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当时,恩师尚未入朝为官,在学堂里见我来,也不赶我,有时,甚至还问我上回听的记住了没有,还回答我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后来,几年过去,爹突然染怪病,先是腿不能行,最后却一病不起,我没空逛学堂之后,恩师倒是时常过来瞧我和爹,有时,甚至还塞些银钱给娘……我满十三岁那年冬,父亲捱不过走了,没几个月,母亲也因忧思过度辞世,我家中骤变,一亩小田尚不及变卖,便被从未谋面的亲戚强占了去……”

  怎会如此?绽梅心头一紧,清楚感受到李玄玉话中的无奈与怅然,眸光紧瞅着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李玄玉视线与她相凝,唇畔有笑,笑中有苦。

  “恩师恰好那年授命为官,怜我无依,便问我要不要与他一同上京,此后,我便寄食在恩师家中,成为恩师门生……”李玄玉闭眸又掀,望着她的眸中郁色深浓。

  “绽梅,我不愿小虎子与杜大娘如我当年般被欺侮,想像恩师当年一般锄强扶弱,照顾幼小,可却因此得罪了恩师,还碍了他的仕途,你说,我这算不算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绽梅望着他,想说些什么,又觉无论说些什么都不恰当,方寸绞疼,一阵剧烈难以招架的疼,为他曾有的遭遇,为他如今的处境……

  “李大人,说出来,便是过去了。”怔愣了许久,最后,绽梅如此对李玄玉说道。

  这是他上回对她说的话,淡淡的,萦绕心头,却总有一种安定她的力量,时时在她心中暖暖流淌,所以,她以同样的话语抚慰他,他现在能说出来,很好,说出来,便过去了,她想如他一般予他温暖。

  李玄玉望着她隐含担忧的眉眼,感受到她体贴与关怀的同时,也深感懊悔。

  他又何必同她提起这些呢?他不该令她为他担忧,不该让她对他心生不舍与牵挂,他该让她明日开开心心地回杜家,该对她好好找个倚靠,安然度过下半生,在他已然不确定自个儿能否为她挡风遮雨的这时候。

  “绽梅,杜大娘曾同我说,她并未与你签订什么奴婢契约,而你说你自个儿从前在唐府时也并未订定任何死契活契,仅是为酬葬母恩情,所以自愿为婢是吗?”

  “……是。”绽梅扬睫回应,不甚明白李玄玉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既是如此,我请杜大娘为你留心,为你寻个好人家嫁了可好?”

  绽梅眼睫轻颤,周身一凛,望着李玄玉的眸子充满不可思议。

  她从前总以为此生苟且赖活度日就好,从未想过婚配嫁娶之事,直到遇上李玄玉,总是波澜不兴的心被挑惹出无尽情思,无法再淡然处之。

  而他明明前几日还在对她说些羞人情话,迫她缝制钱袋予他,要她度过此次风波之后唤他玄玉,为何现下又要杜大娘为她托媒说亲?

  “李大人,绽梅……绽梅不嫁人。”心思百转千回,心中有无数问句兜转,却半个字也问不出口。

  “为何不嫁?男女婚配,女大当嫁,本是天经地义。”

  绽梅怔愣了良久才找回自个儿的声音。

  “嫁了又如何?如我娘那样,有什么好?她、她被赠来赠去,丈夫妻妾成群,失宠之后,就连子女也跟着遭殃……”

  “那是豪门大户,寻常人家哪里有在妻妾成群?”李玄玉微微一哂,睐她的眉目极其多情,却又极其不舍。“绽梅,你听我的话,寻个真心待你之人,一生一世,就一双人,可好?”

  那为何,他却不与他一双人呢?

  绽梅脸色惊白,也不知为何要如此心痛,她早就明白她与李玄玉并无任何能够发展的可能,就算她没与谁打下奴婢契约,不算财民也是庶人,士庶原不通婚,她还能期望她与李大人有什么好结果?

  难不成她想与娘一样,当个上不了台面的妾,当个可以被任意转送的商品吗?

  没有,她不想,所以,当初唐雪对她说,姑爷想收她入房时,她便已萌生寻短的念头,她认偷簪,除了还恩,更因为她本来就想死,她不想与娘一样……

  她到底在求什么?她本不访妄想。

  “李大人,绽梅明白了,绽梅明日便回杜家,多谢大人这阵子的照料。”绽梅将攒在怀中多时的钱袋往李玄玉手中一塞,微微欠身,旋足便欲奔回自个儿的房里。

  李玄玉垂眸凝望手中物事。

  那是钱袋,她在病中仍为他缝制的钱袋,与他赠她的同款同色,色素雅致,绣工精致,那“李”字,一针一线,极其细腻……

  “绽梅。”李玄玉伸手握住她皓腕,握着她的指力极大,紧到连胸口都泛疼。

  绽梅回首,低重的脸容不愿抬眸望他,热烫的泪却在他手背烙出点点泪花。

  “对不住,李大人……”为什么掉眼泪?她明明没想哭的……绽梅急急抬袖抹去他手上泪渍,再匆匆抹去脸上湿意,没料到越抹泪越流,怎么都擦不干。“绽梅知道自个儿身低微,下半生只愿好好服侍小少爷,我、我没想嫁人……”

  “嗳,你……绽梅,你扯什么身分低微?你以为我嫌你是不?”李玄玉叹了一声,想拥她入怀的手举在半空,却又不知道该不该抱?

  “绽梅,我没嫌你,只是,我……数日后我得入京一趟,此去不知是福是祸,我……我总想你有个依靠,别再轻易寻死,我想照顾你,但我力有未逮,所以才想为你寻个好人家,嗳,瞧我把你惹得,哭成这样……”李玄玉伸袖为她抹泪。

  “大人此次入京要多久?”绽梅仰着湿漉漉的脸庞问他。

  “快则几日,慢则数月。”也有可能,回不来了……李玄玉撇掉杂乱心思,刻意轻描淡写。

  “那……绽梅,总在这儿……”绽梅十指扭绞成结,搞不太清楚自个儿为何要突然迸出这一句话,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会等李大人回来,只是等他回来又如何呢?

  唉,她总是惹得他方寸抖颤,胸口生暖,李玄玉伸手轻触她绣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