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自她不小心将为李大人纳的新鞋落在衙门里之后,她……她怎么还有脸走进去,又怎么敢走进去呢?

  后院就那么点儿大,李大人必然会发现那双鞋,若是大人向她问起,她该怎么说?说鞋是做给小少爷的?但那鞋怎可能是那大小?说是她路上不小心拾得的?大人如此聪明,又怎会相信?

  绽梅整了整心神,避重就轻地回道:“小少爷,绽梅进县衙,是去为大人浣衣,不是为了习字的,近来天冷,衣服不须那么常洗,绽梅过几日再去便行。”

  “呿!浣衣归浣衣,习字归习字,怎可混为一谈啊?你们大人就是喜欢来这套,自个儿不愿做的,黑的也要说成白的!”杜虎哼了声,喳呼抗议了一长串,白胖的圆脸皱成颗包子似的,又道:“我知道啦!一定是你做给李大人的鞋不合脚,李大人不小心嫌了句,你就生气了对不?”

  绽梅心一提,老习惯又来了,心中越慌张,回话便回得越平稳。

  “小少爷见我纳鞋,怎知是要做给李大人的?”

  “我瞧见那布与李大人的钱袋色像,不是做给李大人的,还是做给谁的?我知道,你一定又要问我怎知那钱袋是李大人的对不?那是因为钱袋上绣着跟李大人书袋上一样的‘李’字,李大人用好几年啦,我认得,再者,我知道的事情可多啦,我还知道你常常半夜不睡觉,总要瞧那钱袋瞧上许久,每回从李大人那习字回来之后,也总是心不在焉,绽梅,我知道,你心中喜爱李大人喜爱得不得了,对不?”

  “小少爷,你别胡说八道。”这里是大街旁,孩子越急声越扬,再这么胡闹下去,她的心事要教多少人听见?

  “霁阳城姑娘都喜欢李大人,我也喜爱李大人,这又不是啥新鲜事,你何必急急否认?你一定是见我说中,心虚了便说我胡说八道,我瞧你才胡说八道呢!”杜虎双手盘胸瞪着她。

  “好了,小少爷,绽梅是喜爱李大人,是绽梅说错话,绽梅跟你赔不是了。”杜虎鼓嘟嘟的胖颊令绽梅又无奈又好笑,直想尽快结束这话题,连忙安抚。

  “赔不是也没用,得罚罚才行,罚……就罚你陪我吃白糖糕!”杜虎短胖的食指往前一伸,接着对街卖米糕的小店铺。

  “好啊,那我们顺便也给杜大娘还有铺里师傅们买一些。”绽梅举步便要过街。

  “顺便也给衙里弟兄们买一些吧。”身旁倏地插入一道男音。

  绽梅猛然旋首,心眼都快提到嗓口。

  这眉,这眼,这声嗓……确是李大人没错,他何时来的?

  方才她与小少爷的胡话,他又听得多少?绽梅真想挖个地洞将自个儿埋进去。

  “李大人!你怎么来啦?”杜虎立马跳到李玄玉身上,小小身子被李玄玉牢牢接住。

  “还不就惦着我缺课的学生,见差不多到你下讲的时辰,便来守株待兔了,杜公子,你可莫要学你绽梅姊姊。”李玄玉垂眸睐向绽梅。

  他本想,他见着绽梅时,必要把脑中盘旋了几日的问句通通向她问出,问她鞋子是何时做的?问她如何得知他的脚长?再问她为何拿来了又不敢给?但是,方才听得杜虎所言,他又觉自己什么都不需要问了。

  她说她喜爱他,即使是安抚孩子的戏言,听在耳里仍是极为受用,令他异常欢喜。

  “哈哈哈!我就说了呗,绽梅,你可糟了,先生亲自来逮你。”杜虎扬声大笑,神情好不得意。

  怎忘了,这孩子心性的一大一小兜在一块儿胡闹,要教她如何招架?

  “小少爷,李大人,我去买白糖糕。”绽梅面红耳热,匆匆抓了个现成的理由便往对街逃。

  她千不该万不该,怎么偏要在李大人那儿落了一双鞋?或许,她还落了些别的什么?才会没见着李大人的时候如此相念,见着的时候又如此想逃……

  “娘!咱们回来啦!”买完了白糖糕,杜虎与李大人和绽梅一路行至杜家香粉铺前,杜虎兴高采烈地边跑跳边吆喝,却竟然发现铺门竟是掩上的。

  “怪了,今日铺子怎么这么早关门?”杜虎推开铺门冲入铺内,四处张望无人,掀开拉帘便往里屋窜,“娘?你快出来,我买了你爱吃的白糖糕!你快来尝尝!”

  杜虎急着献宝讨好,连声再见也忘了同李玄玉说,人便一溜烟地不见,徒留绽梅与李玄玉四目相凝,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古怪,明明都像是有话想说,却又无人知晓该如何开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