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玄玉,我……”

  “好,你允我了,走吧,我们现在就去跟杜大娘提亲。”李玄玉拽了杜虎与绽梅各一只手便往前走。

  “什么?”绽梅与杜虎同时惊呼,谁问了谁?谁又允了谁?怎地如此蛮横?

  “我已经听见了,你允了我,我们立时成亲。”李玄玉回答得面不改色,神色从容镇定,就如同他在公堂上审案时一样。

  “李大人,你、你不是君子,你赖皮!”杜虎发出不平的抗议。

  “我就是赖皮。”李玄玉坚定地望着杜虎,唇角微扬。

  “可恶!你们这些可恶的大人,等我长大,我……哼!我要回家跟娘说!”杜虎甩开李玄玉的手,又是喳呼抗议了一长串,不满的话音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散逸在风里。

  李玄玉转头凝望绽梅,望着绽梅颊边浅浅浮现的梨涡,与她相视而笑。

  她眸中有笑,笑中有情,而他与她交握的那只手,两掌相依,十指紧扣。

  忽地,李玄玉心思变得前所未有的空明,疑虑尽去。

  管他宦海漂流,管他仕途险恶,他怀中有她的钱袋,她怀中有他的司南佩,他们两人相依,又有何惧?

  与绽梅互望了良久,李玄玉听见自己如此问道:“绽梅,若有孩儿,我们的儿孙几代不能出仕,你可还愿意嫁我?若我哪天被贬被流放了,你可还愿意跟我?我没办法提供你优渥的生活,不能让你与其他的官夫人一样穿金戴银,你可会觉得委屈?”

  他知道绽梅不是嫌贫爱富之人,然,他却想听她亲口说出对他的情意与保证。

  绽梅望着李玄玉羞红了脸,抿唇沉默了许久,接着踮脚在他耳边,吐出一个似曾相识的句子——

  “玄玉,绽梅只盼能日日夜夜,守你年年岁岁,一生一世永相随……”

  李玄玉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唇畔扬笑,再度将绽梅拥入怀里。

  原来她听见了?她听见了他在她枕畔许下的诺言,并且谨记在心,予他同等的回报。

  他们是如此心意相属,子孙能否出仕为官,生活是否优渥,这些事情又哪里重要呢?

  情苗发长,情花绽放,只愿一生一世相伴。

  一生一世,抑或是来生来世?

  与你相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