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卖身娘子 >
十五


  那微微染上血迹的白布让他几近疯狂,无法理会众人的呼喊,他奋不顾身徒手挖掘着厚重的石块,一心只想将下头的人儿救出来。

  “该死的你!你这个笨女人、蠢女人!你在哪里?快回答我一声,你听见了没?笨女人,你是不是想要我把你丢在这……”风离魄不停的喊叫,他的衣服脏了,脸也灰了,手指更是因为在土石堆间搅动而弄伤,但他一点也不在意,只是不断的翻着石砾堆。

  他疯狂的举动令人害怕,旁边的人甚至不敢上前阻止他。

  “魄!”一个细若蚊蚋的喊叫声在他后头响起,虽然很不清晰,但他还是听到了。

  他没听错吧?!动作僵硬的起了身,他呆愣愣地转身望向与他同样惊愕的人儿。

  “魄,你怎么……”弄得这般狼狈呀!

  姬儿掩着口惊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就在她以为这墙要倾塌时,离她几尺近的墙却先一步坍了下来,结果松散的石块全落在那一边,她这一边反倒奇迹似的什么也没发生,只有几颗小碎石打中她的头。

  待她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已围满人群,但最叫她意外的,是风离魄莫名其妙的举动。

  他突然冲进人群中,不听劝阻地拼命用手挖石。

  在他身后站着有段时候了,听着他口中的喃喃自语,那个笨女人不就是在唤她吗?

  那他现在见着了她,为何还是一副三魂七魄被抽离的模样愣在那儿?

  姬儿走到他面前,试着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魄!你怎么了……”上一刻杵得跟木头似的人,此刻却像苏醒的猛兽,敏捷快速地动手,猛然将送上前的猎物攫人自己怀中,两条臂膀紧紧扣着她不放开。

  姬儿的小脸撞进他的胸膛里,来不及抗议撞疼的小鼻,便被他突然埋首在她颈间的动作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魄!”她再次怯怯的叫了声。

  这样的魄让她有点不太习惯,他不是不喜欢她抱着他吗?怎么现在却又抱她抱那么紧?好像怕她消失一样。

  一上一下起伏的胸膛让她觉得他似乎是很生气,但耳畔传来如擂鼓般急速的心跳声,又让她觉得他好像在害怕什么。

  “该死的你,以后不准再吓我了,听见了没有?”风离魄咬着牙,一字一句在她耳边慢慢的说。

  在恢复知觉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全身在颤抖,心有余悸的感觉依然存在着。

  “魄,你很冷是吗?”原来他是因为冷才会抱着她不放,可是……

  姬儿从他怀中探出,瞧瞧头顶上刺眼的亮光。现在已接近午时了耶!他怎么会冷得发颤呢?

  “你这个笨蛋,闭嘴!”他是在害怕,怕她这个烦人的笨家伙真的被压在那些石头下面,怕她一个小小的人儿怎么承受得了几十斤重的石块,他更怕再也见不着她……

  不想去理清她在他心底为什么这么重要,风离魄只知道他绝不再放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他要带她回傲鹰堡,他要她时时刻刻都能在他身边,而且是平平安安的。

  “从现在开始,你去哪里都要跟我说一声,不准再像今天一样……”他再度收拢了手臂。

  “好。”姬儿乖乖的应诺,想环住他的腰的手悄悄提起又放下。

  还是算了,她不想再惹得他不快了。

  她朝那个抱着她取暖的男人拍了拍手臂。“你刚刚到底在做什么?”

  这句话顺利的将风离魄的理智拉了回来。

  她在他怀里,那石头下的是……

  那块染了血的白衣不是姬儿的,而是另一名小姑娘,恰巧经过那儿,却不幸遇上石墙崩塌,白白葬送了一条生命。

  站在抱着少女尸体,显得万分悲恸的夫妇面前,这回不用姬儿开口,风离魄主动上前安抚那对夫妇的情绪,并给了他们一笔为数不少的银两,让他们好好替少女安排后事。不是他的同情心旺盛,而是因为他才刚经历了场失而复得的转折,他深深体会到那种痛苦与难受,所以他自愿帮忙。

  “魄,那姑娘才十五呀……”一想到如此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她就好难过。

  “都过了这么久,你别再哭了。”站在摇曳的烛光前,风离魄已经不晓得叹气多少回了。

  打从她回到客栈内,这溃堤的泪水是一时半刻也没停过,如果只是单纯为那位不幸的姑娘难过就算了,可偏偏她……

  “那群鼠宝宝们实在太可怜了……还没长大就……它们的父母一定很伤心……”又来了!风离魄两眼一翻。

  在众人同心协力将石堆清除时,竟发现这些石头底下还有一窝小老鼠,当然,无一幸免。

  他认输的轻喟一声,轻轻将她往怀里带,任她满脸的鼻涕泪水虐待他的衣襟。

  “生老病死老天都已注定,你再怎么哭他们也不会活起来。”

  “呜--还有……还有你的手……竟然伤成这样……”

  她都不知道,原来魄以为她被埋在下面,才会急着想救她而将手弄伤,看着那些割伤,她的心难受得紧紧揪疼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