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诺 > 小婢不敢 > 上一页    下一页


  唐雪居高临下地站在绽梅面前,摇首仅笑。

  她还能怎么发落?丈夫已然向她开口,难不成她能在这当口撵绽梅出府吗?一条善妒便能令她犯上七出之罪。

  “起来吧!我今日想去城内逛逛,你去找和香,要她待会儿随我出门。”

  “是,小姐。”绽梅起身,望着小姐背对她的身影,思及这几年来都是她随小姐出的门,小姐如今不要她陪,想来是决心与她划清界线……

  绽梅提裙欲走的步伐一顿,心中突生惆怅,复又旋足,在唐雪的身后跪下,朝她磕了几个响头。

  “小姐,奴婢蒙您不弃,让您照顾了好些年,绽梅很承小姐的情,谢谢当年小姐帮助绽梅葬母之恩,还望小姐日后多加珍重,健康安泰,与姑爷百年相好,万年富贵。”

  她以为自己无依无求,早已没有感情,却原来,再怎么无情,对日夜相处之人,也会心生不舍。

  绽梅举步离开唐雪的房间,从容步伐依旧优雅,方寸间却有股说不出的沈重,隐约有种即将离府的预感……

  果然,人间缘起缘灭,聚散总是不由人。

  霁阳城——

  正得五日一休沐的霁阳县令李玄玉李大人,如同往常般在治理地内随处走看。

  今日不上堂,换下官服的他仅着一身朴素灰袍,神情温煦,笑容和气,背着小布包儿走在石板道上的模样,像个斯文俊秀的少年书生。

  沿路的小铺店头,摊贩民家,看见这位亲民爱民的县令李大人,皆是熟稔不过的招呼再三——

  “李大人,今日休沐啊?来来,尝尝刚出炉的米糕,暖呼呼、热呼呼的,包您吃了一天心情好。”

  “李大人,来来,这支画糖儿送您,这画糖儿啊,孩子们可爱的呢,一早便卖了十来支——”

  “你当李大人小孩儿啊?吃什么画糖?来来,李大人,这坛咱家的桂花酿给您带回去让衙门弟兄们过中秋。中秋节快到啦!赏月,吃月饼,配咱家好酒!”

  “谢了,衙门里各位送来的月饼吃食与好酒已经够多了,挣钱不易,李某谢过大家的心意了。”李玄玉拱手推辞,对这群可爱百姓们的好意一一谢过,惹得几个路过的怀春姑娘觑着他直直发笑。

  这个管理霁阳县的县令李大人啊,会受到姑娘青睐、百姓爱戴,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李大人剑眉星目,身材高大修长,一身温文尔雅气息有如芝兰玉树,举手投足之间皆令人如沐春风,除此之外,李大人还是察举孝廉,而后经过一年试守,才分派到霁阳县来的地方官,不是那种靠着裙带关系与显赫背景谋个一官半职,在地方作威作福的富家子弟。

  李大人廉洁清明,不纳贿,不设官舍,住在县衙,总是通宵达旦处理公务,他甫上任时,为了奖励农桑,开垦良田,甚至还亲自指导农耕,经常出入田间地头,时不时住宿于农家。

  近年来,霁阳县农商发达,富庶丰饶,百姓安乐,吏治清明,皆是李大人的功劳,百姓们可喜爱他了。

  李玄玉走过了几条狭长石板道,问候过几户人家,最后,在广顺行显得格外招眼的总铺招牌前停下。

  黑底金体,三个气势如虹的“广顺行”大字,总教李玄玉每回见到,都得在心里暗自赞叹这字写得当真是好。

  他素来自诩字写得不差,但面对这等境界却也仅能望其项背——清峻劲拔、结体缜密、凝链温恭,据闻,这是当年创建广顺行的周老太爷周广亲自题的字。

  而这位周老太爷与李玄玉有些渊源。

  李玄玉的恩师,也就是当今的御史大夫——尹尚善尹大人,曾与周老太爷同朝为官,后来周老太爷不知何故辞官回乡,这才一手创建了如今的广顺行。

  即便恩师与周老太爷私交甚笃,李玄玉自上任霁阳县令的这三年来,也为恩师与周老太爷之间送了不少往来信件,却对这位写得一手好字的周老太爷一直无缘得见。

  李玄玉迈步一跨,踏入广顺行总铺里。

  周家祖屋与广顺行总铺同连一气,是南方很典型的富贵人家大宅,前头是店铺,后头是自家院落,李玄玉才四顾张望了会儿,便见孙管事拿着家法板子,额际渗汗地从屋里走出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