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卖身娘子 >


  回应她的是听了十几年的沙哑声音。

  “姬儿回来了是吧!快快,快把酒带到后头来。”

  后头不是厨房吗?

  爹一向嫌那儿脏,今天怎么会突然有兴致去了后头,听起他的声音,似乎还很高兴?

  踏着困惑的步伐,姬儿听话捧着酒瓶走入厨房。

  首先瞧人她眼里的是一只饥瘦黄狗,趴在门扉旁的小角落,见她走来,抬起头呜呜低鸣了两声。

  “狗儿,原来你窝在这儿。”

  姬儿稍稍弯下身,黄狗见状,紧忙偎向她的膝前。

  “狗儿,你怎么了?”它怎么在发抖?

  姬儿对上它布满恐惧的小黑瞳,心中隐隐不安起来。狗儿不会无故出现这般害怕的样子……

  “你不快把酒送到我面前,还蹲在那儿磨蹭什么?”

  抬起头,姬儿缓缓看向早已不耐烦的男人,冷不防地,她猛然倒抽口气。

  “啊……阿爹……你……”抖着音,姬儿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阿爹嘴里吐出的骨头、散落一地的羽毛……天!扔在那堆残骸边的红丝带正是前几日她给鸭儿绑上的…

  姬儿脑里升起了个可怕的念头。

  啃着肥嫩的鸭掌,一头灰白发的男人满足道:“不枉我们浪费了这么多米粮,不错不错,肉质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肥美,的确好吃,咦,你怎么还杵在那边?”

  “你……吃了鸭儿!”她从小照顾到大的鸭儿……

  鼻头一酸,掩不住的惊吓及伤心让她软了手,“哐嘟”一声,酒瓶跌碎在地上,撒了一地的酒。

  “你这个死丫头!”一见酒没了,男人气得跳起来。

  “你皮痒了是不是?竟然打翻了我的酒……咳咳……”

  糟了,刚刚嘴里的骨头哽住了他的喉头--

  男人不断地猛咳,希望能将喉中的硬骨咳出,可惜不论他如何死命用力就是不从他愿,那顽强的骨头似乎越卡越深了,男人开始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不顺。

  “咳咳……姬……姬儿……”

  从哀伤中被唤醒,就见到阿爹一脸泛青,姬儿惊慌得手足无措起来。

  “阿爹……”

  “快……快去……请大夫……”好难受,他快不能呼吸了。

  “可是我们没钱哪,家里没有可以变卖的东西,怎么情得了大夫?”丧鸭之痛让满脑子浑沌的姬儿忘了救人……

  “在吵些什么?”

  风离魄的出声引来了众人回头。

  “这位爷,看您的样子就知道您是外地人了,难怪不知道此人的恶行……”

  “这人从来没尽过作爹的责任,动不动就动手打自己的女儿,还骗了我们街坊不少的钱去吃喝嫖赌,您说这人该不该死?”

  “对嘛!真是老天有眼,让他尝到报应,活活被噎死!”

  这群人东讲一句西说一句的,他哪听得懂。

  “统统闭嘴!”风离魄大喝一声。还不如让他自己用眼去看来得快些。

  越过面前被他的大吼吓傻的表民,看到那一幕,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卖身葬父的例子他见过太多,可就没见过他眼前的这一个。

  卖身葬鸭、卖身诊鸡、卖身喂狗、卖身救乞、卖身还酒钱、卖身……小小一个木板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而除了那最后一项“卖身葬父”是风离魄看得懂的,其他的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他的目光从盖着草席显然是女子父亲的那人身上,渐渐移到一旁趴伏的黄狗,再慢慢放到低首跪蹲着的女子身上,而她的手里竟然还抱着一只……鸡?!这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风离魄花了一段不算短的工夫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搞什么鬼!”

  脚不自觉地走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