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夫子之前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娘也说,咱香粉铺的祸事,皆是因为咱们的鸭蛋香粉已经逐渐闯荡出名气,连接了几位官夫人的生意,才会教广顺行眼红……娘还说啊,广顺行这回惨了,李大人一带咱们回县衙之后,好多曾经被那混账周大爷欺负过的店家,也通通都跑来向李大人告状,周大爷罪上加罪,不知得在牢里关几年,我就瞧那王八乌龟还怎么神气?”

  绽梅半躺卧在榻上,意识虽然尚未完全清明,但杜虎此言仍是令她越听心口越惊。

  她总算想起那日从她心头滑过的重要之事是什么了。

  李玄玉说他提了周万里,而周万里的娘子是她从前服侍的唐家大小姐唐雪,唐家可是现今太后的表亲,即便广顺行周家做了错事,然李大人得罪得起吗?

  “小少爷……”绽梅柳眉紧蹙,微叹了口气,她很是忧虑,可却无法向杜虎说明这细微枝节,只得硬生生拐了个弯,问道:“杜大娘这几日可否安好?我不在之时,您可有好好听娘的话?”

  “娘可好的呢!她把店铺整理好,又请了几个师傅,还制了些漂亮的香粉盒,说是要特别卖给官夫人们的,娘还说啊,咱要闯就闯出名堂,不能白白教恶人欺凌,得比从前有干劲才行,恶人见不得咱好,咱就要更好。”杜虎挺起小胸膛,越说越得意。

  “还有,娘已经开始让我进铺子里学事儿啦,过几日,等我熟记了香粉制法,娘她便要告诉我爹爹的独门秘方,到时,就算绽梅你问我,我可也是不会说的。”

  “好,绽梅不问小少爷就是。”

  “不不不,你一定得问我。”她不问他,他怎么会觉得自个儿很有当家派头呢?杜虎嘴一瘪,生气了。

  “好,绽梅一定问小少爷。”绽梅唇角微扬,无论她如何心思重重,这孩子总能教她发笑。

  嘿嘿!杜虎面容马上转为开心,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好,那便这样了,我明日再来看你。”

  “小少爷不须每日都来,过两日,绽梅便回去了。”其实,绽梅早就觉得自个儿可以回杜家了,是李玄玉总说她的伤还没有收口,还得再休养几日才行……

  想到李大人,绽梅神思更乱,又想叹气。

  “不行,李大人说你还不能走,娘也说不行,你若是伤没好透便回来,我、我一见你就关门!”

  “……”竟连杜虎也开始帮腔了?绽梅脸上的表情看来既为难又无奈。

  许是身子仍不舒服,她脸上的表情较从前多了许多,某些藏不住的心绪就连杜虎都能轻易发觉。

  杜虎微微一颤,握住她的手,说话的神情很是坚决。“绽梅,娘说你在这儿,李大人会好好照料你,既有李大人照料,你为何脸色还这般难看?是李大人欺负你吗?若是谁欺负你了,你可要告诉我,我保护你,我带你回家,绝不教你受欺侮!”

  唉,当真是有理说不清。这种又无奈又好笑,又心疼又甜蜜的心绪,实在很像她面对李玄玉时一般……

  “小少爷,没人欺负我。”绽梅握紧了掌中小手,摇首缓道。

  “好,那就好,那你好好在这儿安心让李大人照料,我回去啦!”毕竟是孩子,毫无心眼,闻言立马放心的杜虎开开心心与绽梅告别。

  绽梅才目送着杜虎背影离去不多久,李玄玉便又穿着官服,端着一碗汤药走进她房里。

  绽梅心口一跳,随即涌上心头的除了不安忐忑之外竟是无奈。

  那日,她彻底失态,狠狠地在李玄玉怀中痛哭过一场,之后虽曾烦恼该如何面对李玄玉,然,李玄玉没说没问,就好似她从来没对他提起过什么一般。

  她感激他的体贴,却也对他的体贴无所适从。

  她受伤不便,李大人请了个仆婢茹儿来为她张罗吃食,伺候她洗沐换药便算了,他甚至还每天穿着官服,下了公堂之后亲自来喂她喝药,无论她怎么说,李玄玉却都比她更坚持。

  唉……连日来皆是如此,绽梅真想把眸子合上,索性当作看不见,偏生李大人已经瞧见她醒了,而且,与那些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儿女心思相较起来,她现下有更重要的事情得问李玄玉,容不得她装睡。

  “李大人……”绽梅呐呐开口。

  “有什么事待喝完药再说。”李玄玉打断她,将手中碗缘凑近她口。

  “李大人,绽梅自个儿来。”绽梅伸手欲将汤碗接过来,李玄玉却是不让。

  李玄玉横了她一眼,真的是很不书生、很不斯文、很不李大人的那种,仿佛还在恼她上回昏迷,怎么都不肯喝药之事。

  想起上回喝药之事,绽梅既赧又叹,最后只得乖乖张嘴,启唇啜饮那碗苦得不行的药汁。

  她自个儿兴许没发现,但她耳朵红了,病中犹艳的两腮浮现丽色,人依个清淡风雅,圆润的眼儿却不敢扬睫瞧李玄玉,颇有女儿娇态。

  李玄玉在她榻旁坐下,眸光恋恋地瞅着她,他坚持要亲自喂她汤药,自是因为他极其喜爱她瞧她这模样。

  他的目光在她瘀肿渐退的面庞来回游移,瞧她红艳粉嫩的唇,瞧她颊畔青丝,想他曾吻过那两片唇瓣,曾搂过她娇软馨香的身子,曾拭干她大哭不止的泪……

  李玄玉直勾勾地盯着她,虽是一言未发,那如泓眸光却烘得绽梅周身发烫,似乎就连他一个小小的动作,一个细微的呼息,都能令她浑身颤栗,四肢发软。

  他们之间看来没什么不同,又好似全都不相同了。

  “李大人,多谢你——”绽梅一句话还没说完,李玄玉便拿起一旁的帕子拭净她嘴角,他指尖若有似无滑过她秀颊,令绽梅浑身陡地一震,急忙敛眸垂首,缓定心神。

  李玄玉起身,走到角落脸盆架旁,将帕子放入水中打湿,绞了绞,一面动作一面问道:“好了,你想同我说什么?”

  他的平滑声嗓太过温柔醇厚,照料她的举措太过细腻温存,近来总令绽梅水眸生雾。

  “盼能如此日日夜夜,守你年年岁岁……”

  是梦?抑或是他真的曾在她榻旁许诺?别想了,不是说好不想的吗?绽梅制止自个儿再如此胡思乱想下去。

  “李大人,广顺行……周大爷他……衙内一切安好吗?”绽梅起了个头,却不知该如何下去才好,她是担忧李大人,然广顺行之事乃县衙公务,她如此提问,似乎又嫌过太过僭越?

  李玄玉闻言回首,对她勾唇一笑,那笑容看来既安心又无奈。

  “绽梅,我知你想问什么,想问便问,没什么不能说的,你忧心我得罪广顺行与唐安,惹祸上身是不?”李玄玉将帕子洗净放好,信步走至她身旁来。

  “是,李大人。”绽梅仰首望他,认得老实。从前姑爷是什么脾性,她或许因相处不深不甚明白,但服侍了多年的唐家老爷与唐家小姐是何等心高气傲,她比谁都清楚。

  “唉,你当真是精神好了许多,脑子一好使了,便净是忧虑别人之事。”李玄玉叹了一声,望着她的眸光既宠且溺,仿佛拿她很头疼似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