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学生已经说了,百姓安乐,自是学生分内之事。学生编写农林书籍,是为了令有志务农之人有更浅白清晰的文本参考:鼓励经济,使百姓衣食富足,不虞匮乏,更不是为了要加官进爵。今年,民间休养生息好不容易收到显着成效,圣上此时伤财南巡,岂不功亏一篑?”李玄玉言语恭敬,言下之意却蕴含执拗不愿妥协之意。

  他为所当为,做事但凭己心,虽说仕途险恶,阿谀奉承者所在多有,但他才不愿同流合污。

  “唉、你……你呀!行事鲁直冲动,全然不思瞻前顾后。”当真是冥顽不灵!尹尚善一口长气叹了又叹,头摇了再摇。

  “太后辅政已有好些年,圣上如今年岁渐长,正欲独当一面,会如此发想也是理所当然,幸得,你人微言轻,此番上奏虽冒犯龙颜,却不至于丢官惹祸,未来,你应当更谨言慎行,珍重自爱,别仗着有为师可在朝中为你缓颊,便净是胡言乱语,为所欲为。”

  “为君谏言乃人臣之职,学生谢过恩师教诲。”李玄玉走在尹尚善身侧,语调徐慢坚毅,有礼且有理,毫无悔意,又惹来恩师重重一叹。

  “唉,也罢,也罢。”尹尚善叹息,负手便往候着他的八抬肩舆上走去。

  当初,他便是见李玄玉这学生方正不阿,心地纯孝,才察举他至地方任官,现今,几年下来看他毫无晋升,他这为人师的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儿了。

  究竟,变的是他?抑或是他的学生呢?

  “恩师,您与师母这便走了吗?当真不往学生那儿坐下一叙?”李玄玉唤住尹尚善。

  “过中秋呢,大好佳节,还逛县衙吗?”尹尚善朝李玄玉摆了摆手,回首便命令舆夫前行,挺有劝说不成,与之斗气的意味。

  他这学生连个官舍都没有,镇日待在县衙里,难道他还不知道吗?

  李玄玉目送恩师离去,一语未发,心中略感沉重。

  从前,恩师总是教导他,为人得正直,为官得清廉,直言敢谏,尽忠职守,从不排斥到他县衙里一坐,怎地近年来,他恪遵恩师教诲,却仿佛令恩师失望了?

  官场险恶,他一向但求无愧于心,读圣贤书为何?不就是为了回馈乡里,造福百姓吗?为何他为官越久,越感自己冥顽不化,不合时宜?

  “哎呀!闷闷闷闷闷、闷死人啦!”肩舆才起行不久,李玄玉右后方的矮木丛里便传来一串仿佛憋了很久,再也受不住的童音叫嚷——

  “绽梅,你可要闷死我啦!人都走啦,本少爷可以出来了吗?”

  这道声音稚嫩年幼,听来年岁颇小,约莫是只有八、九岁的男童,男童用字遣语很有小大人的脾气,有些天真,有些傲慢,更多的是藏也藏不住的孩子气,耳熟得很。

  李玄玉回首,视线才缓缓下移,便对上一大一小两双眼,正骨碌骨碌地盯着他。

  小的这双眼他识得,是东城门附近那家杜家香粉铺杜大娘的独生子——杜虎;而大的这双眼儿,弹珠丸子似的漂亮圆眼,他似乎也是见过的?

  李玄玉怔了一怔,思绪才念及,便脱口唤道:“小虎子?绽梅姑娘?”

  小虎子是霁阳城人,自然在城里,但这位孙管事托给他的绽梅姑娘呢?她怎地会出现在这里?又与小虎子是什么关系?他还以为她兴许回乡了?

  李玄玉心中有满腹疑问,却又觉得不适宜在孩子面前发问,于是并未发话。

  绽梅没预料到李玄玉会认出她来,原先矮身躲在树丛里的身子站起,神色有些困窘。

  适才,杜虎带出来的弹珠丸子不小心滚落至湖畔树丛里,她怎么寻都少了一颗,于是找呀找、摸呀摸,没想到最后弹珠丸子没找着,却在矮木丛枝桠间撞见了李大人与另一位男子谈话。

  两位大人腰间搫囊皆佩印绶,两位皆是外出官员。

  绽梅心口一提,捂了杜虎的嘴便往下蹲藏。

  “李大人……”绽梅迅速拍去杜虎与自己身上、头上的落叶,为杜虎整了整衣裳,整定心神,缓道:“奴婢不是有意偷听大人谈话,实在是不小心落了物品,才蹲着欲拾,撞见了大人谈话,还请大人恕罪。”

  李玄玉摆了摆手,对于她听见他与人谈话这件事丝毫不以为意,倒是低头一探,问:“落了什么?拾着了吗?”

  绽梅尚未回话,杜虎便拉住李玄玉衣袍,开口抢白,“李大人,您快帮我找找我的弹珠丸子,这里暗蒙蒙的,还有一颗我怎么找也找不着,绽梅又笨手笨脚的,帮不上忙就算了,还只会坏事,方才看见大人你们,竟然掩我嘴掩得那么牢实,拉着我急急蹲下,幸得本少爷福大命大没断气,否则不被她闷死才怪!”

  “小少爷……”绽梅眼瞅着杜虎,暗暗心惊。

  杜大娘曾三番两次告诉她,杜虎打小就没了爹爹,杜家就只剩这么一株独苗,性子娇惯坏了,要她多担待着些。

  她本为奴仆,主子为天,自不会同年幼孩子计较,但,杜虎这般与李大人说话成吗?如此不知轻重,竟还要大人帮他找寻孩子物事,若是大人怪罪下来,要她回去之后如何向杜大娘交代?

  “小少爷,绽梅找便是了,您别劳烦大人,大人恕罪,小少爷——”绽梅抢白,恬静神色瞬间变了好几变。

  “不打紧。”李玄玉摇首,打断了她的话。

  这绽梅姑娘当真奇怪,与己有关之事文风不动,与旁人有关之事却越见着急,瞧她现在如此紧张,必是担忧他责怪杜虎了?

  唉,她一定不知晓,他原是平民,是乡野出身的农家子弟,今日虽然为官,惩奸除恶,但仍是与民亲近得很,遇到恶人便算了,但碰上良民,哪来这么多责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