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卖身娘子 >


  “不要踩到鸭儿!”

  一声命令让他踏出的脚悬在半空中,风离魄怔然看着前方地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他开始怀疑刚刚那道柔软嗓音是他的错觉,于是他又往前迈了一步。

  “小心你的脚,不要……哎呀!你踢到鸭儿了……”

  原本跪坐在地面上的女子,猛地抬起了张泪流满面的小脸,瞪着立在眼前的高大男子,伤心的指控。“鸭儿已经够可怜了,你为什么还要欺负它?它就只剩这些骨骸了………”

  姬儿俯下身,将被移位的鸭儿骨骸捡了回来,小心翼翼的拍去附着在上的尘土,再将它归放回原位--她的身前约一个手臂的距离。

  风离魄觉得自己似乎被人耍了,那女人口中的“鸭儿”不会就是那一堆……鸭骨头吧!但看她那副宝贝的模样,等等……“卖身葬鸭”?不会是他所想的那样吧!

  他不自觉提高了嗓音。“你卖身就为了葬这玩意儿?”天底下不会真的有这种白痴吧!

  她微微点了头,循着声音,总算将眼前的陌生男子看个清楚。他很高大,修长壮硕的身躯仿佛蕴藏了无限的力量,也许,他会是老天派来帮助她的人……

  “那卖身诊鸡又是什么鬼东西?”

  姬儿低头俯看怀中的鸡。“鸡儿吓坏了,精神非常不好也站不起身来,我担心它是不是受了内伤,想找个大夫替它看看。”

  昨晚她在炉灶旁找着了让绳捆绑住两脚的鸡儿,畏缩的样子以及害怕的双眼,显然它也吃了不少苦。

  “卖身喂狗咧?”

  姬儿伸出纤弱的左手,抚摸着始终乖乖趴在自己身边的黄狗。“家里已经没有米粮了,狗儿饿了好几顿,瞧它都快没力气了,如果有钱的话,就可以替狗儿买好东西吃了。”

  “卖身救乞?”

  “哦,那是庙日的乞丐爷爷,他好可怜……”

  一路问下来,风离魄发现自己的脑袋是越听越胀,终于问到了最后,他却觉得自己像跟人打了场架一样的无力。

  尽管泪水模糊了她的容貌,他却无法忽略那双十分纯净的明亮大眼,其中流露的纯真气息令他不得不相信她话里的真诚,并非作假。

  笨人笨事他见多了,还没见过这么蠢的!这蠢女人到底懂不懂卖身二字为何意啊?

  “怎么了,难道我这样写不对?”他的表情好怪!

  她转过头看着立在身侧的字牌,上头的字是她特地请测字算命仙写的,应该不会有错呀!

  “对个屁!你当卖身是儿戏任你玩的吗?”风离魄从喉咙挤出这句话。

  “不是……”

  “你闭嘴,哪有人像你这样滥好心,你以为卖了自己就能救那些阿猫阿狗吗?要是你每见一个就可怜一个,你要把自己卖多少次呀!”你是个人,又不是东西!最后一句话风离魄咽下了口没说,因为眼前人儿已泪痕斑斑。

  “可是……我不帮他们,就没人能帮他们了呀!”姬儿用手抹了抹脸。“这位公子,求求你,你买我好不好?鸡儿是我一手养到大的,我真的好伯明早一醒来鸡儿就不行了……”搂紧了奄奄一息的鸡,姬儿轻轻将头触着它。

  “见鬼了!这是你们镇上的自家事,关我屁事!”有没有搞错,不过是只鸡而已,死了又怎样?“你不会找你们镇上的人帮忙呀!”

  “就是因为没人肯买我才求公子的……”她没再说下去,只是缩着身子不断垂泪,一旁的黄狗见状,将身子贴紧她,跟着呜呜叫了起来。

  见着这一幕,他有一点点心软起来……该死的!他心软个啥劲,这根本不关他的事。

  他转过身面对后面那群“观众”。“她是你们镇上的人,你们怎么不帮她?”

  “这……”众人面面相觑。

  凌厉的一眼扫过支支吾吾的镇民,他嘲弄着。“刚刚不是话很多,怎么全哑了?”

  他的态度相当差,照道理讲大家应当会对他生气;但事实上正好相反,他一身的傲然气势,自然形成了一股威严,让人不敢顶撞。

  “要我们出钱葬……那种人,我才不屑做呢!”沉默了会儿,有人勇敢的发言。

  一人开端,其他人纷纷跟着助阵,刹那间,反对声浪一波接着一波。

  “好一个欢喜镇哪!还真让我开了眼界,原来贝死不救也是贵镇的风气。”

  他嘲弄的话让人讪然,挂在唇边的冷笑更让人站不下去,不一会儿工夫,众人各自找了借口散去。

  最后,只剩下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