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没见过你。”

  “我叫袁畿,跟邬亮亮在同一间学校读书。”除此以外毫无瓜葛。

  “好小子,你跟我讲话都不怕吗?!”

  “老伯需要人家怕你吗?”

  邬霸天一怔,想不到他敢这样质问他,好胆量!

  他原先深刻的法令纹转换成欣然的笑纹。

  “爷爷!”急忙跑出来的亮亮有点喘,看见邬霸天乐不可支的样子又瞧瞧依旧面无表情的袁畿,这一老一少搞什么鬼啊?!

  “亮亮啊,你跑那么快,紧张什么?”

  “爷爷,你跟他说了什么?”她因为奔跑泛红的脸蛋带着不自觉的捍卫。

  “没有啊,我出来散步刚好看见你的同学,他来找你,我是你爷爷,难得你有朋友,总是要出来打个招呼。”邬霸天疼爱亮亮不可言喻,一看见心爱的孙女,脸部的线条都软化了。

  “你老人家不要管我们年轻人的事情啦。”她可不领情。

  “有了少年的不要老的喔。”

  “爷爷,你胡说什么!”

  “爷爷说话最实在了。”

  “爷爷,大厅都是你的客人你不管,我的客人我自己会招待。”要是让她爷爷瞧出个什么蛛丝马迹,绝对把别人的身家背景、祖宗八代连骨带皮通通挖出来!

  “嫌我在这里碍眼,好亮亮,记住,难得有同学找你,别把人吓跑了喔。”邬霸天简直是多此一举的叮咛。

  什么话,她又不是母夜叉,会吓得人退避三舍的是他们好不好!亮亮鼓起了腮帮子。

  “你们年轻人慢慢聊,慢慢聊喔。”见孙女发起小姐脾气,邬霸天效法缩头乌龟识相的带着手下走人。

  邬霸天一走,原本在院子里晃荡的人影也一并消失得干干净净。可见在某方面,他还是个很懂情趣的老头子哩。

  撇撇嘴,亮亮突然觉得局促起来,空气中弥漫的是古怪的氛围,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效。

  “喂!”

  “我的书包你捡走了?”那个药罐子晏伊容是这么说的。

  “哦,对……你来拿回去吗?”

  “嗯。”夜色里的袁畿眼神寒瑟,冷冷冰冰的。

  两人虽然站的很近,亮亮却有着咫尺天捱的感觉。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诗情画意的女生,生活里单纯的只有武术跟学校,她不管别人把她想的多复杂,可是这一瞬间,她整个人都琼瑶了起来。

  “我去拿。”她搓了搓只穿单薄无袖上衣的胳臂,盼望他能多说些什么!他们起码应该算有点交情吧?

  她的希望落空,袁畿没有丝毫话旧的意思。

  走了两步,又转回头,她看着他,“要进来坐吗?”

  “我拿了书包就走,我……还要去打工。”不自觉打量她巴掌大甜净可爱的脸蛋,她不像时下单薄柔弱无骨的女生,她圆润的身材很有弹性,像他爱吃的布丁,订正,是巧克力布丁,这么——想,不禁有了别的想法。

  亮亮不再说什么,耸耸肩,但是在十六岁怀春少女的心里头还是很用力的抱怨了下袁畿的无情。

  她进了屋子,几分钟后把书包拿了出来。

  “姓袁的,喏,给你!”

  袁畿接手,立刻发现他本来污秽不堪的书包被洗干净了,织布上还残留着阳光的味道。

  他把书包挂回肩膀,“谢谢。”

  “那天吃面的时候我忘了还给你,带到学校去也没碰到你,你究竟都在忙什么,连在学校也找不到你的人?”学生耶,外务那么多,事业做多大啊,连学校都不去也太扯了。

  “我忙。”他也不知道从何解释。他一向也没那习惯。

  “忙?忙什么?”她不明白。

  “我没空跟你解释那么多,我赶时间,再见。”他踩着亮晶晶的月色转身离开。眼看着他就快要走远,亮亮心里头很不是滋味,拍拍屁股就闪人喔,一个冲动,手叉着腰,她说:“你这是什么态度,给我站住!”

  袁畿走遍了没有听见她的叫声,这下,亮亮的蛮子脾气发作,心眼都着了火,追着后面去冲撞他。

  袁畿姿势不雅的跌了个狗吃屎,手肘磨破了皮不说,仅有的一件长裤也报销了。

  他八风吹不动的脸终于崩裂了一条线。“你做什么?”

  “你拿了书包就走,又算什么!”她还理直气壮得很,挺起的胸脯把刚刚发育的柔软正对着袁畿。

  袁畿两腿微弯,充满力道的身体一跃而起,他的下巴收紧,凶凶的眉竖起,瞪着她。

  有一瞬间,亮亮的理直气壮出现缺口。

  她摸着突然怦怦跳的心,强词夺理的说:“你凶什么凶?”她一向粗鲁惯了,语气好不了。

  他继续瞪她。

  “我的意思是说,你看,我为了洗你的书包指头都洗破了。”她改了语气,可是心里直骂自己弄种。

  “我没有叫你洗。”他说的是事实。

  “喂,你这人不知道什么叫心存感激啊?”虽然说洗书包是她自己甘愿的,也不是要讨人情,可是他那目空一切的态度就是叫人不爽。

  “我懂了,欠你的,我会还。”他口气中有着强掩的失望。虽然很淡、很淡。

  她好像不小心踩到他的痛处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