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再也不要做这些没有挑战性,等着顾客上们买几块瓷砖,几套卫浴设备的工作。

  她最想的是每天打扮得美美地,踩着高跟鞋走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在各个楼层送公文,那才是她一生的梦想。

  这年头,男男女女谁不上班?谁在家当捆工,每天搞的一身脏?!

  小时候爷爷恨铁不成钢,把她这块废铁拿来练,练得她身上没一块完整的皮肤,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她长大,又说外面坏人多,把她留在家当劳工。

  唉,爷爷的黑社会身份都漂白很久了,她却一直没翻身的机会。

  “我们家的孩子绝对不许去上班,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有变坏的机会!”闹僵了,邬霸天就把曾经是名门世家的大匾额拿来砸亮亮,砸的她头昏。

  “爷爷,你这个老古董,我要去上班,我要自己存嫁妆!”她气极了,也口不择言。

  “我邬霸天还不会穷到连自己孙女的嫁妆都拿不出来。”尽管他退休了,但是他以前累积的财富可不是骗人的,让他家孙女出去抛头露面,等他没了一口气再说!

  “爷爷,这是潮流,我留在家被人家当无业游民的感觉很不好耶。”最怄的就是这个。

  “现在的女孩子争强好胜,不让须眉,一点女人家该有的矜持都没有。”邬霸天也不知道这孙女究竟像谁,还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

  “爷爷,你当年硬要我打跆拳、练空手道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

  呃——

  “耶……反正,这个家还是我在当家,你听我的就没错。”邬霸天有些结巴。他总不能承认说他把亮亮留在家是有所预谋的。

  “你是个老独裁!老顽固!”看着自己买来的套装,亮亮欲哭无泪。

  “我不管你说什么,这节骨眼,你别给我出门就是了。”

  “我偏要!”

  邬霸天斜眼看自己可爱的孙女。“你横看竖看就不是当粉领族的那块料,我劝你早点死心乖乖在家看店。”

  “太无聊了,我说不要!”她就是要造反!

  “我说你们大家……谁想象得出来小姐穿公司制服泡茶化妆的样子的?”他一人的恶势力压不倒她,把全部的喽啰都叫来,看谁听谁的话。

  “小人撇步!”对于邬霸天的小人步数亮亮嗤之以鼻。

  但是。

  她可以对任何人置之不理惟独爷爷不行。

  而这个糟老头也看准了她的要害,每次意见相冲突就拿这套来把她压得死死的,害她都快一把年纪了还在家中当大米虫。

  不想再跟爷爷辩论,她气愤的转头就走。

  哪知道,这一转,猛然撞上一堵坚硬的墙。

  有人闷哼了声。

  西装笔挺的袁畿由舍秘书扶着,枚殿后,由大门刚刚进来。

  “小姐,你撞到人了。”舍秘书着急的看着王子被撞到的部位,生怕撞到的是还没痊愈的伤口处。

  “我知道我撞到人了,对不起,不过,你干吗站在我家门口让我撞?”他来道谢吗?谢她这救命恩人救了他袁大总裁的珍贵性命。怎么什么伴手礼都没有,也太不懂人情世故了吧!

  “亮亮,不可以对客人没礼貌!”邬霸天的声音响起。

  她扮了个鬼脸!气头上的她才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

  她翻白眼皱眉头的模样通通展现在袁畿面前。

  “爷爷,你跟他很熟吗?进门就说是客人,搞不好他们是贼呢。”

  “你这丫头不让你去上班就凡事跟我唱反调。”

  亮亮嘟嘟嘴,不满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畿,我们好像来的不是时候耶。”山雨就横在他们面前,邬亮亮那嘟嘴翘鼻子的模样,可见刚刚才扫过四周。

  他们运气背的好来接台风尾巴。

  亮亮一脸不善的瞪他们。

  “畿,你的苦肉计好像有点犊了唉。”低着嗓子,枚对着袁畿咬耳朵。

  在某人想象中,她看见负伤的患者不是应该温柔似水的出来躬迎他们吗?怎么是张包公脸?

  袁畿不见痕迹的用手肘拐了某人的肋骨一记,疼得他面目抽搐。

  “好好好……我承认是我的过墙梯,我的歪主意。”不是闹家变的时候,赶紧认输。

  然而,不甘心两面不是人的枚嘴巴不停的碎碎念,“我就不信你心里头没那一点意思,要是没有谁,能搬得动你这尊大佛!”

  总言之,一个愿打,也要有愿挨的啊。

  然而,他很幸运的又接到足以冰死人的冷眼。

  呜……他好没志气,随便给人一瞪就没辙了

  “我说袁老爷子……”袁畿把跳梁小丑给冷落一边,谦恭有礼的喊了邬霸天。

  “来喽。”邬霸天欣然应声。

  亮亮扬起匪夷所思的眉头。

  她那眼睛一向长在头顶上的爷爷曾几何时对谁这么亲切过?嗯,他竟然去握袁畿的手!

  莫非……他们有不为人知的“奸情”?

  亮亮摇头,抹掉“大逆不道”的丑恶思想。

  “老爷子,我要来这里打扰了。”那是亮亮没见过的袁畿;彬彬有礼,优雅的像无害的豹子。

  “欢迎,袁总裁。”邬霸天笑容可掬。“我已经叫人把房间整理好了,你随时可以住进来。”

  现在演的是哪出戏?亮亮一肚子疑问。

  “谢谢,您以后叫我名字就可以。”袁畿一点也不客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