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王川吉在原地稍待了会儿,跟在他后头陆续下马的差役们鱼贯往前,迈步走入纷乱一片的霁阳县衙内,提声通报——

  “御史大人周广大人到!”

  好几声中气十足的喝声传进霁阳县衙内,衙内官员与百姓们皆是一愣,跟在王大人身后的绽梅与杜虎震惊之余,也是深感奇怪地对视一眼。

  御史大人周广大人?这是谁啊?

  这儿除了县衙公堂内的几名大人之外,余下的唯一一位大人不就是王川吉王大人吗?怎地变成周广周大人了?而且,这名讳为何听来有些耳熟?绽梅怔愣了会儿,而后以手掩嘴,硬生生吞下一句惊呼。

  周广?这不就是广顺周家老太爷的名讳吗?

  莫怪她总感周广而善,唐雪大婚之时,她曾见匆匆见过周老太爷一面,可当时她在新房里忙进忙出,并未与周老太爷多照面,之后,又听闻老太爷深居在周家别苑,绽梅几乎没有在周家祖厝内碰过他。

  怎会如此?

  周老太爷既为新任御史大夫,他亲至霁阳城,难道是要亲办广顺行孙儿之案吗?若周老太爷是有心要办此案,为何又不坦白对他们言明身分?

  而她与杜虎甚至还向周老太爷细说了杜家香粉铺如何遭周万里欺压之事,如今李玄玉编写的,或可救他一命的农书也在周老太爷手里,这究竟是福是祸,是危是安?周老太爷究竟是朋友或是敌人?

  绽梅心中忐忑,胸口直跳,杜虎毕竟年幼,不懂事情利害,忽摇着她的手兴奋道:“绽梅绽梅,你瞧王大人好威风,不对,是周大人,这周大人真是有趣,做啥要化名骗我们啊?化名化得也真好玩,王川吉王川吉,叠在一起写,就变‘周’啦。”

  绽梅现在并无心思琢磨杜虎话中之意,一手握紧了杜虎,一手握紧了掌心司南佩,屏气凝神地观望堂上动静。

  御史大人周广到来之后,百姓们精神一振,以为有可告御状可伸冤的大人来了,而堂上几名官员们在长官面前也不敢造次,纷乱情状陡歇,一时之间竟是鸦雀无声,自动自发地在御史大人与李玄玉之间让出一条道来。

  御史大人迈步走到李玄玉身前,问道:“你就是李玄玉?”

  “是,草民李玄玉见过御史大人。”

  “李玄玉,圣上有口谕给你,你跪下接旨吧。”

  “草民接旨。”李玄玉恭敬下跪,望着他的绽梅心中又惊又怕,唯恐入耳的是坏消息,一颗心悬吊得七上八下。

  “李玄玉,朕意欲南巡,你多番上折阻挠,不明朕这苦心,朕虽气你不解君意,却能谅你体民之情,此次你被摘官押解之事,御史大夫已查明原委,禀告于朕,国有纲纪,你擅自主张,延迟赋税之期本是不该,然如今朝野结党积弊已久,正需要如你一般能直言敢谏之人为朝廷亲效力,朕现下便罚你戴罪立功,封你为霁州刺史,秩六百石,巡行郡县,以下治上,治官不治民,另,为免你位卑权大,联姻结党,朕命你仅能与庶民奴婢通婚,子孙三代不能出仕为官,盼你能心无旁骛,善行监察之责。”

  御史大人周广一气呵成地说完,语毕之后,公堂内外之人皆是面面相觑,丝毫不敢作声。

  刺史?以下治上?那么,李大人究竟是被升官还是被贬官了?

  为了善行监察之责,不能联姻结党,仅能与平民贱民通婚,子孙三代还不能出仕当官?这究竟是奖还是罚呀?怎么听来有些不妙?

  “李玄玉,还不快谢恩?”周广清了清喉咙,扬声道。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玄玉叩首谢恩,惊愕且惊奇,不明事情怎会有如此急转直下的发展,却深感皇恩浩荡。

  他由下治上,广顺行一案便无法被郡守随意轻判,杜虎与杜大娘不用另寻安身之处,受害的店家也不用担心受怕,坏人能依法论处,当真是大快人心。

  绽梅望着李玄玉,虽不知李玄玉对这样的结果是感到喜还是感到忧,但她如今听得李玄玉无事,不须被摘官,还被封了官,心头便感轻松。

  有无官街并不重要,官位高代更如浮云,只要李玄玉平安便好。

  他无事了,真的无事了,绽梅心中再三重复这个好消息,连日来紧绷着的心绪一松懈,泪花在眼眶里悄悄打转。

  “绽梅,周大人说的话我听不懂,你快告诉我,李大人没事了吗?还得上京吗?”

  “李大人无事了,没被摘官,还被封了官,至于上京……绽梅也不明白现下是如何景况。”

  才提及,不甚相信此事竟有如此发展的摘印官便呐呐问道:“御史大人,至于李玄玉押解回京一事……”

  周广二话不说地赏了他一记大白眼。

  “都官拜刺史了,还押解回京?来人哪!整理公堂,该列席的列席,该传的传,广顺行一案,既然郡守大人亲自要审,李刺史,你与我在旁听审。”

  “这……”拿了周万里与唐家许多古玩宝贝,本想只手遮天的郡守大人顿时汗涔涔而泪潸潸。

  一个是他的顶头大人,一个是在他之下、却能监察弹劾他的下属,他、唉……眼下他还怎么能偷天换日?

  该怎么审,便怎么审吧!

  尾声。

  广顺行一案,审了整整一日,最后维持原判。

  御史大夫周广周大人并未纵溺孙儿,大义灭亲之举获得霁阳县民上下一致的爱戴与敬佩,衙外欢声雷动,李玄玉陪同着周广走出霁阳县衙时,百姓们甚至还在石板道旁列了好长一段人队恭送周广。

  行至广顺行前,周广抬眸望着招牌上“广顺行”三个大字,脚步沉重地停下,转头对李玄玉道:“李刺史,你莫名其妙被摘了官,又莫名其妙被封了官,此时心中想必有许多问题要问老夫吧?”

  “是。”李玄玉抱拳一揖,回话恭敬:“今日之事有许多关节,卑职直到现在仍是想不明白。”

  “哈哈哈,我瞧你一脸茫然,便知你一定百思不解,老夫现下便好人做到底,在此为你解惑了吧。”

  “卑职洗耳恭听,愿闻其详。”

  于是周广便一五一十地详述了他当年因不满外戚扰政,愤而离开朝廷之后,是怎地在商场上一展抱负,还说,他本以为孙儿周万里已成大器,于是便逐渐退出商场,暗中协助圣上巡抚地方,搜集罪证,打击外戚豪绅,却没想到周万里一掌实权之后态度丕变,就连他留在广顺行内的孙管事也遭强硬辞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