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既然杜大娘今日已经休息,那我就不进去了。”停顿了片刻,李玄玉如此对绽梅说道。

  “李大人,还是我进去知会杜大娘一声,杜大娘见大人您来了,一定很开心,或者,大人您可以在我们这儿用顿便饭?”瞧!她明明就觉得待在李大人身旁十分不自在,却又不舍他这么快离开,这不是古古怪怪是什么?

  就算绽梅对李玄玉说得如此客套平淡,就像对待个平时来访的客人,她还是很想咬掉自个儿多事的舌头。

  “不用了,绽梅,我是来寻你的,几句话说说便走。”

  “好,大人请说。”绽梅点头再点头,话音平平,手心与背心却同时渗汗,一颗心简直要惊跳出喉咙,他要寻她做什么?

  摆托,千万别问她那双鞋的事,也千万别听见小少爷适才在学堂前说的话……

  可惜,天不从人愿,李玄玉开门见山地便说了。

  “绽梅,我来是要告诉你,这双鞋大小刚好,鞋底还絮了棉,穿着挺暖。”李玄玉指了指脚上的鞋,大有先穿先赢,若不是做给他的,怎会如此合脚的意味,要教她无法耍赖。

  绽梅垂眸一望,适才没留心,倒没发现李大人已经将鞋穿上了。

  果然,这鞋瞧来是真的挺合脚,而这色,也很衬李大人一身温雅书卷气……绽梅本就不自在的脸容,双颊变得更加艳红。

  “合脚很好,暖和也好,李大人喜欢,便好。”绽梅继续点头再点头,不敢抬眸望他,又想匆匆告退。

  “绽梅,我很喜欢,很喜爱,很喜欢也很喜爱。”到底是喜爱什么呢?是鞋还是姑娘?李玄玉也不顾姑娘是否听得面红耳热,自顾自地说着,重重强调,强调得绽梅只想落荒而逃。

  “李大人,绽梅进屋了。”

  “慢!”李玄玉唤住她,心心念念了好几天的姑娘,他并不愿这么早放她离开,“绽梅,我今天来,除了向你道谢,还想跟你讨个东西。”

  绽梅疑惑扬眸,惊讶不已,她从没想来李玄玉有天会向她索讨什么物事,是孙管事的玉簪吗?

  “李大人想向绽梅讨什么?”

  “钱袋。”李玄玉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得斩钉截铁,极有魄力,像鼓起多在勇气说似的。

  “好,李大人您等等,绽梅进去拿给您。”绽梅意会过来之后,回身便要进屋。

  “不是。”李玄玉情急之下又拉住绽梅手腕。

  从他手上传来的触感细致滑腻,而她眼波盈盈,双颊犹泛着粉红,眉目间隐约含情的模样娇美不已,令李玄玉倏地想起上回怀抱她的感受,心湖生波,情波荡漾,忘了将她的手放开。

  “我不是要那个已经赠你的钱袋,我是要一个新的,你做的,新的钱袋。”一个就算她再不来衙里洗衣学字了,也得再来见他一趟的理由。

  他就是不愿她像这几日秀的躲起来,教他见不着她,若有所失,真怕她此后再也不来了。

  李玄玉一句话重复了很多次,但绽梅却觉得她越听越不明白。

  是她这几日未去县衙,所以李大人才要为她编派差事吗?但这又怎么可能?

  “李大人,您是身边没有钱袋好使吗?或是新的用来不若旧的合手?若是,绽梅可以先将旧的还给大人,绽梅有好好洗净收着,现下便可拿出来给您。”

  “不是,绽梅,我不是要那个旧的,我已经说了,我就要一个新的,你做的,上面绣着‘李’字的钱袋,你绣的。”她不是听不懂,只是,究竟要他说几次,她才愿意听懂呢?李玄玉越说越用力。

  “啊?”绽梅一怔,方才退去潮红的两颊又再度发红,她光是用脑子想绣那个“李”字,都感到脑袋发昏,还怎么拿针线?

  李玄玉见她一向平静无波的脸容瞬间变换过好几种颜色,明白她已意会,倏地想起了什么,又重重强调,“旧的那个钱袋,是我娘亲过世前做给我的,上头的‘李’字,是我娘绣的,不是别的姑娘。”一顿,又再说了一次,“没有别的姑娘。”

  为什么这句话明明应该不是很古怪,却隐约透着古怪,而她又古怪地红了脸呢?绽梅越来越想逃跑了,为什么李玄玉还抓着她不放?

  “好了,李大人,绽梅知道了,你先放开我……”绽梅粉颈轻垂,现下连耳朵都是烫的,虽说天色渐暗,这时候附近行人已经渐少,然,被人瞧见了总是不好。

  “不放,你允了我才要放。”姑娘性沉寡言,但应承了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所以,即使手段有些不入流,他也一定得要拐了她先答应了才行。

  “好……李大人,绽梅允了你,你可以放开了。”绽梅动了动手,过了会儿才顺利将手腕从李玄玉手中抽开。

  那股放开她的力量恋恋不舍,为什么,她很有种在哄小少爷时的感觉呢?哄李大人的时候,她也如哄小少爷时般,唇角弯弯,同样想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下回还是得来衙里,就算你不想习字、不想洗衣了,还是得来,可不话说话不算话,不然——”

  “我知道,大人要命衙役抽绽梅板子。”真是为了要她去衙里才编派她差事?绽梅真是不敢相信。

  “瞧,我早说你分明不怕我。”她说得这么云淡风轻,这么无关痛痒,他当真是官威荡然无存,李玄玉嘴角噙笑,视线对上她隐含笑意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玩性。

  “奴婢不敢。”他们两人同时开口。

  被学去了?李大人啊,真的很像小孩子……

  绽梅仰首望着李玄玉,念羞漾笑,而李玄玉哈哈大笑,两人连日来的忐忑怅然烟消云散,分别了好几日的思念之情,好不容易才平抚了一点点。

  “李大人,绽梅该进屋了。”李大人本就五官端正,眉目清俊,如此盯着她直瞧,教好如何招架?

  “去忙吧。”李玄玉向她作别,目光仍恋恋不舍地游移在她颊边若隐若现的两枚小浅涡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