下滔天大罪,眼神低垂只盼望有个洞可以钻进去永远不要再出来。

  相对的,坐在她身边的袁畿神清气爽的像是睡了场好觉、做了场好梦,美梦并没有因为苏醒而消失。

  袁畿看见她那紧张的模样,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握住她。

  亮亮才想发怒甩开他温暖的施与,继而转念,她实在没资格对袁畿生气,说穿了,他是……被害人,她才是那个“加害人”。

  她是个成年人了,不管做什么都必须自己负责承担,闹出这样的事来,她又怎么能一味的发脾气。

  这么一想,几乎要冒烟的脑子不再疯狂的穷转,事到如今,她又不是杀人放火,只是闹了个丢脸的笑话,相信爷爷不会太追究的。

  做好心理准备,然而,一抬头看见邬霸天那严肃若有所思的老脸,她想了半天的话又全数咽回肚子。

  在亮亮度日如年时,邬霸天却只是梭巡着眼前一对璧人,眼光落在袁畿身上。“你决定什么时候办喜事?”

  “当然是越快越好。”

  “可以,但一切得照我的规矩来。”

  “我都听爷爷的。”

  “好,够爽快,我就是欣赏你这股劲。”

  “停!”亮亮越听越不对……他们真当她是壁花吗?还是不相干的路人甲,竟然随便潦草的决定别人的婚姻大事。“……你们的眼中还有我吗?”

  “当然啊,我们不就在讨论你的婚事?”邬霸天一脸不解。

  “爷爷!虽然我跟他……我们有一夜情,你也用不着把我当隔夜菜这样推销出去!”一夜情,妈啊!只是个午觉,他们连一夜都称不上。

  邬霸天马上板起脸来,差点要拍桌子,他当了多年老大气势还是很凶猛,对于决定的事情就算对方是自己疼爱的孙女,也不会轻易让步,再说,像袁畿这么优等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没处找,他这笨蛋孙女还要往外推,简直是不可思议。

  “我们邬家绝对不允许一夜情这种事情,你既然做了,那惟一的一条路就是嫁人。”

  “你干脆叫我切腹算了!”老番癫的爷爷,这样就要叫她嫁。

  总而言之,这是她人生清白纪录上的污点,她必须负责!

  怎么负责呢,就是嫁给眼前这个被抓包而乐陶陶的男人。

  可恶透顶!

  “袁畿!”邬霸天才不理会亮亮的小孩子情绪,“你愿不愿意娶我家亮亮?”

  “我很乐意!”他果然是很乐的样子。

  “那就成了!”邬霸天不失海派作风,三言两语就把亮亮卖了,呃……不,是谈妥了婚姻大事。

  “要嫁爷爷你自己嫁啦!”她恼羞成怒,翻桌子拂袖而去!

  “唉,都是我不好,把她宠成这种脾气。”邬霸天叹息。

  “爷爷,亮亮只是不好意思,她没恶意的。”竟然留他这快要名正言顺的老公下来收拾残局。

  “这丫头,不知道自己烧了好香才遇见你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