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他本想为她找个好人家,劝她找个好依靠,没想到最后却是情难自已地娓娓道出情意——

  “绽梅,若有一日,我不为官了,不为霁阳县令了,到时,你可愿陪我回乡种田,或是做些小本生意,过着平淡日子?朝廷的那些事儿,官府的那些事儿,等忙完这一阵,我通通都想撒手别管了……绽梅,你老实回答我,你、你可有些喜爱我?你可愿陪我回乡?”此次入京,下回见面不知何时……

  “李大人,我……”绽梅欲言又止,声音梗在喉头,却无法顺利道出。

  她扬睫望他,为何,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总感李玄玉语带保留,似在交代后事?否则为何他既想与她相伴,又要她嫁人?

  “罢了,你别说,我、我不该问的……”李玄玉打断她,凝注她眉眼,叹了好长一口气。他这是做什么呢?他为何要问?

  此时姑娘若是承认,他虽心中欢喜却也忒煞难受。

  他前方还有漫漫长路得行,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他得为自己上诉,也得不让恶人姑息广顺行,前途凶险,他还有许多事要做,怎能在此时要姑娘对他坦承情意?

  “天暗了,起风了,绽梅,你快些回房吧,我、我也回书房了……”

  李玄玉才旋身,姑娘的一双纤手却不由分说地从身后环抱住他,小巧艳红的脸庞轻抵他背心。

  “李大人,您别回身,您听我说……绽梅喜爱您,日后,大人想要绽梅随大人去哪儿,绽梅便去哪儿,我、我总在这儿等你回来,我不嫁人……”

  “绽梅……”李玄玉握住她搁在他腰间的手。“别说傻话,若是我没能回来寻你,你也得为自己着想,你不能总是——”

  “绽梅不嫁人。”绽梅绕至他身前,踮起脚跟,双手大胆地环住他颈项,螓首偎进他肩窝,已不知是第几回的反覆重申。

  “嗳,你……”李玄玉双手搁在她腰上,犹豫的两臂不知此时该收紧还是该放手。佳人在怀,他却如此为难,只能叹足长气。

  “李大人别像娘一样抛下绽梅……”她惊觉,他在为她安排去处,就像当年为她四处奔走的娘一样……一时之间,绽梅心中恐慌莫名,逼得她不得不开口挽留。

  “绽梅,我不想抛下你,我——”

  “那就别抛下我,别要我嫁人。”绽梅微侧脸容,大口呼息,鼓足勇气将柔软双唇凑向他,两只小巧耳壳早已红到发烫,芙颊艳丽。

  她心头萦绕不祥的预感,像当年母亲抛下她时的预感,像为唐雪簪钗那早的预感……非得要如此亲近李大人才能够烟消云散。

  什么身分之别?什么云泥之差?若李大人已决心要弃她而去,那么她便想彻底撒泼一回,好好抓住这甫识得的男女情爱,好好捉牢眼前的男子。

  为妻?为妾?抑或为婢?若不是他,她不愿相随。

  万般情思,皆为他风起云涌,心思清明,情生意动,于是绽梅大胆学他上回吻她的方式,辗转吸吮他唇瓣,怯怯地伸出小舌在他唇上来回舔画。

  李玄玉想,他绝对是疯了,才会如此忘情地回应她。

  他很快地便将主导权拿回来,密密缠裹她的舌,贪婪咽吞她口内津液,四片唇瓣相黏仍不够,就连两手也要紧扣她纤腰,令他与她紧紧相贴。

  他明告诉自己不该如此,若他没反握成为姑娘下半生的依托,便不该这么逾矩。然与姑娘离别在即,相逢之日遥遥无期的无奈恐慌感又排山倒海袭来,满满占据他心神,教他舍不得放开怀中软玉温香。

  他心心念念的姑娘,笑起来颊畔有两枚小梨涡的姑娘,她说喜爱他,她要等他,她不愿嫁人……

  李玄玉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带她回房上榻的。

  待他回过神来时,绽梅被他压在身下,一头如缎青丝散乱在枕上,她被发丝圈围着的秀颜好小好精致,娇喘吁吁,双颊红艳。

  她的前襟开敞,里头的单衣被他扯得松垮垮,腰带早不知被他抛到哪儿去,她的裙摆被撩高,两腿抵着他的下半身,他的手就放在她饱满滑腻的乳上,极其下流地爱抚肆揉。

  不对!不该是这样,怎会是这样?!

  “绽梅,你这傻姑娘,你怕我抛下你,怕我要你嫁人,便想将清清白白的身子给我,好教我无从抵赖是吗?”李玄玉极力压制冲涌而上的欲念,伏在她颈侧大口吸气。“我允你,我绝不抛下你,你别在我身上豪赌这一把,将来若是有了身孕,你走在路上要教人看轻、要教人笑话的,你究竟在想什么?为何总要教我如此放心不下?”

  嘴上虽这么说,李玄玉数度呼息吐纳,伸手抹脸,却没能说服自个儿起身退离床榻。

  他伏在她上头,双臂撑在她颈侧,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瞅着她,真想把自个儿所想的通通在她身上做透摸透了,好填补他内心担忧日后再也见不着她的空虚失落。

  “玄玉……”与他视线相凝了好半晌,绽梅掀唇,吐出的却是一句令他动情动欲再难把持的轻唤。

  她的动情神态太美,参杂着喘息媚吟的低唤太勾诱他心魂,李玄玉咬牙,翻身便想下榻。

  绽梅鼓勇,纤指一抬,拉过他的手放在自个儿饱挺的胸乳之上。

  “玄玉……绽梅喜爱你,若是有了身孕,那、那也挺好,绽梅……横竖是不嫁人。”眼波盈盈,她的口吻是如此坚定,不愿他抛下她,不愿他半途喊停,纵有他的子嗣,也是甘之如饴。

  他怎地忘了她总是同他一般执拗?

  她认定他,不愿放他离开,他又何尝愿意?

  李玄玉又无奈又好气,握住她乳的五指惩罚似地使力一收,令她眉头轻蹙,唇边逸出一声娇吟。

  他不想管了,明日尚远,但拥今朝。

  他有些蛮横地将双唇覆在她的之上,动手脱去她衣衫,毫不留情寸寸啃吮她身子,带着一股豁出去的,不顾一切的魄力。

  前途茫茫,前路多是灾难险阻,他明白,然此刻他只想将官场风雨抛诸脑后,紧拥怀中佳人。他不想与她分开,于是便只能选择在这有限的时光中牢牢依附,紧紧攀缠。

  姑娘要他,他也要她。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有月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