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卖身娘子 >


  “你笨蛋呀!跑不快不会叫我停下来啊?活该喘死你!”

  对于风离魄凶巴巴的态度,姬儿一点都不放心上,这些日子相处以来,她早就知道风公子的个性,他只是脾气暴躁了点,其实他嘴上骂归骂,对她是真的很好。

  这几日不但帮她在客栈要了间厢房住,还替她买了好多新衣服穿,每天让她吃得好穿得暖睡得舒服。不仅如此,他又了给她同样的一瓶抹药,早晚必定叮嘱她上药,除了几处她擦不到的地方外,现在手臂、腿上真的一点疤痕都没有,说他不好谁信呢!

  “风公子,你在生气吗?是不是姬儿又做错什么事了?”所以他才走得这么快。

  “你这女人哪一天不惹事的?”他斜睇了她一眼。

  只要稍稍不注意她,她就有办法找到她自以为可怜需要帮助的人,好几次都让他逮着她偷偷将自己给她的饰品衣物拿去变卖,只为救济那些人。

  非常明显,那晚他的发誓完全就是狗屁,他根本没办法做到对她置之不理。

  就拿方才发生的事来说,因为见到她惊慌的模样,而后头又有个男人追着,他就以为她又跑到哪发挥她的烂同情心,结果遇上了登徒子,当下不分青红皂白,朝那名男子用劲使出一拳。

  结果咧!她那么惊慌只不过是担心晚回来会挨骂,那个男的穷追不舍只是好意将她遗落的手中送还给她,这全是误会一场。

  最糟的是,那个男的竟是他的好兄弟傅子翔,天下这么大,谁知道会在这里撞见他!见到傅子翔那副绝对会报仇的目光,他知道短期内还是别回傲鹰堡的好。

  “对不起嘛!风公子,我知道自己常惹你不快,但我真的是无意的。”

  风离魄对空抛了道无奈的白眼,将抱怨声径自往肚里吞。是呀!她的“无意”可让他成为不折不扣的“疯公子”了,净做些疯事。

  “风公子要怎么气我都没关系,就是别再不要我了好不好?”她不怕他凶她,就只怕他会像先前一样丢下她一人,现在的她,就只有他了。

  风离魄心一抽紧,又是那种该死的令他无法不管她的模样。她处处可怜别人,但在他看来,她才是那个最需要让人怜惜的人吧!

  大掌包覆住小手,他牢牢握紧她,一拉,让她跟在自己身旁走。“别净说些废话,还有,以后叫我魄就成了。”

  他一向讨厌那些繁文褥节,什么公子不公子的,烦死了!

  见她一脸不明白样,他比了比自己。“我的全名,风离魄。”

  “这我知道呀!公子的名嘛!我叫姬儿。”她也再一次介绍自己的名。

  真是个又笨又蠢的女人!“我是说不要叫我公子了,叫我魄!”

  “哦,魄。”她听话的喊了声。

  “终于听懂了。”他不悦的咕哝着。

  她突然止了步,出手拉扯了他的衣袖。“魄,你看……”

  他往她比的方向一望。

  离他们不远的巷角,一名锦服的年轻公子哥,身后跟着数个大概是家仆的大块头男人,光天化日下正大喇喇调戏着一对提篮卖花的姐妹。

  因为害怕而抱在一起的姐妹让人硬生生的拉开,花篮里的花散落了一地,小妹妹哭红了眼,而姐姐害怕的咬紧唇瓣,恐惧地瞪着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锦衣男。

  看到这一幕,姬儿的小手越揪越紧,为她们的情况感到着急,在欢喜镇她从来没见过这种欺负人的情况,她不明白,为什么外面的人总喜欢欺负比自己弱的人?

  “他们太过分了,魄,我们可不可以……”

  “不要多事!”想也知道她的善心又开始泛滥了。

  不要说他冷血,这种事处处可见,要他每见一个救一个,很抱歉,除非必要,他老兄懒得管闲事。

  “魄,我知道你是好人,去救救她们好不好?”姬儿恳求道。

  好人?哼!

  风离魄嗤鼻一声,他这一辈子唯-一次的好心帮忙,结果带给了他什么?一个甩不掉,还得时时提心吊胆来照顾的“麻烦”!这种女人一个就够他头疼了,这次他学乖,说不帮就不帮。

  “魄……”啊!那些粗鲁的人竟然在践踏那些可怜的花!

  “别看了,我们还得去找今晚落脚的客栈。”抓不动她,他改拎她的领口,打算拖着她走。

  不料,这丫头竟扭过头,挣脱他的右掌,兀自往那头跑去。

  “本少爷看上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给我拿乔,看来本少爷不修理你一顿你是不会知道我的厉害!”许善豪作势要往那卖花女的脸上挥去一掌。

  “等等呀!”手才挥到半空中,一阵娇斥传来,下一刻,许善豪就发现自己的手被窜人身前的白色身影给抓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