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姑娘又笑了,他真欢喜,那是真欢喜,欢喜到他告别了她,连走过了两条街,才发觉杜虎的书袋还提在他手上,于是眼角弯弯,唇也弯弯,脸上全是笑意折回。

  事情发生得太快!绽梅根本就搞不清楚是怎么发生的。

  明明她才在门口与李玄玉道别,走进屋里没几步,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人捂住嘴拦腰抱起,像扛包米袋似地被丢进主院大厅。

  厅内站着数位手持棍棒的彪形大汉,案倒物洒,很有遭偷儿强盗闯入过的态势,而杜大娘双手双脚被粗绳牢牢捆绑着,地上满是她方才买的白糖糕……

  “别再找了,周大爷,我早已说过咱们的独门配方并无纸本,制法与香料皆在我脑子里,你想做出与咱家相同的鸭蛋香粉,是痴人说梦!”杜大娘朝为首那位男子怒叫。

  周大爷?

  绽梅惊魂甫定,定睛一望,眼前这人不就是想收她入房的周家大少周万里吗?这是怎么回事?杜虎呢?小少爷比她早进屋,人呢?

  “娘!”本被名汉子压制在地的杜虎朝杜大娘奔去,小小身子被一把腾空抓起,“娘!你这恶人!放开我娘!放开我!”

  “小兔崽子忒煞吵人!”周万里揣住杜虎衣领,信手过去便是一记热辣巴掌,气焰高张地对杜大娘道:“你杜家人丁单薄,现今只剩下这唯一男丁,你尽管嘴硬,老子不怕你不讲。”

  周万里全然不顾杜虎已然被打跌在地,唇角渗血,伸手又是一巴掌,脚踩在孩子肚腹上。

  杜大娘惊叫道:“周大爷,你大商家有大商家的路数,何必为难咱这么一个小铺头?”

  “小少爷!”绽梅过去抢人。

  “绽梅?”周万里钳住她手腕,不可置信,真以为自个儿瞧错了。“哈哈哈,好啊!以为让你给跑了,原来连你也在这儿,这下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周万里大笑了几声,又望着杜大娘道:“杜大娘,若非你硬气,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又何苦做到如此?我连挖你铺里两位师傅,偏生做出来的香粉就是质地不对,逼也逼也不出个啥东西来,你尽管嘴硬心狠,我瞧你儿子能捱到什么时候?”语毕又用力踩了杜虎一脚。

  “姑爷,你别这样,小少爷禁不起这样折腾的。”绽梅扑过去拉住周万里袍摆。

  周万里矮身蹲下,踩在杜虎腹上的脚放开,冲着眼前的绽梅直笑,这脸蛋,这身段,这身淡雅气息,他可是朝思暮想了许久。

  “绽梅,你别怕,我就算为难全天下也不会为难你,你日后乖乖跟着我,我定不亏待——”

  “呸!”村虎一口混着血的唾沫吐到周万里脸上,“大恶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瞧你生得这副歪瓜裂枣样儿,也配要绽梅跟——”

  “小虎子!”

  “小少爷!”见彻底被惹恼的周万里又要伸手打杜虎,杜大娘与绽梅同时大叫,绽梅扑过去将杜虎牢牢搂进怀中,以身相护。

  周万里对眼前情状冷笑了声。

  “好!绽梅,你也一样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很好,杜大娘,你总算知道该急了?来人啊!给我打!”见身旁上前的打手们似有迟疑,周万里又添了句,“拉开她,打!拉不开,就两个一起打!咱就耗到这姓杜的娘儿们说!”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别欺负绽梅,别欺负我娘!咱杜家香粉,只有爹和娘做得出来,你们这群王八羔子怎学得会?”听得落在绽梅背上那棍棒张牙舞爪,声声笃沉厚实,杜虎急得鼻涕眼泪直流,胡言乱语。

  “绽梅你快跑,你保护娘,你保护你自己,我不怕打,我也不说咱香粉是如何做的,呜……你们这些恶人!恶人!别再打了!绽梅会死掉的!”

  怎么办?怎么办?杜虎望向一旁急得猛掉泪的娘,好想做些什么事保护娘和绽梅,可是他却什么也办不到,他想推开绽梅让她少挨些打,但绽梅却抱他抱得好紧,他挣也挣不开,只能跟娘一样一直哭一直哭。

  “小少爷,你别哭,你听话。”绽梅气若游丝,早已被打得头晕眼花,出气多入气少,但不要紧,她从前当丫鬟时也捱过不少责罚,她很耐打,她不怕疼,至少,她绝对比杜虎能捱打……

  “小少爷,待会儿我说跑你便跑,听话,乖。”就差一点儿,厅门未掩,她往那儿滚爬了几步,他们就差几步,就差那么一点儿。

  绽梅嘴唇咬出血丝,眼眶痛到泛泪,她在等,等一个机会,她得忍,她能捱。

  “呜……”见绽梅唇角都流出血,杜虎越哭越厉害,他听话,他很乖,为什么恶人都不用听话?

  “周大爷,别再打了,我说,我说便是!”凝滞的空气中突地传来杜大娘一声认命哽咽的爆吼。

  “好,总算学乖了是不?”周万里得意洋洋,嘴角咧笑,比了个手势要随从们停手。

  “小少爷!跑!”就那么几秒钟的停顿,绽梅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几乎是连蹲带跑地将杜虎推出门外。

  “他妈的,贱人!给我追!”

  绽梅将厅门掩上,背抵住门,才回身便接连挨了几个巴掌,一头青丝被拽住,奋力往墙上冲撞。

  她听见杜大娘尖叫,听见几名汉子们咆哮,听见她的身体被猛烈撞击的声音,但她不让任何人过去,就是不让,她多撑得一时,杜虎便能跑远一些。

  痛,很痛很痛,她满脸血污泥沙,唇角却竟然扬笑。

  “绽梅,我杜家就剩这株独苗,性子娇惯坏了,还望你好生担待。”

  疼痛至极,零散的记忆片花不受控制地冲涌而入脑海里——

  “绽梅,既然你也认为你姑爷是位好良人,那么,你姑爷昨夜向我提及要收你入房之事——”

  “姑娘,你走吧,哪里来便哪里去,一切珍重。”

  “绽梅,你可糟了,先生亲自来逮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