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周广说,唐府与太后关系不亲,他从未想过他的孙儿会因为与唐家联姻变得骄矜跋扈,没料到,他还是看走眼了。

  最终,周广叹了好长一声,拍了拍李玄玉的肩头,语重心长地道:“李刺史,你我再度出仕,乃是因为圣上此时需要刚正不阿之人,不是左右逢源之辈,你的恩师尹尚善,便是因为明白了这点,所以才选在此刻辞官的。”

  是啊,他的恩师在官场上打滚久了,总希望官途一路顺遂,希望谁也不要得罪,严格来说,恩师这么想其实也没有错,只是,他不是圣上目前所需要的人,李玄玉心中略感惆怅。

  “卑职谨记御史大人教诲。”

  “好了,言尽于此,咱们就此别过吧。”周广负手正要走入广顺行内,忽地念及了什么,又倏地旋身,从怀中摸出几张叠得方正的纸递交到李玄玉手里。

  李玄玉不知周广给他此物是何用意,也不知能否打开,只能不明所以地望向周广。

  “这女娃娃之前在府里被诬陷偷簪的事儿,我早听孙管事告诉我了,她当真是胆大得很,也不晓得问谁,费劲写了你二十几条治绩,字丑得紧,却带着你的农书,拖着了孩子,就这么从路边冲出来拦我大舆,又跪又磕,只求我听她几句,李刺史,听说上回偷簪之事是你帮了她,这回倒是她帮了你,若没那册让圣上赞誉有加的书,恐怕我再如何为你美言,圣上都听不入耳。”

  李玄玉一愕,匆匆将手中纸打开细瞧,那一字一划,当真是写得极为用力艰辛,绽梅没有习过字,她只读得懂一点,他教她的时间并不才,她到底是哪来这些仿佛用也用不尽的勇气,为人拼也拼不完的气力?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如此胡来?

  李玄玉心中情绪翻腾,手中陈状被他捏皱,尚不及好好向周广道别,但想举步奔至绽梅身旁。

  周广见他平时一副温文儒雅,提到姑娘时却如此慌张急迫的模样,不禁哈哈大笑,摆手对李玄玉说道:“去吧,美人恩重,你可莫要辜负,哪日大婚,可别忘了请老人吃喜酒。

  “是!”忘了什么礼数,不顾什么修养,李玄玉拔腿便奔。

  美人恩重,他怎会辜负,怎能辜负,又怎值得辜负?

  李玄玉一路奔至杜家香粉铺,杜大娘说绽梅尚未回来,他又沿途跑过了几家她常逗留的店铺,也未见她的身影,最后李玄玉转回县衙,才踏入衙内后院,便见绽梅的身影伫立当中。

  “绽梅!”李玄玉一唤,绽梅尚不及回首,便落入一个热烫忘情的怀抱里。

  “李大人……”绽梅被他拥得牢实,险些喘不过气。

  明明才几日未见,经因此番波折,却觉已过好几年,她螓着抵靠在李玄玉胸膛,周身被他的男子气息笼罩,顿觉感动又心安,他平安无事,且就在她身旁,人世间还有何事,能比此事更令人感到满足?

  “绽梅,绽梅,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姑娘,你跑去求谁教你写状?你还冲动跑去拦舆,若有什么万一该如何是好?我早告诉过你要爱惜性命,你却为我相搏至此,你为何老是不听我的话?老是如此乱来?你这么傻,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李玄玉拥紧她,在她发上额际印下点点轻吻,心动情动,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血肉里。

  “李大人,你如今无事,绽梅很是欢喜。”绽梅在他怀中浅浅地叹、满足地叹。

  他早就成为她的牵绊,教她即使想要离这尘世而去也办不到;她认识了他,心系于他,便再难潇洒,可,当真是甘之如饴……

  “你很欢喜,我却不知晓自个儿是否当真欢喜。”李玄玉微微拉开她,凝注她秀丽脸容,“绽梅,官场险恶,今日老天爷站在我这边,明日却不知道站在谁那边,我本想离开官场,与你平淡一生,如今又被封了官,我走也不成,留也为难……”

  “为何为难?”绽梅不解地仰头望李玄玉,学而优则仕,不一直都是李玄玉的信仰吗?

  “你这傻姑娘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李玄玉不可思议地睐她,神色微恼。

  “虽说圣上有旨,令我能娶庶民奴婢,但我总想,若我孤身一人,哪天犯了错事,要命一条也就罢了,可我若是娶了你,万一牵连到你,万一又要害你如同此回这般……绽梅,唉,你怎教我如此头疼?我想与你成亲,又不知该不该与你成亲?我、我想照顾你,又——”

  “李大人,你不能娶绽梅的话,那我娶好啦!”李玄玉话未说完,旁边冷不防地插入一道童音。

  一直站在这里,却被两个抱在一起的大人视若无睹的杜虎又道:“我就快要九岁啦,待我长大,我会对绽梅很好很好的,就如李大人你对绽梅一样好。”

  直到此时才惊觉杜虎一直就在身旁的绽梅登时大羞,匆匆便想从李玄玉怀抱中退开,她才略微动了动身子,李玄玉却又搂得她更紧。

  “论年岁,绽梅算是你姊姊,怎可让你说娶便娶。”这小子真是越为越不像话了。

  “为何不可呀?我看那谁家领养来的媳妇儿可是足足大了他十来岁。”

  “那是童养媳,不一样。”李玄玉正色道。

  “哪里不一样了?你们大人啊,就是喜欢胡诌。”杜虎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翻了个不以为然的白眼。

  “总之,绽梅不能嫁你。”李玄玉和杜虎较真了。

  “为何不能?我偏要娶,我立马回家跟娘说!”杜虎小脸鼓嘟嘟的。

  “你不能娶,绽梅肚子里说不准有我的娃娃了。”

  “李大人,小少爷,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啊?”绽梅美目圆瞠,真不敢相信自个儿耳朵听见的,这两个孩子性情的人,究竟在闹些什么呀?

  李玄玉怎么在孩子面前提这种事?什么娃娃?天……

  “你们别再胡说了,我要回去找杜大娘了。”绽梅耳根发烫,跺了脚便要离开。

  “不准走。”绽梅皓腕被李玄玉一把捉住,“你快告诉他,说你要嫁我,你允了我才要放。”

  “李大人……”

  “玄玉。”李玄玉真气起来了,就连她的称呼也要纠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