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我没有。”

  “你没看到我正在气头上吗?”

  “有哇!可是我想握着你的手,让你慢慢说。”

  她就像涨到极点的红色气球,一放气咻一声,成了没力气球。

  亮亮把手藏在胸前,下巴扬的高高的,像个女王。“姓袁的,我今天郑重的告诉你,不管你跟我爷爷谈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条件,我不会嫁给你的!”

  “你不会嫁给我……因为要‘嫁’的人是我。”他笑的春风满面。

  她本来瞪着袁畿的眼光一寸一寸退缩,回到自己的小脚尖上。“我一定酒喝太多,头脑不清楚了。”

  她摇着越来越不清楚的脑袋。

  “我并不是眼光高,也不是没人缘,可是时间咻地就跑过去了,我也变成这样……但是,我也不想就随便跟没感情的人送作堆,你跟我不同,男人的身价不是建筑在青春美貌上面,你为什么要答应爷爷入赘到我家咧?”

  没等到袁畿的回应,她又把心事一样一样挖出来。

  “我就是这么平凡,一无可取,可是为了年纪大而结婚不是更可怜?我也不想一直被爷爷碎碎念,我也有想结婚的念头,也想跟自己心爱的人结婚,而不是随便相亲认识还是马路上不三不四的人都可以娶我。”

  “你说什么要入赘到我家,我的行情真那么惨淡,要你用这种方式来报恩吗?”她的心事没有人了解,反正大家都认为她是个神经比手臂还要粗的男人婆。

  心事?那是淑女专有的权利。

  “亮亮……你真的醉的厉害,我去买热茶给你喝。”袁畿看她说的激烈,拳头挥来舞去,等下会闹出人命,想把话题扯开。

  “好……我要跟你去,你瘸着脚,被人欺负了我可不答应。”酒精催化下,她直觉不想离开那好舒服好舒服的泉源。

  第六章

  直觉不想离开那温暖让她心安的泉源呐!

  ——只雪白晶莹的大腿从缇花被子上跨过来,然后安稳的压在上头,一只光滑象牙色的手臂也不安分的啪声打上某个心满意足的人脸上。

  因为力道不小,又敲在最脆弱的鼻梁上,受害者立刻就醒了过来。

  他的大手拎着突袭他脸的凶器不禁漾出少见的笑容。

  小麦色平滑的胸肌坦露着,黄金比例的身材直没入薄毯下,可以想见毯子下的完美部位多么的叫人流口水。

  他瞧着那顶着一头凌乱短发的俏丽脸蛋,因为甜睡,晕红在她可爱的圆脸上,显然,不管经过多少年她那像布丁般触感的粉脸还是教人想一摸再摸。

  他没有无忧无虑的童年,青少年就像老头子一样老成。

  没办法,每天饥寒交迫的日子,他的脑子除了赚钱跟吃,再也容不下其他。

  袁畿生出玩心,他呼了口气,吹开落在亮亮额头上的发丝,大手顽皮的掠过她黑翘的眼睫毛,喝,原来她象牙色调的脸颊有些淡淡的雀斑,可是那一点也无损她的清丽。

  感情来的甚奇特,止息的时候就算在身边也毫无感觉,然而,时间到了,重新相遇,如潮似水的情感涌出,像是突然站在悬崖峭壁上惊心动魄。

  而熟睡的亮亮感觉到有什么讨厌的东西一直骚扰她的好眠。

  啪!觑准时机她伸手一拍,奇怪的是竟然落了空。

  咦,她的纤纤素手向来打苍蝇蚊子最准了,绝少落空啊!

  “你连做梦都想打我喔。”调侃的声音传进了她刚刚起作用的耳膜。

  她豁然睁眼,焦距还来不及对准。

  “谁?妈的!怎么是你!”

  唉,开口就问候人家的妈妈。

  “不是我,那你想跟谁上床?”

  亮亮的脑袋还没能理清为什么袁畿会跟她一起躺在床上,又被他超级劲爆的话给吓得僵硬在当下。

  她瞪着跟自己凑得近近的男性脸庞,这才看见自己的大腿还老大不客气横跨在人家的腰上。

  轰!

  就算气油田爆炸失火,也没她脸上热气蔓延到耳下的惨烈了。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是你硬把我拉进来的,说睡午觉要有伴。”

  屁啦!她什么时候有睡午觉的习惯还要带上一个男人?

  她乱糟糟的抓着本来就乱的短发。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天呐!

  她发出惊喘恐叫。

  “我喝醉酒对不对?”其余的……可恶,宿醉的头可不可以不要痛,让她想清楚再说?

  不过要是宿醉可以商量就不叫宿醉了。她的头还是痛的像是几台砂石车辗来辗去还顺便倒下满坑满谷的砂石那么吵。

  好心情欣赏着亮亮慌张表情的袁畿也很配合的点头。

  “你要负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