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无辜遭殃的细汉没敢吭声,因为按照目前炮弹隆隆的趋势,别说有他开口的余地,怕是一张嘴就会像刚刚那样……所以,他委曲求全的把饭端到别处去吃,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

  “是啊,我觉得没有比这样再方便而且容易的事情了。”无肉不欢的邬霸天好整以暇的大啖红烧牛肉,一点也不觉得以自己七十几岁的“芳龄”实在不适合再吃这些油腻难消化的食物;再加上他每吃一口饭定要咬一根红艳艳的台湾辣椒,跟亮亮白饭上的一片火红有得拼。

  “爷爷,我不是猪肉摊上论斤秤两的猪后腿吧?”随便就叫人夹去配,没天理啊,虽然她的行情真的很差,二十七岁,男朋友的交往次数还挂零蛋,业绩惨不忍睹。

  “呃,当然不是。”搔搔山羊胡子,要怎么说才能说服这死心眼的孙女,她在别人眼中虽然太过粗枝大叶,但是在他眼中是另类的优秀,她身上的优点是平常那些女孩子不可能有的。

  譬如说勇敢、坚强、实在。

  这才是她特别的地方啊。

  “就算不是,您也不用把我贱价大拍卖,许配给那个姓袁的!”

  “他不错,百一选中的男人。”

  “您拿了他什么好处净说他好?”

  “当然有我的理由,根据我的调查——”他用巾子擦了擦嘴,慢吞吞从伺候的大丛手上接过来一叠数据。“Wolf集团最早只是日本一家未上市股票的小贸易公司,创始者交棒到第二代也就是晏伊容手中,可惜那个少年体弱多病,体质不好的公司加上健康不良的掌权者,这家公司只有释出股权或宣布倒闭这两条路可以走。

  “可是让商业界跌破眼镜的是,大家不看好的晏家少爷将年少时结交的四个朋友全部拢络到公司里,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让默默无闻的公司起死回生不说,它多元化的触角经营,竟然在十年内跻身欧亚知名的上市公司。这群为Wolf集团打天下的新血中尤其以袁畿的成绩最为亮眼,他一个人负责了整个欧洲的事业版图,听说他这次会在台湾公司露面主要是为了重整这边的企业体。亮亮,你说爷爷为你找的对象会随便吗?”

  “爷爷,我才不管他是什么跨国总裁还是阿猫阿狗,他是座万年不化的冰山,我看到他的脸就倒足胃口了。”

  “你把冰山溶了不就可以了。”

  吼,还说风凉话。

  “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亮亮啊,不是爷爷卖乖,只要有心,没有办不成的事。”

  邬霸天话锋一转,忽地感性说:“亮亮,你也知道爷爷年岁大了,再活没几年,我那不肖儿子跟媳妇死的早,两人手牵手到黄泉路上去了,邬家的香火就剩下你,我本来也想顺其自然的看着你嫁人生小孩抱曾孙,可是咧,你都二十七了,实在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对象,刚好呢,袁畿送上门……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俩本来就是旧识,要谈感情不用重头开始,你们只要重修旧好,到时候感情一日千里,我要抱会孙,事业继承有人……”差点说漏嘴,若一个不对又惹孙女翻脸就不妙了。

  “爷爷,您讲了那么多话不口渴吗?”

  “是有一点。”孙女反性子了吗?竟然会体贴的关心他的需求。

  亮亮不怒反笑的将自己面前的水杯砰地放到鄂霸天面前,俏脸比冰还冷冽。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你自己。”

  “哪有!”

  “我已经跟公司老板谈好,今天开始上班,至于房间那个你请进来的‘神’,你自己去搞定!”她故作优雅的擦嘴,进房拿包包、换衣服,又堂而皇之的从邬霸天眼前走过去,出门上班喽……

  她前脚才出门,袁畿缓慢的拄着拐杖由房里出来。

  “怎么办,我说服不了那个倔强丫头!”邬霸天垮下老脸,想当年到处征战的霸气用在自己乖孙女身上就像入了泥海,完全不管用啦。

  “让她去吧。”袁畿把紧迫盯人的舍秘书“扔”回公司,不必面对他那欲哭无泪的表情,整个人轻松不少。

  让她出去经历社会也不是坏事。

  “我以为你会想要把她留在家。”

  “职场旗帜鲜明的派系不适合她,可是硬是不让她出去她会别扭很久,倒不如就顺着她的心意,时间到了,她自然会想通的。”他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于一时。

  硬压着水牛的头喝水,只会得到反弹。

  “你这么明理,我就放心了,现在我的胃口又回来了,大丛,多拿副碗筷来!”

  “我不适合吃这些重口味的……”他可没漏看餐桌上惊人的麻辣菜色。

  这家人一大早就吃辣,这让他想起很多年前恐怖的经验。

  “胡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辣椒这种东西多吃健胃整肠帮助消化,多吃点……”邬霸天殷勤得过头。

  难得嘛,桌上有个即将成为邬家乘龙快婿的男人,不好好锻炼一下怎么可以。

  袁畿头皮发麻。

  想不到吃辣是邬家家传。

  他永远不会忘记年少时被亮亮强迫到小面摊去吃面的事情。

  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她吃辣的功夫。

  然而,为了那次嘴馋,他付出惨痛的代价,那就是连续拉肚子拉了三天。

  从此以后他远离辣椒,只要哪样菜有这玩意绝对敬而远之。

  想不到……他不会又要回到噩梦中吧!

  谁来救他?

  什么叫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色狼!也不瞧瞧她邬亮亮是谁,竟敢随便对她伸出狗爪,哼哼,一个完美的过肩摔摔得他起码断了两根肋骨……听他哼哼唉唉的哀鸣,搞不好更严重,不过……她的下场也没好到哪去,被勒令立刻款包袱走人,没面子的是还被警卫架着走出公司大门,当她是恐怖份子对待。

  哼,猪头上司!

  打着总经理的招牌就随便吃女性员工的豆腐,更怄的是同事们居然没一个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

  那些人简直是没种……歪……呕啊!

  职场没义气,唉,义气不值半毛钱。

  其实这又怎能怪别人,她充其量只是个送公文的小妹,既没有强力后台撑腰,也不是实力坚强的空降部队,何况……又高龄二十七了,过了这山没那山……可恶的猪头经理,每句话都刺得她心淌血。

  咕噜咕噜……仰头灌了一大口从便利商店买来的啤酒。

  其实,她在意的是这样回去,不会被嘲笑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