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李大人,谢谢你,你……可以放开我了。”如此近的距离,鼓动得如此快速的心音,绽梅不能抬眸也不敢抬眸,明明不想直视,周身却被他全然男性的气息温暖烘罩,即使想躲,仍是逃不掉。

  绽梅伸手推了推李玄玉的胸膛,李玄玉却只是直勾勾地瞧着她,没留意到胸前的颤动,只注意到她红艳微垂的脸容,与发上落梅点点。

  她娇小玲珑,肤白似雪,黑发如缎,清丽脸容温婉秀丽,恬淡静雅,有股执拗神气,她发间总散发着缕缕香气,似在不知不觉间早已萦绕他鼻尖、缠绕他心田,就连夜时,也偶尔入他梦……

  “绽梅,你的名儿取得真好,这是你原本的名儿吗?还是从前入唐府时另起的?你未入唐府前住在哪儿?又是怎地入了唐府为婢?你说令堂已经过世,那令尊呢?你的爹爹可还在吗?”李玄玉瞧着她总是微垂的脸容,不自禁开口向她抛出一长串问题,伸手拂去她发上落梅。

  落梅,绽梅,她似是他心上的一朵梅花绽放,怒放寒风,明明不想与谁争春,却在他心头悄然生根,令他隐约感到有情苗正在发长。

  他对她有怜惜之情,有好奇之心,偏生她对自个儿的事情只字不提,逼得他不得不开口发问,顺遂某种想更亲近了解她的心绪。

  “李大人……绽梅,便只是绽梅而已,多谢大人关怀,绽梅之事,不足挂齿。”绽梅敛眸,低垂的长睫掩去某些不愿回想的意绪,闪避李玄玉的问句,转身欲走。

  “大人,今日耽搁得晚了,我先去学堂接小少爷,习字的事儿,我们下回再——”

  “慢!”李玄玉再次捉住她手腕。

  他实在觉得自个儿此时的行径十分不可取,明明绽梅就已经如此不想谈了,但,他偏生无法任她带着一张如此愁苦的脸自他眼前离开。

  “杜大娘与小虎子近来可好?”想他在公堂上能言善道,辨才无碍,此际却为了留住一位姑娘,挑来挑去才挑出这句无关紧要的话。

  “皆好。”绽梅低垂的螓首点了点,仍是不能直视李玄玉的眼,越想与他拉开距离,说话便越加客套疏离。“香粉铺的生意极好,少爷也越见乖巧,李大人如此关心黎民百姓,忧心家国社稷,当真是辛苦了。”

  唉!每回她想高筑心墙之时,便是如此咬文嚼字,每一字每一句都极为度量分寸。

  “不辛苦,心在牵绊,便是甘之如饴。”她谦谦恭恭地敬,他便也只好客客气气地回,李玄玉一语双关,不论她有无听懂,心中皆有份无以名状的失落。

  心有牵绊?甘之如饴?是她多心吗?为什么她总感李大人话中有话?

  “李大人,绽梅先行告退了。”绽梅旋足便走,脚步越行越快,几乎像林霁阳县衙里落荒而逃。

  唉……终究还是吓着姑娘了。

  李玄玉立在雪地中,望着绽梅的背影喟然而叹,才想回房,眼角余光便捕捉到白茫雪地中的一抹靛青。

  他疑惑走近,弯身,拾起——是一双絮了棉的布鞋。

  布料极新,鞋底干净,这新鞋尺寸大小他识得,正好合他的脚。

  绽梅适才望着天光若有所思,与在身后遮遮掩掩的模样蓦然跳入李玄玉脑海,这必然是他方才为她遮挡头顶落雪时,她不慎脱手落下的。

  这是姑娘为他纳的新鞋吗?

  她怎知他的脚长啊?凭着雪地里的足印吗?再者,她又是何时觑得的?是以自个儿的手长或足长去相比而记吗?

  她对他似乎不是全然无情,既是如此,那又为何他的每一个问句皆不愿回答?抑或是,她的确是对他无心,此次纳鞋,仅是为了偿他教她习字之情。

  然,若是为了报恩还情,她何必又要望天踌躇,费心隐藏?

  “李大人……绽梅,便只是绽梅而已。”

  想起她的避谈推托之语,李玄玉摇首苦笑,是,绽梅便只是绽梅而已。

  如梅花初绽,如砌下落梅,他当真是拂了一身还满。

  “绽梅,夫子今日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咱们做学问千万不能半途而废。”甫从学堂走出来的杜虎,双手叉腰,对绽梅说得振振有辞。

  “是,夫子说得极有道理,走吧,小少爷,我们回家了。”绽梅点头微笑,频频称是,她接过杜虎手中书袋,举步前行的脸容看来有些心在不焉。

  “既然有道理,那为何你这几日都没去李大人那儿习字了?”杜虎伸手拉住她衣袖,挑眉瞅她,话中挺有指现意味。

  绽梅心口一跳,脚步一停,她确是好几日没到县衙里去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