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绽梅凝望他,唇瓣甫掀,才又想开口,李玄玉便再度打断她。

  “绽梅,我不但知晓你要问什么,还知晓你要说什么,你要说广顺行与唐家皆是财大势大,极难得罪,对不?除此以外,你心里还觉得,你是不祥之人,只要与你有关系,想要挺身护你之人,便要遭难,对不?你心里对你母亲、对孙管事与杜大娘、小虎子皆怀愧疚,现下又十分忧虑我要因杜家香粉铺一案遭你牵连,是不?”

  每句皆中,就连那些埋藏极深的内疚心思皆是一字不差,绽梅垂眸低首,双手绞紧了覆着半身的被子,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李玄玉握住她微颤柔荑,轻声道:“傻姑良,你究竟还要多傻?我想护你,却不净是为了护你。广顺行一家,案上叠案,如今送状纸的店铺共有十余家,已不只是单单一家杜家香粉铺之事,若不是此案越来越复杂,也不至于到今日尚未判下。”

  十余家店铺?如此严重?绽梅扬眸望着李玄玉,眸心越见忧虑。

  她忘了将自个儿的手自李玄玉掌心中抽开,而李玄玉握着她的五指一收,握得更紧,她纤弱的掌被李玄玉包覆缠裹得如此自然。

  “绽梅,广顺行换了周万里主事之后,不仅从前与周老太爷开疆辟土的老伙计们皆被换下,且周万里的作风强势蛮横,时常扣货抬价,已惹得那些与之合作的店铺颇有怨言,如今光天化日之下,更胆大包天地擅闯民宅、欺凌强夺,已经令霁阳许多商家们忍无可忍……绽梅,孙管事离开广顺行,杜家香粉铺遭劫,这些祸事不是因你而起,你明白吗?”

  “但,唐家老爷极为疼爱小姐,绝不会放着这事儿不管……”唐家老爷怎可能任由女婿被关在县衙牢房里?

  “他或许不能不管,但我也不能置那些递状纸的百姓不顾。绽梅,你明白为何我提了周万里之后,那些控诉广顺行的状纸才纷沓而来吗?”

  绽梅摇首。

  “他们原本并不想报官。”见绽梅似没听懂,李玄玉又说得更明白。

  “那些被欺压的店家,他们有口难言,既忌惮广顺行财大势大,也忌惮广顺行攀上太后远亲那门亲事,唯恐报了官,官府会吃案,或是反被乱扣个诬告罪名,所以才一直隐匿不讲。”

  “既是如此,现下又为什么……”

  “是啊,绽梅,为什么?”李玄玉似笑非笑地反问她。

  “是因为……大人提了周大爷,又带了我与杜大娘、小少爷回来?”绽梅不甚确定地问。

  “是,他们见我有心想办,才开始全然信任我。”李玄玉顿了一顿,捉着她的手又握得更紧,重重强调。“绽梅,百姓信任我。”

  明知前头险路,他却无法辜负如此心意。

  绽梅与李玄玉视线相凝,明明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觉什么也说不出口。

  恶人未必命短,好人未必善终,她明白,但……

  “李大人,小少爷方才对我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绽梅希望,大人为所当为的同时,也能善待自己。”绽梅沉默良久,最后只剩这句心思重重的提点。

  李玄玉扬唇一笑。

  “看来香粉铺此次遭劫也不全然是坏处,小虎子近来极为认真,真所谓是不经一事,不长一知。”跟着杜大娘忙进忙出,努力向学,不再时常抱怨,人也更体贴有责任感了。

  “李大人……”他这时候将话题移转至杜虎身上,是为了令她放心吗?

  绽梅望着李玄玉,澄澈水润的眸心中有太多对他的不舍担忧,与万般复杂的心绪。

  她眸含水光,秀质楚楚,愁态万端的模样瞧得李玄玉一阵心疼,一时情难自已,便伸臂将她拥入怀里。

  “绽梅,此事该如何行止,我心中自有分寸,你别担心我,只管好好养伤便是,待得这一切事情告个段落,届时,我、我……我想听你唤我一声玄玉。”

  从她头顶传来的声音沙哑朦胧,多情得令人不敢抬眸相对,绽梅在他怀中闭眸摇首,却没能鼓起勇气退离他怀抱。

  她既喜爱他,又担心他;既仰慕他,又不敢拖累他;她不舍放开他的手,却不知该如何回握;明知大人对她有情,也不知该拿什么回应?

  大人是官,她是婢;他随和性情讨喜得有如春暖花开,而她却孤寂凄凉得有如霜风残月……比?怎么比?他是天上星辰,她是地底烂泥。

  在李玄玉面前,她明明自惭形秽,然情苗却悄然生根,难以拔除,却又无法任由发长。

  不知该如何回话,怀抱里徒留一声惆怅叹息。

  “胡闹!你当真是胡闹!”

  今日,霁阳县衙内用来议事的大厅里,清楚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低喝。

  身子逐渐转好,已可下床随意走动的绽梅,正取了布料与针线想为李玄玉缝制钱袋,才穿过廊道,便听得议事厅内传来这声暴吼。

  她欲回暂居院落的脚步一顿,本想匆匆退离,李玄玉由厅中传出的声音却又诱她停下脚步。

  “恩师,学生并未胡闹,学生不得不这么做。”李玄玉出声回应,口吻坚决却听来甚是疲惫。

  广顺行一案牵连甚广,他明白,只是,他并没想到会发展至如此地步。

  自他提了周万里回县衙之后,送状告官的百姓不少,送礼关说的豪绅权贵却是更多。

  霁阳县衙的门槛几被踩平,有人急着要他办案,有人急着要他别办,七嘴八舌,无非是希望他这样又那样,而他只是一介小小地方官,上有三公九卿等数不清的京官朝官,随便一个说句话便能压死他,现在竟然连身为堂堂御史大夫的恩师都来插手?李玄玉真是疲惫至极,又是不敢置信。

  恩师?议事厅外的绽梅微微心惊,莫怪她总感这道声音耳熟,想必厅内的是她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御史大人吧?

  御史大人来访,想必有何要事,而御史大人的语气听来又如此气恼,令她好生担忧。

  绽梅心中虽觉不妥,仍退至尚未掩全的厅门旁,藏身至廊术后头,竖耳静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