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好好好!这才像是一家人。”邬霸天乐的像捡到宝藏。

  几句客套话后,袁畿转向仍然没什么进入状况的亮亮。

  “看虾米?!”亮亮盘起手来,摆出架式。

  马上,她头顶着了邬霸天的一记热爆栗,然后头被用力的往下按。

  “我教导孙女无方,别见怪!”

  “爷爷!”亮亮难以置信的叫。她爷爷竟然为了个外人敲她的头……

  “女孩子家讲话不可以这么粗鲁!”见笑啊。

  “爷爷……”她从小到大都这么“粗鲁”的,干吗现在才开始纠正她?

  “以后不管在不在袁总裁面前都要有女孩子说话的样子。”邬霸天还在说。

  亮亮的眼神不对了。

  “我们以后可是同居人了。”袁畿见她皱眉头、手叉腰的模样知道她又动气了,连忙分散她的注意力。

  妈的!他的眼神太锐利,线条太严苛,脸上这时候竟然带笑含情,害亮亮大热天里起了“加冷笋”。

  她就是讨厌他这觑人的样子。

  深不见底的黑洞,不管人或情绪,一样叫人摸不着、看不见,也体会不到。可转眼想,他们一点干系也没有,他的情绪关她什么事!

  “你臭美,姓袁的,这里是我家,我可没请你来。”

  “邬老爷子答应我可以住进来,直到伤势痊愈。”也就是说,他要在这儿……邬亮亮的家中养病。

  “什么?你把这当疗养院?”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他明显的中气不足,浓密的发际沁着淡淡的汗意,站的挺直的身躯有了无法控制的勉强,慢慢歪斜了过去。

  “我不答应!”莫名其妙嘛。

  “老爷子说他答应算数,你知道他老人家向来说话算话,一旦允诺别人绝对是重如泰山,不会随便反悔的,不像某个人常常说话不算话。”他嘴上依然犀利。

  “唉,你到底在说什么,知道拐弯抹角的话我听不懂,还说一堆有的没的,姓袁的!”

  自从她爷爷金盆洗手绝迹扛湖,处事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虽然还是具有盂尝君食客三千的心肠,但是仅止于捐钱做善事,不再像以前阿猫阿狗都能够进邬家大门。

  袁畿又是怎么跟她爷爷搭上线的?

  更是叫人想不透啊!

  “你要是肯多想想,多用点脑筋就不必什么都问我了。”

  “姓袁的,我警告你,别再说波大无脑那种污辱女性的话,再让我听到,我跟你肯定没完没了。”沙猪啊,臭男人!就是看不起她脑筋没有别人转的快,是啦,那又怎样!

  “我记得你以前有个封号叫太平公主啊什么的,现在……我看你也没多大进步,波大无脑应该不适合你用吧!”他瞄向亮亮进步有限的胸部,本来想看她脸红耳赤的模样,哪知道是身体不适所引起的生理反应使然还是怎样,胯下竟然一阵紧绷,血液似泉水般的直直涌上他的头脑。

  自从在医院见到她,往昔的记忆又从记忆匣子里翻了出来。

  遥远的记忆一旦触及,很多忘怀的、收藏的点点滴滴,不能遏止的就会越翻越多,凝聚成非要再见她不可的冲动了。

  “畿,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枚不识相的问。

  “我人不舒服你不知道吗?”他立刻送枚两丸大白眼。

  “是吗?我蛮怀疑的……”当他濮阳是白痴吗?身体不舒服还能屹立不摇的站在这里十几分钟?

  “姓袁的!”

  亮亮气的恨不得立刻跟袁畿捉对厮杀。

  她要杀的这个男人寸草不生、血流成河……不过她倒是忘了,一个人的血就算榨光也不可能血流成河的。

  看她气红了眼,袁畿适度的鸣鼓收兵。“我知道我姓袁,你别生气,我是病人,全身上下都有毛病,禁不起你一再的河东狮吼。”

  “袁畿。”亮亮气的喷火失控,然而却拿他没办法。

  “以后,你有的是时间叫我的名字,我现在可以去休息了吗?”他的唇泛白,强撑的体力用罄了……不然,跟她斗嘴真是身心舒爽,精神愉悦,他很久不晓得开心是什么滋味了。

  说完,他马上软脚倒下。

  没有心理准备的所有人通通吓了一跳。

  “喂,你别装死!”虽是嘴巴不饶人,亮亮却一把将袁畿的重量打上自己的肩膀。

  是她粗心忘记他是病人,还是这个笨蛋佯装的太好?都伤成这样了还逞强,简直是不要命!

  “亮亮小姐,对不起,我们家总裁失礼了!”明明刚刚他还能负担董事长的重量啊。舍秘书一头汗。

  “你别说了,先把他送进去再说。”哇咧,他的体温好高,而且他不是断了一手一脚,竟然在她家客厅死撑这么久,连个痛字都没吭。

  亮亮天生侠女心肠又起,头一抛忘记刚才擦枪走火的壮烈情况。

  她就是这样该死的义薄云天!

  袁畿青着脸凝聚快要失去的焦点,感觉到亮亮偎过来的柔软,眼睛奇异的注入一抹生气,他喃喃低语:“既然你部救了我的人,就连其他也一起拯救吧。”

  其他,其他是什么玩意?

  “生病的人给我安静一点!什么啰里巴嗦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说。”她用额头敲他。

  这下袁畿完全安静下来了。

  舍秘书抓住了也往楼上走的枚,表情苦涩,“濮阳先生,我还是觉得不妥,我家总裁住这里,你也看到那位亮亮小姐有多暴力,我怕总裁在这里比回家休养还危险。”

  单是看刚才邬亮亮那股粗鲁劲,他就觉得大事不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