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绽梅……”李玄玉坐到她榻旁,想伸手碰她,却又觉得自个儿太过渺小,不知该如何抚慰她如此巨大的悲伤。

  她当时年幼,丝毫不懂世情冷暖与人心险恶,是否,她将一切过错往自儿身上兜揽,直到现在,仍觉自个儿是害死娘亲的凶手?

  “我没钱葬娘,只好蹲在路边直哭,一位老太太拿了张破席子给我,说要将娘裹卷起来,那么爱漂亮的娘,那么漂亮的娘……她不会喜欢那张破席子,我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大小姐经过,她才大我一、两岁,她很美,就像娘平时打扮得那么美,我冲过去抱住她,可她可怜我,替我想办法,我娘从前跟她一样美……我求她,我一直求她……”说到这里,绽梅已然觉得自个儿说不下去,她数度呼吸吐纳,却再难成言。

  “绽梅……”李玄玉抱住她,绽梅再也忍受不住,在他怀中放声大哭。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我?我可以跟娘换的……我很乖,爹爹想将我送谁就送谁,我听话,我愿意听话,只要娘可以活起来,可是、可是!娘她不会活了,我一直叫她,她都不理我,她冰冷了,她不会动了,她叫我逃远一点儿,可是逃去哪儿又有什么不同?哪里都没有娘,我不知道我活着做什么?为什么是娘死不是我死?我不想活啊,为什么老天爷要留我下来?为什么要留我下来?”

  绽梅一直哭一直哭,哭得背心发颤,已经不知道自个儿在说些什么、想说什么,也不知道是心伤拉动了身痛,还是身痛扯得她心伤,总之她浑身皆疼,脑子浑浑噩噩,所以不愿想的往事通通冲涌而上。

  李玄玉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她,抚她发心,抚她额际,抚她垂落的泪,却知道抚不去她心中伤痕。

  他只好搂紧她,一遍又一遍地道:“绽梅,我说我喜爱你,那自是很喜爱、很喜爱,你活着,遇上我,被我喜爱,令我欢喜,这样,不行吗?为我活,不成吗?绽梅,我、我……你赠我的鞋,我很喜欢,我瞧着许多天了,才舍得穿,我也总是很欢喜,我迫你习字,那是我想见你……绽梅,我很喜爱你。”

  “为什么?李大人……绽梅并无任何过人之处……”绽梅扬睫望他,泪花糊了她眼,她瞧不清他的模样,却能感受他话中盈盈温柔。

  “你问我为什么,我也弄不明白,我只知道我每回瞧着你,心中总要闹过些什么,闹得我脑子发晕、身子轻飘飘,我见着你,又恼你又心疼,我总想着,你每回望着天,是在想些什么呢?你嘴上老是说着什么不敢,但其实你胡来得很,做事乱七八糟,真是气煞人也,我又想,我还想……你笑起来这般好看,为何不多笑笑呢?我、我很喜爱见你笑……”

  绽梅望着他,沉默了良久,又想哭又想笑。

  “李大人,绽梅配不上您,大人您应当找门当户对,与您匹配得过的姑娘,绽梅是不祥之人,遇上绽梅,总要遭难……若不是我,娘她……我……”

  直到她说了这句话,李玄玉才意识到,她的父亲从前既能买下歌伎,又纳之为妾,想必也是富贵人家,所以,绽梅虽是庶女,却也算是大户千金吧?

  她怀抱着被父亲遗弃的伤痛,背负着害死母亲的内疚,从小姐变成婢女,也真是难为她了……

  “绽梅,你这傻瓜,每个人都有曾经,你有你的过去,我也有我的从前。”李玄玉抚过她颊畔青丝,将之勾至耳后。

  “日后若是有机会,你想听时,我再说给你听吧,你该睡了,多睡点儿,养足了气力,病才会好。”李玄玉将她拥进怀里。

  绽梅沉沉凝望他,一句话都无法出声回应。

  “睡吧,什么都别想了,忧思伤肺,哭伤眼,那些事儿都过去了,说出来,便是过去了,别想了。”

  李玄玉在她耳畔低喃的嗓音总是醇厚温煦,适才哭过一场,绽梅本就困倦的眼皮更感沉重。

  说出来,便过去了?是吗?

  绽梅软软地合上眼睫,她想,也许,待得明日天明,她会后悔此际冲动,曾和李玄玉吐露过这段往事。

  然,李玄玉方才与她诉说的情衷,那些听来羞人腻耳的情话,却又令她感到心头泛暖、面庞发热。

  该如何是好?那些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儿女情长,该如何是好?

  算了,也罢,真别想,多思无益,她听话,她好累,她睡便是……

  绽梅眼睫轻合,放纵自个儿沉沉没入李玄玉周身好闻的男人气息里。

  李玄玉抬手轻触她红肿的眉眼,心疼地抚过她犹带着湿气的脸容,如今终于明白,对一个人的心疼与不舍能如何发挥到极致,教他满心满眼全是她,想放不能放,想藏不能藏。

  幽微的烛光,冷洌的空气,夹杂他悠长叹息——

  “傻姑娘,你尽管傻,你应我情感也好,不应我也罢,玄玉只盼能如此日日夜夜,守你年年岁岁……”

  他是实心眼,更是死心眼,认定了便不放,不躲不藏。

  她似他心中梅花初绽。

  时隔数日,许是喝药的缘故,绽梅连日来昏昏沉沉,醒醒睡睡,今日身上伤口稍愈,精神才微微转好,坐在她榻旁的杜家小少爷便开始滔滔不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