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卖身娘子 >


  一只青蛙蹦蹦跳,两只青蛙蹦蹦跳,三只青蛙依旧蹦蹦跳……

  跳呀跳,三兄弟一条心,努力的朝那斜落在地的软被上跳去。

  嘿咻嘿咻,努力再努力,目标就是那最高峰,快快,就快到达了,兄弟们,用力的跳吧!

  黑暗中,一双紧闭的眼猛然睁开,闪着戒备光芒的眼瞳对上了立于腹上,正鼓动着两颊格格叫着,像在庆祝顺利攀登成功的青蛙三兄弟。

  霎时,愤怒的吼叫接踵而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

  夜半三更的惊叫让与他相隔一面墙,睡在隔壁房的姬儿,随意披了件单衣,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

  “怎么了,风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方才那阵怒吼来自半坐起身,人正呈现盛怒状态的风离魄。

  怎么了?她居然还问他怎么了!

  “你自己不会看!”她不会没看见正赖在他床上,那三只大眼动物吧!

  “咦,大蛙、二蛙、三蛙,你们怎么跳到风公子房里来的?”姬儿讶异。

  “我不是叫你不准把它们带进客栈来的吗?”她的话引来他的头痛。

  打从将她带到自己身边的那天起,便是他好日子离开的时候了。

  他是错得离谱,以为她只对人如此,哪知她的善心可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举凡一切活着的东西都在她表现大爱的范围内。

  可怕的是自己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居然陪着她一起瞎疯,只因为她那道莫名揪着他心的求助目光,让他做了一堆连自己都不相信他会去做的事。

  为了拯救即将待宰的野猪,她前日在大街上差点要哭着跪下来求肉贩刀下留情,害他只好出面买下那只猪,结束那场闹剧,然后咧,回报给他的竟然是溢满整间客栈的猪骚味和小二、掌柜的白眼。

  昨天,又为了只不肯表演的猴子,她竟然冲到受罚的猴儿面前,替它拦下戏班头挥下的重重一鞭,这一打可让他失去理智,看见好不容易恢复洁白无假的藕臂又出现了伤痕,叫他见了心头愤慨,没去细想前因后果就接了人家戏班头一拳。结果,让她带回那只爱捣蛋的泼猴的下场,便是客栈里所有客人的怒目以对。

  而今天,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她就有本事让自己陷人一群觊觎她美色的豺狼手中,原因只是她多管闲事,跑去为一群被无赖玩弄的青蛙打抱不平,最后落得自己成为人家欺负的对象,只能呼喊着要他来救她。

  唉--他到底替自己招了什么麻烦哪!

  他干嘛替她做那么多事!就因为不舍、心疼?

  怎么可能!他会为一个笨蛋感到不舍、心疼?!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风公子,你别生气好吗?我怕那些人又把大蛙、二蛙和三蛙抓去欺负,所以才把它们偷偷藏在袖口带进来,就只有今晚而已,你不要赶它们走好不好?”见他沉着脸不语,姬儿只有不断的恳求。

  风离魄的眉是越听皱得越紧。见鬼了,不赶它们走,难道要和这三只湿答答的东西一起睡吗?

  “天一亮,我一定马上让它们离开,我现在就把它们带回我房里。”

  就是这双楚楚可怜的美眸!凤离魄发现自己屡屡挫败在这双眼眸之下,狠不下心来拒绝她。算了,今晚他认了,行了吧?

  想到她和三只青蛙窝在一起睡的情景,他就浑身不对劲。“不用了,把它们搁在这,你滚回去睡就是了。”一时心软,他竟然开口要把侵占他床的人侵者留下来。

  可恶,该死,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嘴!他在心中不断咒骂。

  没给他机会反悔,因为姬儿早已开心且安心的乖乖回房去了。

  两眼直瞪着那三只也回瞪着他看的大眼蛙,他既是气恼也是厌恶。“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们的眼珠挖出来……”等等,他怎么会愚蠢的跟青蛙说话!

  风离魄气恼的用力躺下,用被蒙头,准备彻底忽略床上的不明物体,继续睡觉。

  他暗誓,明天开始,他绝对、绝对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不再受那个笨女人一丁点的影响。

  “风公子,风公子,你……等等我……”

  气喘吁吁的小人儿在后面不断追赶着前方举步快走的男人,就在她上气不接下气时,有人迅速窜身到她身后替她拍着背顺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