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无敌熊的小玫瑰 > 上一页    下一页


  “要去跟老大报告吗?”

  “我去!”大丛赶紧说。

  自告奋勇的人前脚才伸出去,紧闭的门开了一条缝。

  “你们在外面哭三小?!”被他们吵得快发火的亮亮阴晦着一张俏脸。

  “小姐,你还好吧?”细汉一只眼偷偷往房门内瞄。

  亮亮索性把门关上,身体贴在门板上。“我好得不得了,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又想到我爷爷面前打什么小报告?”

  “哪有?”细汉立刻倒退。“天地良心啊小姐,我跟大丛是担心小姐一个人在房间太久,怕你闷出病来,我们是关心你呐。”

  “那是最好,别动不动什么都跟爷爷说去,下次再犯,我就把你们活埋!”

  “是的小姐!”

  “不要在我门前走来走去,看了叫人心烦,有事我会叫你们。”她是细汉从小看着长大的,可,现在的她用不着细汉再处处以她为主。

  “小姐……”

  “大丛仔,多带细汉的出去泡妞,别老是守着我的门。”

  “没问题的小姐!”大丛笑眯眯,圆乎乎的脸皱起来眼睛都不见了。

  “OK,就这样!”用手扭开门锁,亮亮闪回自己的房间。

  “小姐嫌我烦。”细汉有着无以名状的失落感。

  “你啊,想太多了!”大丛可没细汉这么多愁善感。

  “可是……小姐……”

  “走啦……我发现一家新开的居酒屋,去喝两杯吧。”大丛硬是把还想苦守寒窑的细汉拖走了。

  至于眼不见为净把两尊门神轰出去的亮亮回到她宽敞的房间,只见书桌上放着吹风机跟个书包,还有几本掀开的书本。

  她刚刚在忙着的国家大事就是这个。

  洗干净的书包还泛着湿,她刚才花了很多工夫把书包吹干,麻烦的是那两本室日。

  她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想不到皱皱眉、擦擦腰,叹了口气之后,她又重新坐下来拿起吹风机继续奋斗。

  足足隔了两天后,袁畿才想起来他的书包。

  带着欧风的建筑物,洗石子的梁柱,辽阔的草坪,镂花大门,除了看家的狼犬,更多晃动的人影,一个个看来面貌凶狠,衣着不是黑就是白,两极化的对比,有的西装下还鼓起一团,想也知道那底下藏的绝对不会是点心糖果。

  他看似来到一个不得了的地方了。

  “小子,你探头探脑的做什么?”有人来理他,这省掉袁畿开口的麻烦。

  “我找邬亮亮。”他神情自若。

  “乌亮亮,我还乌漆抹黑呢。”叼着烟的喽啰脚踩三七步,露出衣服外的手臂上满是刺青,完全是混黑社会的标准模样。

  “卢鳗,他说的邬亮亮是小姐的名字啦。”

  一经旁边的小弟提醒。卢鳗的三七步不抖了。

  “我临时给他忘记……从来没有同学来找小姐,他是第一个,破天荒第一遭耶。”

  “那我们要给他用力的款待一下。”

  “怎么款待,老大说不能随便放人进来,你想找死喔!”

  “小姐的朋友耶,惹火了小姐也很恐怖的。”他们这些当手下的好为难喔。

  “这小子带种,别人要是看到我们早吓得尿裤子了,他奶奶的脸色完全没变过。”

  “喂,别把人吓跑,我去请小姐,你把人带进去。”卢鳗指挥旁边的小弟,他则是赶快通知亮亮去了。

  “同学,你进来里面等,我们家小姐马上就出来了。”小弟哈腰鞠躬,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不必,我只有几句话跟她说,你叫她出来,我在这里等就好。”袁畿不领情。

  他很忙,忙着要去打工,也用不着这样大张旗鼓的。

  “唉,你给脸不要脸喔。”真不上道!

  即使拳头已经逼在袁畿鼻粱前面,他的眼也没有多眨一下。

  “你这小子有个性!”苍老的声音带着无限威严传来。

  外出散步的邬霸天恰巧经过听见袁畿的话,听着听着,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临危不乱用嘴巴讲很容易,可这男孩小小年纪却已经拥有成人所不及的沉稳,很不简单!

  方头大耳、面貌堂堂,虽然他不是迷信的人,不过从这小子的态度看来,未来可期!

  “老大!”小弟看见老大出场,连忙把花拳绣腿收起来,恢复乖乖牌的模样。

  “没事,去忙你的。”

  小弟鞠躬下台。

  无谓的人清场完毕。

  “你来找我家亮亮?”邬霸天虽然快到花甲年纪,可凌厉的眼神、凶恶的剽悍气息依然不输当年。

  “是。”袁畿背直腰挺,年少的脸蛋上有着不服输的倔强,衣着虽然破旧,也称不上干净,但黑亮的眼神炯炯有神,凝着薄薄的唇,叫人难以亲近。

  但是邬霸天一点也不觉得不好,他阅人多矣,越是难驯的狮子才有那样的眼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